“爸,曙光集团怎么会突然找我们苏氏合作?而且还开出如此优惠的条件,不会是骗子吧?”就连不怎么关心商业的苏颖姿也察觉到了这场合作中的不对劲!而且是非常的不对劲!

    “怎么会呢,人家合同都传了过来了!”苏援朝说道。

    “爸,我听说现在商业诈骗的特别多,这曙光集团和咱们合作,连我都能看出来,这明摆着是单方面的资助,好处全让咱们苏氏给占了,人家曙光集团凭什么给我们投资啊?”苏颖姿疑惑道。

    “小姿,你就别担心了!安心的和刘先生搞对象吧,商业上的事情,爸爸会处理的!”苏援朝说道:“再说了,一亿美金都已经到帐了,生产线也在运输的途中,咱们有什么可被诈骗的?”

    苏颖姿听父亲居然扯到了自己和刘磊的事情,小脸一红。虽然她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对她和刘磊的事情不但不反对了,反而还变得热心起来。但她只是当作曙光集团和苏氏建立了合作关系,父亲的心情变好了导致的。

    “就是因为咱们赚的便宜太大了,才让人怀疑!爸,你说曙光集团的负责人是不是有病啊,这次的投资对他们一点儿好处都没有!”苏颖姿摇了摇头说道。

    苏援朝心说,你这不是在骂你自己的老公吗!还有这些钱和技术,还不是拿你换来的?不过苏援朝嘴上却不能说破。

    ……………………

    回到了久违新江,久违的城市。踏着熟悉的街道,就像我刚刚重生的时候一样,但是心情却截然不同了。s市一行,让我成熟了许多,我准备彻底放弃以前心软的毛病,对敌人的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看来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赵颜妍和陈薇儿早就得到了我今天要回新江市的消息,连高三紧张复习的陈薇儿都请了假,早早的来到我家新买的别墅里等我。

    就因为这栋别墅以前的主人是张永发,我爸我妈还担心了好一阵子,后来听我说没事儿,才放下心来。而作为这次破获经济大案的总指挥姜永富,也顺利的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器重,被调往了市委宣传部任部长。也就是刘科生他老爸原来空出来的那个位置。不过姜永富为人就低调的多了,也很会约束自己的家人,从来不做一些过火的事情,所以在官场上的口碑非常好,这次的调动也很顺利。

    不过他非要请我吃饭以表示感谢,说这次破案,我提供了重要的线索。没办法,我只能告诉他,最近事情太忙,你要请我吃饭,那你得等。姜永富也不以为意,他也知道,他和我的关系也不是靠吃一两顿饭才建立起来的,所以并不着急。

    ……………………

    “老公,你看,你的卧室是我和薇儿姐姐给你设计的!”刚回家,赵颜妍就拉着我在我家新买的别墅里乱转。

    看着里面整齐焕然一新的装修,我就知道颜妍这丫头肯定出了不少的力!我爸我妈从来没住过这么大的房子,根本就不懂得怎么装修,而我家以前的那个旧房子,也没怎么装修,只是简单的刮了大白,所以新家的装修和设计,我妈肯定会找这个小丫头帮忙。

    “什么啊,颜妍妹妹,我才没有参加,还不都是你弄出来的,不要往人家身上推托!”陈薇儿听了赵颜妍的话后,忽然红起了脸说道。

    我心中纳闷,这设计房间可是好事儿一件啊,这陈薇儿怎么了,还推三阻四的!于是道:“薇儿,怎么你不喜欢我的新房间么?”

    “不是啦!颜妍妹妹你真得很讨厌,非要弄成那样,人家都不好意思进去了!”陈薇儿害羞道。

    “怎么回事儿啊?颜妍?”我奇怪的问道。因为我走的时候别墅还正在装修,所以我只是选了二楼一间比较宽敞的房间当作了我的卧室,至于装修成什么样子,我还没有见到!难道她们把我的房间弄成了鬼屋?

    “嘻嘻,老公,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保证你喜欢!”赵颜妍笑嘻嘻的说道。

    “保证我喜欢?你怎么知道我会喜欢?”我有些莫名其妙:“薇儿都不喜欢的难道我会喜欢?你这个小妮子弄得神神密密的,我倒要看看,你把房间弄成了什么样子!”

    没办法,我在赵丫头的拉扯外加软磨硬泡下,刚回到家,屁股还没坐上沙发,就被拉到了楼上。经过我爸身边时,我发现他正在冲我诡异的微笑!

    我晕

    怎么感觉我这一家子家人都这么奇怪呢?我下意识的丫头和陈丫头,没错啊?难道是我太敏感了?

    可是当我一推开我卧室的房门,我就知道陈薇儿和我爸为什么会有那种表情了!这么bt的主意也就是颜妍这么了解我的丫头才能想的出来!

    我的卧室里面除了正常的写字台和书架还有电脑桌外,最显眼的居然是摆在中间的那张超级大床!足足有四米多宽,上面睡上五六个人都不成问题!

    “不会吧?这么壮观?”连我都吓了一跳!颜妍这丫头还真是了解我!

    “怎么样,色狼老公,喜欢吗?”赵颜妍指着自己的杰作得意地说道。

    “喜欢……”我摸了摸鼻子有些苦笑道。

    我怎么觉得现在的赵颜妍和我前世认识的那个文静、冷漠、高傲的赵颜妍不是一个人呢?还是我太有魅力了,颜妍为了我而改变了?

    “哈哈!既然床都有了,颜妍和薇儿,你们两个晚上就别回去了,咱们就一起大被同眠吧!原来在我的那张小床上,我还真怕给压塌了!”我地说道。

    “讨厌!颜妍妹妹你都被他给带坏了,总想着这些的事情!”陈薇儿白了我一眼说道。

    “什么叫阿,食色性也……”我说道:“不如这样吧,趁着吃饭之前咱们先运动一下……”

    “啊?你要干什么……强奸啊……颜妍妹妹,快去报警!”陈薇儿惊叫道:“这回你那个姜大哥都调走了,看谁还给你当靠山!让警察把你关监狱里去!”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新装修的卧室大床上,自然又上演了一出春色满园。

    ……………………

    第二天一早,我就让赵军生安排了电子厂收购的事宜。关于收购的具体事宜与原电子厂的重组问题将在这次谈判中敲定。谈判的时间被定在了今天上午九点半,地点是电子厂的会议室内。

    我爸作为电子厂推选出来的代表全权负责电子厂这边,很多电子厂的工人当初推选我爸,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选出来一个带头话事人而已,也没有抱有多大的希望。如今见到我爸居然这么厉害,竟然跟全国的明星企业曙光集团搭上了线,一个个都兴奋的不得了,直夸我爸是个能人!电子厂以后算是有希望了!

    我的捷达上次撞坏了,修好了以后就扔给了我爸,最近一段时间不见,发现我爸居然已经拿到了驾照,并且能熟练的上道!这点让我非常的惊讶,我可是一点儿都没有给他拉关系走后门,甚至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儿!也就是说我爸完全是凭着真本事考下了驾照!

    在回到新江之前,我已经让郭庆帮我订了辆奔驰s系列的高档车。但是这家伙随后就跑到了s市,我还没来得及与他照面,也就没去拿车。

    姜永富早就给我预留了一套“松a88888的牌子,我知道这种牌子一般都是政府留下来准备拿出去拍卖的。我也不想姜永富难做,象征性的捐出了五十万块钱。虽然我也可以不花钱,但是第一我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儿钱,第二我不想给别人落下口实,让别人议论说省委书记的孙女婿选好车牌不花钱。

    姜永富自然很感激,不然这个漏子万一被人当作了把柄,很有可能会对他的升迁造成影响。

    因为我没有车,所以就做我爸的捷达赶到了电子厂。

    “儿子,我还真有点紧张,一会儿见到亲家了,我该说什么?”我爸边开车边问道。

    “爸,你平时什么样就什么样!赵叔这个人很好的,再说事先我都已经和他说好了,收购电子厂已经是事实了,今天就是对一些细节问题进行研讨一下!”我说道。

    “儿子,你说你爸现在这么落魄,会不会影响你在未来老丈人心目中的形象啊?”我爸还是有些担心。

    “爸,这电子厂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和您也没什么关系,您落魄什么?”我反问道。

    我爸点了点头,说道:“那一会儿我就正常说了。要是说错了什么,你在旁边提醒着我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