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

    “啊,小姐,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把刘先生他……”小珍忽然恍然大悟地说道。

    “小珍,你别乱说!刘磊的女朋友可是赵军生的千金!”刘悦赶紧说道。

    “小姐,那你脸红什么啊,你可也是四中的四大校花之一,也不比那个赵颜妍差,我看小姐如果完成不了老太爷的一个亿目标,干脆就……”小珍说道。

    “小珍,你还乱说,看我不打你!”刘悦说着,举起手来,作势要打下去。

    而那个小珍,居然一跃而起的逃开了!如果此时有外人在场,肯定要吓一大跳,以为这里是在拍连续剧,那个叫小珍的女孩子竟然会传说中的轻功!

    ……………………

    “刘小姐,久等了吧。”我赶到咖啡店的时候,刘悦已经到了。

    “呵呵,刘先生,你让一个美女在这里等你是不对的哦!”刘悦娇嗔道。/

    “路上塞车。这样吧,为了表达我的诚意,我请你喝咖啡。”我拉开椅子,坐在了刘悦的对面。

    “这还差不多!”刘悦说道:“服务生!我们这里点单。”刘悦冲远处的服务生挥了挥手。

    “你好,女士,请问有什么需要吗?”服务生说道。

    “一杯蓝山。”刘悦旋即恢复了那种成熟高贵的气势,刚才那种小女孩的神情一扫而空。

    “您呢,先生?”服务生问道。

    “一样吧。”我说道。

    “好的,两杯蓝山。”服务员点头道。

    “刘小姐很会享受嘛!”我指着价格牌上的蓝山咖啡说道:“一百五十元一杯可不便宜哦!”

    “呵呵!”刘悦腼腆的一笑说道:“我只是喜欢蓝山的味道而已,怎么,刘先生心疼了?”

    “蓝山的味道?有什么特别吗?”我对咖啡并不是很在行,要不是前世与客户谈生意的时候总是出入这些场合才对咖啡有了一定的了解,我现在还不知道蓝山是什么呢!

    “嗯……怎么说呢,咖啡是苦的,而蓝山却不是!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甘、酸把苦的味道完美的融合……我独爱着这种味道,小时候,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要喝上一杯蓝山……对不起,刘先生,我有些投入了……”说着,刘悦自嘲的笑了笑。

    “没关系,我不介意。看来刘小姐的童年并不是很快乐。”我说道。

    刘悦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她自己也很奇怪,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和这个不熟悉的人说了这么多自己的事情!其实刘悦也没说什么,但是即使这样,与平时比起来已经算是很多了。她在外人面前,从不提起自己的事情。

    咖啡上来以后,我轻轻搅动着。虽然咖啡店里配了砂糖和奶惜,但是我却更愿意喝原味的咖啡。

    刘悦也很奇怪,面前这个人居然和自己一样,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

    “真的?”我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脱口而出。

    “什么真的?”刘悦一愣,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是说这里的蓝山是真的!”我有些惊讶地说道。虽然我对咖啡不是很喜爱,但是前世经常出入这种场合已经把我的嘴养得很刁了,在华夏国,很少有真正的蓝山咖啡,大部分都是假的。没想到这家不起眼的小店卖的居然是真品!

    蓝山的原产地是牙买加,而牙买加是世界上咖啡产量比较少的国家,世界上所公认的牙买加蓝山种植区只有6000顷,每年生产的蓝山咖啡也不4袋左右。有在海拔1800以上的蓝山区域种植的咖啡才能叫蓝山咖啡。

    而每年生产的蓝山咖啡85%—90%都出口给了r国,其余的10%—15%出口给欧美的少数国家。时至今日情况依然如此。其余的国家和地区很少有机会能品尝到真正的蓝山咖啡。

    “你也能喝的出来?”刘悦有些欣喜的说道!要知道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刘悦也曾和很多朋友来这家咖啡店品尝过这里的蓝山,而当她问到这里的蓝山和其他的咖啡店有没有什么不同时,大多数人都是摇头,最可气的居然说这里的比较难喝!她没想到的是,面前这个男子居然也精于此道!

    我点了点头,道:“虽然已经很纯了,但是还是参杂了一些高山咖啡在里面。不过国内能喝到这种品质的,已经很少了!”

    “参杂了高山?”刘悦忽然说道:“怪不得!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与家中喝的还是有些差别!”

    家中?她家里居然有纯正的蓝山咖啡,看来这个刘悦的身份也很不简单啊

    国时没有直接从牙买加进口蓝山咖啡的配额的,所以的能力还真是不小啊!

    “刘磊,你怎么尝出来的?”刘悦惊讶的也顾不得叫我刘先生了,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在她看来,她自己已经是咖啡中的高手了,没想到居然有人比她还厉害!

    “这个只是一种感觉,很难说清楚道理的。”我笑道。其实蓝山和高山的味道几乎是差不多的,但是喝的多了,自然能品出其中的差异来。

    “哦!”刘悦点了点头,有些失望的说道:“我还想好好学习一番呢!”

    “呵呵,你只不过是没有喝过高山咖啡而已,你不是已经品出这里的咖啡与家中的不同了吗?所以我比你强的地方仅仅是我喝过高山咖啡!”我安慰她道。

    “刘先生,您好像懂的很多啊!请问我这个未来的合伙人是否可以知道你的身份呢?”刘悦这个问题问得很委婉,但是我要是拒绝回答,就显得我没有诚意了。

    好在我也没什么秘密可隐瞒呢,大面上的事儿谁都能看得到,于是说道:“其实,我只是一个学生,至于我是如何赚到这么多钱的,原因很简单,我写了一套软件,叫做曙光输入法,我想刘小姐应该听过吧?”

    刘悦点了点头,他说的跟资料上写的一样,不过刘悦还是觉得不太对劲,要说写软件赚钱了的话那买的起奔驰还说得过去,甚至那副五个八的车牌,通过赵军生的关系也能搞来!但是现在让刘悦怀疑的是,这个人居然懂得蓝山咖啡!这是完全说不通的!一个人如果不是出身豪门世家或是久混于上流社会,是不可能对咖啡有如此深刻的品味的。

    这就像一种气质一样,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培养出来的,一个穷人,可能要经过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彻底的融入贵族生活!

    按照资料上所说,这个刘磊的父母都是工人,即使他认识了赵军生,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知道这么多咖啡的事情。

    但是她唯一忽略的一件事情就是,我是重生之后的人,在我的生命里,已经多出了二十多年的生活经历!

    “好了,说说正事儿吧,刘小姐,你打算怎么合作呢?你知道我其实并没有多少钱,如果你一下子让我拿出来很多的话,那我可拿不出来哦!”我笑道。

    “嗯……现在我的车行投资大概一千万吧,你不要惊讶,其实车行里的那些车很多都是代理商放在这里的,并不是我花钱进的!只有销售出去之后,才会返款给我的上家!”刘悦说道:“我想自己做代理商,这样利润会多一些,但是现在做一个二级代理商,至少需要五千万资金,我现在有一千万的固定资产,还能拿出来五百万,也就是说,我还需要三千五百万。不知道这个数目刘先生能不能拿得出来?”

    “合作之后利润方面怎么分成?”我对刘悦的问题笑而不答。

    “呵呵,五五分怎么样?毕竟整个运作方面都是由我负责,刘先生您只要等着收益就行了!”刘悦何等聪明,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我肯定是能拿出来这些钱,不然也不会关心利润方面的事情。

    “听起来好像很公平嘛!不过我出的资金已经占到了总投资的百分之七十,是不是有点儿亏啊?”我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那……刘先生认为应该怎么样才算公平?”刘悦心道,你亏什么啊,你拿了钱就做甩手掌柜的,其它的事情还不都是我在负责,不过她又不能说出来,谁让这次投资关乎着她将来的终身幸福呢!

    “我不是已经说了么,你说的听起来好像很公平吗!”我说道。

    “你!”刘悦气道:“你到底合作不合作啊!”

    “合作阿,怎么不合作。”我说道:“只是刘小姐,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我是否可以问你个私人性的问题?”

    “私人问题?”刘悦一愣,小脸微微泛红,心想没这家伙该不会是问我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吧,哼!还以为他和其他男人不一样,没想到也是个这样的人。

    之前刘悦也找过一些人商谈合伙的问题,但这些人都是色色的看着刘悦,最后提出,合作可以,不过作为交换条件,是让刘悦当他的情人或是二奶!气得刘悦当场就是一个巴掌摔过去走人。

    不过刘悦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你问吧。”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刘小姐,你该不会就是我我们学校的校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