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电子厂的主人,我爸自然要先到一会儿,提前把事情安排好。然后提前到厂门口迎接。今天一起出席这次洽谈的有我爸还有厂里另一个副厂长,我爸是搞技术出身,我怕有些管理上的事情他搞不定,提前给他选出一个副手来。

    没过多久,厂门外一阵的骚动。赵军生从他那辆红旗车里一下来,就谋杀了无数的菲林。闪光灯不停的闪烁,记者见赵军生一下车,立刻围了上来。

    曙光集团要收购倒闭的电子厂,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儿,媒体自然格外的关注。

    “赵先生,请问曙光集团为什么要收购我们市的电子厂?”

    “赵先生,据我所知,电子厂已经欠了上亿元的外债,曙光集团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个厂子?”

    “赵先生,这件事儿该不会有什么内幕吧?”

    “是啊,赵先生,是不是有什么黑幕啊?这些填补外债的钱都够再建一家电子厂了!”

    “好了好了!”赵军生挥了挥手说道:“大家先安静一下,容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答!”

    记者听到赵军生准备接受采访,立刻都把麦克风凑到了赵军生的面前。

    “各位!我这次来电子厂的确是要对收购电子厂的一些事宜作进一步的商谈!至于我们曙光集团为什么要选择收购这么一家欠着亿元外债、频临倒闭的厂子,大家猜测有什么内幕,其实什么都没有!我们之所以要收购电子厂,是因为曙光集团作为一家全国的明星民营企业,一直本着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原则,而新江市也正是曙光集团的根基所在,新江市的事情,就是曙光集团的事情!帮助新江市解决像电子厂这样的历史遗留问题,那是曙光集团的责任!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赵军生款款说道。

    “赵叔,你很威风啊!又一个慈善企业家诞生了!”老远我就听见了赵军生的声音,于是迎了过去。

    “呵呵,威风你怎么不去阿?”赵军生摆了摆手道。

    我听赵军生要说漏嘴了,连忙给他使了个眼色。

    “小赵!”我爸忽然惊呼道:“怎么你在这里?”

    赵军生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说道:“老刘啊!”

    “小赵,你该不会就是曙光集团的总裁吧?”我爸惊讶道。

    “可不就是我吗!我说亲家,你这个儿子可是很厉害阿!”赵军生苦笑道。该面对的场面终于面对了,还真有点儿尴尬。

    “小赵,我真么想到啊!你居然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哎,想当初,还有磊磊他妈,咱们三个都在这个电子厂干活!一晃十多年了,真快啊!”我爸叹息道。我爸此刻的心情很是复杂,眼前这个来收购电子厂的人居然是自己当年的情敌!想到自己当初已经是工程师了,而小赵只是来工厂临时帮忙的,如今人家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自己却沦落到了要下岗的地步!

    自己当初还口口声声地和磊磊他妈说这个小赵没有什么前途,如今曙光集团都变成跨国的企业了,生意越做越大,电子厂到了最后还是要靠人家资助!我爸越想越不是滋味,他哪里知道,他所能看到的这一切其实就是他儿子我的。

    “老刘啊,你别说了!我这是什么成就啊!再有成就有什么用,当年还不是输给了你!”赵军生摆了摆手说道。

    “小赵,你可别这么说!唉!”我爸有些酸楚的说道。

    我几乎愣在当场!我爸居然和赵叔早就认识,而且就是我妈口中经常用来气我爸说的那个“小赵”!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啊,赵军生当年竟然是我妈的追求者之一!不过也难怪,我妈这么大岁数了还依然很漂亮,年轻的时候可想而知。

    “爸,您和赵叔认识?”我问道。

    “认识!磊磊啊,我和你这个赵叔可是老相识了!如今却要靠你赵叔救济这个厂子!”我爸感慨道。

    “老刘,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救济不救济的,这电子厂也是我当初从部队复员回来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多少也有些感情的,它如今有难了,我能坐视不管吗!”赵军生说道。

    “说实话,老刘,我当年输给了你,如今我还是输给了你啊!”赵军生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有个好儿子,你这个儿子可不简单啊!”

    “哪里啊,小赵!”我爸现在唯一的骄傲就是我,听到别人夸我,比夸他自己都高兴:“他那都是小打小闹的,哪能跟你那种大公司比阿!”我爸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依然非常自豪。虽然自己这辈子没什么大的作为,但是自己的儿子才上高

    已经身价百万了,这的确值得骄傲了!但是我想他如的儿子已经身价百亿不知会作何感想。

    “好了,咱俩也别叙旧了,改天我再去府上叨扰吧,听颜妍那丫头说你家也搬到开发区了,咱们俩家离得很近嘛!嘿嘿,这回这丫头更得勤着往你那里跑了!女大外向啊,我这当爹的当年就输给了你,如今好不容易有个宝贝女儿也跑你家去了,你说我还不是失败是什么!我说老刘啊,该憋屈的人是我啊!”赵军生拍了拍我爸的肩膀说道:“今天咱们先谈正事儿,晚上我做东,你叫着嫂子一起,我也把颜妍她妈喊来,咱们俩亲家一起吃顿饭!”

    “对,先谈正事儿,谈正事儿!”我爸点头说道。心里却已经乐开花了,心想,小赵啊,你别看你刘老哥混了大半辈子还是一个技术员,可是我儿子还不是照样把你家那丫头迷得神魂颠倒!

    由于都是熟人,并且收购意向也是搬上钉钉的事情了,双方见个面也就是走走形式,敲定一下细节问题,所以整个商谈的过程中,气氛都非常的融洽。

    电子厂的员工们虽然不知道我爸和赵军生什么关系,但是他们看到我爸与曙光集团的赵总裁有说有笑的,都十分高兴,知道这回电子厂的前途是肯定一片光明了!

    电子厂从国企改制为私企,名称也更名为曙光电子配套设备有限公司,由曙光集团全资。

    我爸任曙光电子配套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拥有公司的百分之二十股份,其余的百分之八十股份由曙光集团控股。这个也是在我的授意之下做出的决定,反正这股份给来给去最后也都是我的。

    厂子原来的一些部门和机构也进行了人员重组,赵军生从曙光微电子那边又调来了不少管理和技术人才,协助我爸管理企业。

    本来收购破产国企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曙光集团的收购却非常顺利,这种不计较私利的行为也让那些报章媒体大肆宣扬了一番,说是曙光集团给全国的企业兼并做出了良好的带头表率。

    本来这家电子厂我准备生产微波炉的磁控管来着,但是这项技术我已经给了苏援朝,于是新成立的曙光电子配套设备有限公司就专门从事计算机周边配套设备的研发和生产。反正我手中还有很多的技术资料,什么刻录机、u盘、闪存卡、数码相机甚至液晶技术,只要我能想起来的,我统统列了出来交给了赵军生,让他再转交给我爸。我想如果我直接把这些东西给了我爸,他非吓死不可。

    “小刘董事长,我说你这些超前的技术都是从哪弄来的啊?据我所知,这种八百万象素的数码相机镜头,就连r国的那些专业公司都没有研究出来!还有这个u盘,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这可是个好东西,有了它谁还用软驱啊!”赵军生拿着我给他的技术资料,惊讶地说道。

    “你说是从哪儿来的?你天天守着个金矿女婿,你自己还不清楚?”我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赵军生笑道:“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咱们这个时代的人,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一个十多岁的高中生能设计出这么多高科技产品!”

    “对了,这些技术的专利要抓紧申请,国内的,国际的,只要能申请的都申请了,反正咱们也不差那点钱!”我说道。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技术专利,我记着我原来的那个时代,一个著名u盘制造公司就因为专利问题吃了亏,还有国内的vcd技术,居然让r国抢了先。

    想到vcd技术,我眼中一亮!这绝对又是一个发财的好几会,当初国内黑多的电器公司都是靠vcd发的家,但是这次,我也要造vcd,不但要造,而且要倾销到全世界!技术专利就等于行业垄断啊!

    想到这里,我快速的找来几张白纸,把vcd的几项关键技术写了下来,赵军生也是搞计算机出身的,对我写的东西很容易就理解了。

    当我把我的设想讲给赵军生时,赵军生惊讶的差点都把眼珠子瞪出来了,半天才说:“不会吧!从构想到设计才一个小时不到就搞出来了?小刘,你还是人吗?我靠,我服了!也不知道颜妍怎么挖到你这个nb天才的!也太强了吧!”

    我只得干笑,我现在给他写下来的技术,最多再有五年就变得满大街都是了。当然我要是提前注册专利了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