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愿意阿?女人多了我还嫌麻烦呢!”我嘟囓道。我说这是实话,还有一个叶潇潇没有搞定,而且还有一个夏叫我等着她,我哪还有闲心去泡别的女人!

    “怎么?你的意思是别都是倒贴你的吧?”刘悦撇了撇嘴说道。

    “差不多吧!”我点了点头。

    “什么!哼!这么无耻的话你都能说得出来?倒贴你?鬼才相信呢,就你这样的要模样没模样要钱……倒是有点儿,肯定是你花言巧语的骗了她们!”刘悦哼道。

    我挥了挥手说道:“我说刘小姐,你是要跟我合作啊,还是调查我的私事的?如果你对这些八卦事情感兴趣,趁早把你的车行关了,开一家报社,保证赚钱!”

    “不说就不说!谁愿意知道你那些风流韵事!”刘悦瞪了我一眼说道:“好吧,咱们继续谈车行合作的事情,都被你给打岔了!这么说,你是同意拿出三千五百万来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想知道,这笔投资的预期年利润是多少,你也知道,这毕竟不是什么小数目,如果赚不到太多的钱,我还不如把它存到银行里面安全!”

    “嗯……是这样的,利润方面我计算过了,除了正常的开销之外,一年大概可以有三千万左右的净利润,也就是说,运作好了的话,可以使投资翻倍!”刘悦脱口道。

    “看来你是早就作过预算了,听起来还不错,不过利润还是少了些!”我摇了摇头说道。一年三千万,还不如曙光那些项目每天收益的零头多!

    “百分之二百的利润,还少么?”刘悦惊讶道。

    “听起来好像是很多!但是不要忘了我们的资金是五千万!一年才三千万的利润,如果你投资五百万,一年赚三百万或许很多,但是一旦资金量达到一定的高度,你不觉得这三千万就有点儿少了么?”我笑道。

    “唔……”刘悦被我说的陷入了沉思!其实的确是这样!如果把这五千万投资到地或者饮食甚至高科技上,一年能创造的利润可能远远不止三千万!

    “可是……你也知道!隔行如隔山,现在汽车销售行业我已经作熟了,如果改行的话,非但有可能赚不到这些,还有可能会赔掉!”刘悦沉吟了一下说道。

    “嗯,这倒是。”我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刘小姐,你似乎也不像是缺钱的人,而且从你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来,你的家庭条件也是相当好的,为什么还要出来自己赚钱?”

    “这是我和一个人的约定!”刘悦抬起头,坚定地说道。

    “约定?”我问到。

    “是的,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必须要抓紧时间赚钱。”刘悦说道。

    “时间不多了?刘小姐,听你这口气,你该不会是得了什么绝症吧?”我奇怪的问道。

    “刘磊!你什么意思啊,你才得了绝症呢!我的意思是说离那个约定好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而我还没有做到当初约定的那件事儿!”刘悦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把自己的秘密全都说了出来。

    “开个玩笑!”我说道:“好吧,那我把钱给你。能不能做到你约定的那件事儿就看你自己的了!”

    “你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儿吗?”刘悦见到面前这个人总是那么的平淡,好像什么事情都与他无关一样。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不是吗?”我笑道。

    刘悦甜甜的一笑道:“呵呵,不管怎么样,谢谢你。”

    “也没什么谢不谢的,美女的请求,我想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拒绝的!”我摊了摊手说道。

    “可是刚才那个于总却不这么想。”刘悦有些狡黠的说道。

    “他是男人,不过很快就不是了。”我有些低沉的说道。

    “哼,看不出来你这家伙还挺坏的!”刘悦说道。刘悦从小也出身在世家,所以对我这种行事方式也不反感。要不是爷爷经常告诫她,现在刘家早已今非昔比,在外面做事一定要低调的话,她早就教训那些想吃她豆腐的色猪了!

    ……………………

    于总叫做于干,听起来就像是鱼竿一样。我真有点儿怀疑他们一家子的智商水平,老子叫鱼竿,儿子叫鱼缸,估计以后有了孙子不得叫渔网鱼食之类的?!

    鱼竿的事情跟本就不用费心,想玩死他这种小人物根本都不需要我亲自去动手。鱼竿的公司是做建筑工程的,做这个行业的大家心里都清楚,或多或

    有一些问题,只是看人家想不想查你!有没有空查你

    我给工商局和税务局的局长打了个电话,立刻就有几个工商和税务的人来到鱼竿的公司要查帐。鱼竿以为这次也会和平时一样,随便查查就没事儿了。反正他那些见不得光的收入也不会记在帐本上!可是没查两天,鱼竿就开始冒汗了,来查帐的人频繁的对一些账目往来提出疑问!鱼竿知道,再这么下去,肯定要暴露了,没办法,他只好开始动用他平时的社会关系,又找人又送礼,但是这几个来查帐的人就是油盐不进,你给钱他不要,请吃饭也不去,这怎么能不让鱼竿着急?

    好事成双,坏事也有成双的时候!也可以是说成点背或者是祸不单行,总之鱼竿的运气就像是自由落体一样落了下来,想停都停不住!

    这边查帐的人还没搞定,那边公安局的人就来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了个案卷,说鱼竿涉嫌暴力拆迁,违规操作!

    鱼竿一看那案卷,有些哭笑不得,居然是五年前的卷宗!而且也的确是自己公司干的,那时候鱼竿承包到了一个动迁的工程,其中有几家钉子户,鱼竿不得不采取了强硬的手段,连威逼带恐吓的把这些人搞定了。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儿,但是拿出来也不算小!按理说五年前的事情了,哪还有人会追究,但是法律上的有效期却还没过,说明这个案件依然是在有效期内!

    就在鱼竿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纪检委和检察院的人又来了,说他与前市委宣传部部长刘铲的经济犯罪有关,涉嫌巨额贿赂!鱼竿一回忆,自己还真给那个刘铲送过十万块钱!

    鱼竿感觉到自己要疯了,公司让工商局给封了,账户让税务局给封了,自己也被告知不许离开新江市,随传随到。

    就在鱼竿走投无路的时候,麻烦又来了!鱼竿原来的一个情妇找上门来,告鱼竿强奸了她!鱼竿这回彻底的无奈了,这么多倒霉事儿一起发生了,就是再傻他也能想明白是自己得罪人了!

    没办法,鱼竿怕以后还有什么滥事儿找上门来,连夜就收拾了行李,带上值钱的东西准备跑路了。公司的钱是拿不出来了,看来他这大半辈子算是白奋斗了。

    但是鱼竿却忽略了一点,三石帮的人就等着他跑呢!

    鱼竿不敢做飞机了,也不敢亲自去火车站买票。于是在火车站附近找到了一个贩黄牛票的贩子,给他了五百块钱,买了一张去y市的车票。

    各地的票贩子等非法组织,肯定都会与当地的黑帮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这是必然的,没有人家罩着你,你能在这里卖票?这可是块大肥肉,如果没有人罩着,早就有来抢地盘的了!

    而新江市的火车站也不例外,这里的黄牛票贩子基本上都是三石帮的外围成员,三石帮是什么?松江省最大的黑势力团伙,别的小帮派除非不想活了,不然谁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这两天三石帮就收到了上面的消息,要抓一个叫鱼竿的人,提防着这个人跑路,这个黄牛贩子手中就有鱼竿的画像!

    当这个黄牛贩子见到鱼竿时,都要乐疯了!这简直是给自己送机会呢么!这个鱼竿据说是郭老大亲自要的人,如果抓到了他那还不是大功一件!别说奖赏了,就连上位也是有可能的!

    黄牛贩子似乎看到了前途在向自己招手,不过表面却没有过多地显露出来,只是告诉鱼竿,这两天去y市的票比较紧张,已经卖完了,让他跟着自己,去看看其他票贩子手中有没有票。

    鱼竿也是做生意的,知道这家伙领着自己去买票无疑是想从中间再分一些利润出来,不过鱼竿也不点破,他也不在乎这点钱了,能有个行内人帮他找票总比他自己去找容易多了。

    不过很快鱼竿就发现不对劲了,黄牛贩子带着他七拐八拐的就走进了一条没人的小巷子。

    “你带我到这里来干什么?”鱼竿警觉地问道。

    “当然是去给你找票,我们的老窝自然要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不然警察不是很容易找上门来?”黄牛贩子解释道。

    鱼竿听后认为也有道理,不疑有他,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