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刘悦惊叫道。因为这个拿匕首的家伙是从我的身后冲过来的,如果换作其他身后没长眼睛的人,可能现在已经挂掉了。可是我身后虽然也没长眼睛,但是就在这货冲过来的时候,我身体里的精神能已经开始预警了!

    我听见刘悦的呼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儿,原本能轻松躲开的我,身形终究是慢了一步。我后面那个拿匕首的家伙猛地向我刺了过来,没办法,情急之下我只得用手抓住了这家伙的匕首!

    用手抓匕首!在这家伙看来,那不是找死吗!这家伙心想,你不是抓着匕首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双手一用力,把手中的匕首转动起来。

    自从练习了脚丫子传给我的邪门功夫之后我这身体就变得异常坚硬,普通利器割根本就不会对我造成伤害。

    拿匕首那家伙还等着看我鲜血直流的场面,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血从我的手上流下来,惊讶万分,赶紧把匕首抽出来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这匕首已经变成一根细面条了!

    二癞子终于看出来眼前的人不好惹了,这哪是人啊,简直就是怪物!急忙说道:“对方点子硬,快撤!”

    “你们等着!我们三石帮决不会放过你们!”二癞子边跑,边恶狠狠地说道。临走的时候说几句场面上的狠话是所有黑帮分子的特点。多少找回点儿面子。

    我本来想放他们走了,但是听到这家伙居然是三石帮的,立刻改变了主意。

    “等等!”我一挥手说道:“你们是三石帮的?”

    二癞子以为我听到三石帮害怕了,得意地停下脚步,说道:“没错!哼哼!怎么样,怕了吧,在这新江市,还没有人敢跟三石帮作对的!”

    “你老大是谁?”我问道。

    二癞子也不傻。知道面前这个人能这么问,肯定也认识些人,所以答道:“我是跟着柴哥混的!”

    “柴哥?”我摇了摇头说道:“没听说过!”三石帮地小头目实在是太多了,我根本不可能认识,估计就连郭庆也认不全。

    “妈的,你不认识就赶紧给钱吧!我们三石帮可不是好惹的!”二癞子说道。这回他底气也足了。既然面前这人知道三石帮,肯定也知道三石帮的实力!

    “丁保三你认识吗?”我问道。

    “丁保三是谁?”二癞子楞道。

    我也一愣,这三石帮哪有不认识丁保三的?不过我立刻就想到了原因所在,道上的人很少有直接叫真名地,都是喊对方的外号。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当着他面打了个电话。

    二癞子心想,你打吧,你尽管找人,三石帮还怕了你不成。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我一张口居然是:“郭庆。你小子在哪儿呢?”

    郭庆是谁啊,那是三石帮的老大!别人的名字不知道。但是郭庆的名字二癞子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这年头重名的人多了去了,他也没想那么多。

    “老大啊。我这不刚处理完s市那边的事情,今天早上刚回新江,怎么,有事儿么?”郭庆问道。

    “我不是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收保护费!你怎么还收?”我不悦的说道。毕竟我就这么一个交心的朋友,我不希望他出什么事情。

    “保护费?没收阿?就刚开始打地盘地时候收过一阵子保护费,现在我听了你的话,开了几个大型地娱乐城。帮会的收入主要都来自这些生意,再说保护费那点儿钱我现在也看不上眼了。”郭庆说道。

    “我和朋友开了一家车行。今天刚开业,就来了三个三石帮地人要保护费,张口就是五十万,你自己和他们说说?”我看了二癞子一眼说道。

    “什么?妈的,这群小崽儿,不想活了是不是,把电话给他们领头的!”郭庆怒道。

    我把电话丢给了二癞子,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估计完了,黑社会里面的规矩可是最严厉的!军队的规矩就够严了吧?但是再严也不能整死你吧?黑社会可不一样,犯了帮规,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二癞子疑惑的接过电话,开始还很牛逼地说道:“你谁啊?”

    可是电话里面的声音一响起来,二癞子地脸立刻就绿了!

    “喂,我是郭庆!”郭庆只说了一句话,二癞子差点没坐地上!虽然没见到人,但是郭庆那洪亮的声音二癞子怎么能听不出来?三石帮的月总结大会上,郭庆可是经常在主席台上讲话!

    “报……报告老大!我是跟着柴哥的!”二癞子立刻换了副恭敬的表情说道。

    “柴哥是哪个?”郭庆果然也不知道这个柴哥是个什么玩艺儿。不过他也没细问,直接问道:“谁让你们来收保护费的?我不是说过了么!不许再收保护费了!”

    “老大,这……这也是柴哥吩咐的……我们这些小弟也不敢问阿!”二癞子愁眉苦脸的说道。

    “行了,我会调查这件事儿,保护费不许再收了,现在你马上回总部来,直接到办公室见我!”郭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那二癞子立刻就蔫了,这回郭老大生气了,看来自己这回凶多吉少阿!二癞子不禁叹气,这小弟还真难当,就是用来背黑锅的!

    我见他垂头丧气地样子,有些可怜,毕竟他也是执行那个柴哥的命令,收保护费也不是他自己的主意,于是说道:“没事儿,见到了郭庆你如实说就是了,相信他也不会把责任算在你的头上!我见到他的时候和他说一声就是了!”

    二癞子也听见了我刚才与郭庆说话的语气,知道我与郭庆的关系不一般,听我如此说,立刻又高兴起来,连忙道谢道:“是是!谢谢您啊,刚才多有得罪,请您千万别和郭老大说阿,麻烦您了!”说完,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真看不出来,你还认识黑社会的人啊?”刘悦看着我说道。

    “呵呵,他们的老大其实也是咱们校的!”我笑着说道。

    “啊?”刘悦惊呼道。心想,这四中还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