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没两步,鱼竿也觉得不对头了!这小巷明显是个废弃的工地么!做房地产出身的他随即就想到了,火车站旁边的那片地原来是一片平房,现在都已经拆的差不多了,还有一部分是自己的公司拆的呢!这里现在连一间完整的房子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人住呢?就算这帮票贩子为了躲避警察的追踪,也不至于住在露天的房子里吧?

    正想着呢,鱼竿的身后突然冒出来几个人,鱼竿惊恐的叫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黄牛贩子回身说道。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我……我给你们!”鱼竿平时虽然很横,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鱼竿不想再节外生枝,想赶紧把这些人打发了好逃走。

    “钱?我们不要钱!”黄牛贩子说道:“弟兄们,把他给绑回去!咱哥们几个可是立了大功了!”

    自从刚才黄牛贩子见到鱼竿第一眼开始,就知道自己这次飞黄腾达的机会到了!立刻给自己的兄弟打了个电话,当然说的都是平时常用的暗语,鱼竿还以为是给他联系票源,丝毫没有怀疑。

    之后就发生了之前的一幕,鱼竿被几个人押着推上了一辆松花江微型,直奔三石帮的总部就去了。

    黄牛贩子是三猴子丁保三一系地。虽然是外围,但是却也能联系得到。丁保三一听自己的手下把鱼竿给抓住了,立刻高兴得够呛!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丁保三作为三石帮的元老不可能不知道,这次要抓鱼竿,可是帮会中的最高指示!什么叫最高指示?那是老大的老大下的命令!这可是给自己脸上贴金的大事儿啊,三石帮那么多人,偏偏就是他丁保三的手下把鱼竿给抓住了!

    到了三石帮地总部。鱼竿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看着面前那些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大汉,鱼竿差点儿没尿裤子!

    鱼竿明白自己是被黑社会给抓了,平时鱼竿自己多少也算是带点儿黑社会性质的公司,但那都是小打小闹,根本就是地痞混混的作风。如今见到了电影中的情节,能不害怕么。

    “大哥……你们抓我来……有什么事儿么?”鱼竿小心翼翼的问道。

    丁保三看着这鱼竿地长相就来气,上去就是两个飞踹,说道:“妈的,这小子的脑袋怎么长的这么像呢?”

    鱼竿此刻哪里敢反抗!一个劲地磕头道:“我像,不,我就是,各位老大,你们就饶了我吧!”

    “饶了你?你还不知道你自己犯了啥事儿吧?”丁保三上去又是一脚,不过这脚却始足了力气。顿时鱼竿的半边脸就变成了馒头。

    鱼竿心里也纳闷,这也太背了吧?怎么黑社会的人又找上自己了呢?自己也没得罪过黑道上的人物阿?

    要说前些日子得罪了一个人。可是后来鱼竿也调查过了,那小子的背景无外乎都是白道上的势力。怎么可能又前练出来了个黑道呢?

    不过我的出现,让他很快就绝望了。从丁保三那畏惧而又恭敬地神情,鱼竿明白了,这个人是他不该得罪也得罪不起的!他现在有点儿后悔了,自己地嘴怎么就那么贱呢,没什么事儿招惹什么那个刘悦阿!

    “你不是和我说让我走着瞧吗?”我冷笑道。

    “我……大哥……我错了……”不过还没等鱼竿说完,丁保三上来就又是一个飞踹,骂道:“大哥也是你叫的?他妈地。我们都得管磊爷叫大爷,你咋的。比我牛逼是不是?”

    鱼竿赶忙改口道:“大爷,我错了……”

    不过这回换来的还是一个飞踹,丁保三骂道:“你妈的你的意思是咱俩是平辈的是不是?”

    鱼竿赶紧又改口道:“太爷……不,祖宗,求您大人大量,就饶了我吧,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鱼竿这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下场如此的惨,被人打成了残疾!鱼竿事后也托了几个道上地兄弟帮忙打听这件事儿是谁做的,结果人家打听之后告诉他,你不想也变成你儿子那样地话就别问了!

    “放了你?我没说不放你啊?你随时都可以走!”我说道。

    “啊?”鱼竿一愣,他不相信会有如此的好事儿,就这么轻易的把他给放了?

    鱼竿赶紧磕头,连忙道:“谢谢,谢谢!”

    “对了,既然你这么听话,那么我也就给你个友情提示吧。”我说道:“我是放过你了没错,可是三石帮的弟兄我可约束不了,我也不是他们的老大,他们做什么事儿我管不了!你要是出点儿什么意外阿什么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我装作一副极其好心且无害的样子说道。

    鱼竿立刻又愁眉苦脸起来了!这不是耍自己玩呢么!听他这意思,自己出了这门很可能就来个什么意外与世长辞了!这年头,交通意外这么多,谁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您就别耍我了……我……我……您怎么才能放过我啊?”鱼竿结巴的说道。

    “我没说不放你啊,你可以走了!”我说道。

    “我……您就给我指个明路吧……”鱼竿已经快崩溃了。

    “明路?哦,你是怕他们找你麻烦是不是?这很简单啊,你找个安全的地方躲着不就完了么!真怀疑你是不是猪脑,怎么这么笨呢!”我说道。

    鱼竿心里骂道,废话,这我也知道,还用你们说?可是躲到哪里去呢?但是嘴上还是恭敬的说道:“我笨,我是猪,您告诉我什么地方最安全。”

    “哦……让我想想!”我故意停顿了一下,很认真地说道:“这样吧,你去监狱待着吧,那里还有武警把门,很安全的!”

    监狱?鱼竿一愣,马上就明白了。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我去自首。”不过这也比丢了命强多了!

    “你进去最好就别出来了,地球很危险。”我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