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行的三千五百万华夏币的投资很快就打到了刘悦的账户上。虽然我不在乎这些钱,但是却还是很正规的与刘悦签了商业合同,到公证处做了公证。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的一份投资,如果我以后真的破产了,起码还能靠这个生活。

    车行开张那天,我也作为出资方参加了开业剪彩。当然,这次的剪彩只是小规模的,跟曙光集团开业是没法比的,我也没告诉赵叔和其他朋友。一切都是简简单单,刘悦一个人张罗的。

    看得出来,小妮子的心情特别好,忙前忙后,虽然今天来参加剪彩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但也有很多都是其他牌子汽车的代理商,因为车行扩大了,代理的牌子自然会增多,所以几个品牌的销售代表都想趁这个机会与刘悦搞好关系。

    正当剪彩进行到一半时,忽然大厅中传来了一阵人群骚动的声音,一个车行的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跑到了刘悦身前说道:“刘总,门外来了几个人说是来收保护费的,要见刘总!”

    这个刘总叫得很别扭!因为我现在也是这家车行的投资方之一,占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理论上来说也是这家车行的管理层之一,最关键的是我也姓刘!不过我也知道,这个工作人员要找的是刘悦,毕竟她才是负责人。

    刘悦一皱眉说道:“不是已经交过了么。怎么还交?是什么人?”

    “还是上次来地那一伙人,为首的叫二癞子。”工作人员说道。

    “好吧,带我出去看看!”刘悦抱歉的对在场的其他人说道:“对不起,各位,我处理些事情,去去就来!”

    众人也报以理解的微笑,在场的很多人也是开车行的,也都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也不足为奇。

    “我跟你一起出去看看。”我起身对刘悦说道。

    “好吧,不过一会儿千万别冲动,这些人可不是于干,他们都是黑社会地,咱们找惹不起。”刘悦点头说道。

    车行的门口,站着三个染着黄毛的社会青年。见刘悦出来了,张口笑道:“刘总的生意越做越大了么!恭喜阿恭喜!”

    “我想三位来不是专程来给我道喜的吧?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刘悦面色不悦的说道。

    “嘿嘿,刘总果然是个爽快人!好,那兄弟我也明说了吧,兄弟几个是来收保护费地!”一个长得稍微胖一点儿的黄毛说道。

    “二哥,我们车行已经交过今年的保护费了,怎么还交呢?”刘悦尽量保持着平稳的语气说道。

    “今年交过的,那是以前那家车行,如今刘总的生意做大了,把边上的两个门面都盘了下来。这保护费自然是要提高了!”被称为“二哥”的就是三人中的领头“二赖子”。

    “二哥,你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儿不合规矩了?”刘悦反问道。

    “操!臭婊子。别他妈给脸不要!哪天你要是把整条街都盘下来,难道兄弟们还收你一份保护费?那不得饿死!少废话。一句话,你是交还是不交!”二癞子身后的一个瘦子不愿意了,张口骂道。

    “我们不交!而且我还明告诉你了,以后也不会再交了!”没等刘悦说话,我就抢先一步说道。

    “你小子是从哪儿冒出来地?我们跟刘总谈事情,有你说话的份么?”二癞子不屑地看了我一眼,用鼻子哼道。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这家车行我占有一半的股份。所以我说地话就是最后的决定!”我说道。

    “嗯?车行换老板了么?不过也好,今天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看你这样是新来的吧?不知道在这里做生意的规矩吧?我还不怕告诉你。这保护费交不交还真由不得你!这样吧,原来你们是每个月十万,如今扩大了不止一倍,就这样,给你们凑个整,一个月五十万!”二癞子说道。

    “五十万!”刘悦惊呼道,这也有点儿太多了吧。

    “别说五十万了,五块钱都没有!”我一皱眉,这帮人是哪儿来的?我记着我和郭庆说过,一个黑帮势力如果想长期的存在下去而不被打掉,那必需记住两点,第一,不与国家作对,第二,不与民争利。只有这样,一个黑帮才能在夹缝中不断壮大。

    “妈的!你以为你是谁?我还告诉你了,就今天……不!就现在,你把五十万给我拍出来,不然别怪兄弟们不客气,把你这个车行给砸了!”二癞子指着我嚣张的说道。

    “那我就看看你是怎么把这车行砸了!”我冷冷地说道。

    “兄弟们,动手!”二癞子一挥手说道。

    “哈!”那瘦子接到大哥的命令,立刻挥起拳头手舞足蹈!最近很少有真正动武地时候,听见可以动手了,兴奋得瞬间小宇宙燃烧,摩拳擦掌,蹦蹦跳跳。

    “操!你这傻货!”二癞子看了看正蹦跶的瘦子骂道:“你以为你是拳王泰森啊!”

    那瘦子正小宇宙爆发,听见二癞子骂道,立刻想证明一下自己,挥拳就向我打来。这货正以为自己是拳王呢,一个闪电拳打了过来。当然这只是他自己以为,在我眼中,连蜗牛都比他快。

    我随手抓住了这货的拳头,用力一扭,只听喀擦一声,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小子的拳头完了,他一辈子也别想再当泰森了。

    那瘦子正爆发呢,忽然自己的拳头一阵狂痛,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立刻楞在当场,半天才大呼小叫起来,蹲在地上疼得满头冒汗。

    二癞子见我还没出手呢,就干倒一个,心中惊骇!不过也没多想,以为我只是碰巧,用寸劲弄断了瘦子的手,他哪知道此刻瘦子的右手已经粉碎性骨折了!

    二癞子身份瘦子的老大,当然要给瘦子报仇了,对另一个混混叫道:“一起上!”

    另一个混混接到命令,立刻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就向我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