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陈薇儿还有工作要做,我和赵颜妍领到交费的号码和新生入学须知以后,就和陈薇儿道了别,约定好晚上一起吃饭。

    和赵颜妍一起来到新生交费的地方,刚进到交费的办公室,就见里面围了个水榭不通!这交费的人还不是一般的多阿!可是站了一会儿,发现这些人不是在交费,而是在看热闹!因为在人群的中央,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争吵还有抽泣的声音。

    打架了?我一愣,这可是大学的办公室,怎么可能出现打架的情况呢?我这个人本来不愿意凑热闹,但是因为不得不在这里交费,没办法,我只得顺着人群向中间望去。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但是却也听得了大概。

    “老师,求求你了,这钱真不是假的……这是乡亲们凑来的……”一个柔柔怯怯的女声说道。

    “我说是假的就是假的!”一个粗嗓门吼道。

    “老师,这钱都是乡亲们从银行取出来的,确实是真钱啊!”女声说道。

    “你赶紧换一张,要不就别交了!别人还等着呢!下一位!”粗嗓门不耐烦的说道。

    “老师,我没有其余的钱了,这些钱还是好不容易凑上来的,您就再好好验一下吧!”女声哀求道。

    “没有时间!”粗嗓门呵斥道:“这里是学校。不是银行!”

    事情看到这里,大致也明白了。肯定是这个女孩子来交学费,然后这个粗嗓门地老师——姑且称之为老师,因为大学里像他这种打杂的吃闲饭的人非常多。这个粗嗓门老师因为女孩子的钱是假币,拒绝收纳。

    “老公,你去帮帮她吧!”赵颜妍看着那个女孩子焦急的样子,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就算老婆不说,这事儿我也是要管的。我上前一步,看见那个粗嗓门的肥猪样儿就来气。

    “你怎么知道这是假币?”我笑嘻嘻地走上前去问道。

    “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会计了,真钱假钱还分不出来?”粗嗓门随口答道。答完才觉得不对劲儿,一抬头,发现是个学生,顿时怒道:“你这个学生。不要多管闲事儿!”

    我上前拿起桌子上被断定为假币的那张百元大钞,钞票刚一入手,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这钱的确是一张假币!而且已经假得不能再假了!

    “这位同学,你确定你的钱都是从银行里面取出来地么?”我问道。

    “是啊,是乡亲们带我一起到乡里的信用社取出来的!”女孩子点了点头说道:“同学,麻烦您帮我看一下,这张钱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钱是假币,毋庸置疑。而且看这女孩子眼中的真诚,并不是在骗人。自从我得精神能得到开发之后。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异常的敏感,一个人是否在说谎。我从他的言行举止和瞳孔变化中就可以准确地判断出来,虽然我也可以用精神能量侵入对方的思想中。但是这么做会对被侵入者地大脑造成一定的影响。

    让我觉得奇怪地是,女孩子手中那一叠朝票都是很旧的那种,只有这一张假币使崭新地,这未免也有些太耀眼了吧?就算蒙混过关也没有这么蒙混的。

    “这张钱是你的么?”我略微沉吟了一下,心中就有了定夺。

    “这……我也不知道啊……我把钱交给了老师,他查过后,告诉我有一张假币……”女孩子说道:“应该是我的吧……”

    “你这个学生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这钱是我的?”粗嗓门听见女孩子这么回答,立刻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激动什么啊?”我似笑非笑的看着粗嗓门:“难道你是做贼心虚?”

    “我……我心虚什么!你这个学生不要在这里捣乱。小心我上报学校开除你!”粗嗓门威胁道。

    我凝视了粗嗓门一秒钟,心中立刻明白了事情地真相。

    “哇?这是什么?一叠钞票啊!”我指着粗嗓门脚下惊讶的叫道:“老师。你地钱掉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粗嗓门,粗嗓门赶紧低头一看,果然脚下的地上有一叠百元大钞!粗嗓门心中纳闷,自己明明已经收在了衣服兜里了,怎么掉到地上了呢?想到这里,顿时有些冒汗。不过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着:要稳住,不要慌乱,要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要慢,不能紧张……

    “老师,我帮你捡起来吧!”我弯下腰快速的从粗嗓门的脚底下把那叠钞票拣了起来。粗嗓门本想装作慢慢悠悠不是很着急的样子,没想到竟然被我抢了先。

    “快给我,这是我的钱!”粗嗓门赶紧站起身来,就要从我手中抢钱。

    “哇?这钱跟这位同学的那张假币一样啊!不会都是假币吧?”我举着那叠钱说道:“咦?同学,你的这张假币怎么与着一叠钱都是连号的啊?难道你也是在这位老师的脚底下拣的?”

    能考上华夏大学的学生岂是一般的聪明!我这么一说,大部分人都明白怎么回事儿了,立刻不干了,示威的叫道:“这是什么老师啊,居然用假币换学生的真钱,真够无耻的了!”

    “就是阿,你看他着一叠钱只剩下一半了,他已经骗了多少个学生了啊!”

    “好啊?我说我的钱怎么变成假的了!妈的你这个老灯找死!”这时候一个人飞快的冲了过去,别的学生也只是开口指责,这家伙居然上去就开打。一脚把那个胖子给踢坐地上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一个小子冲了上去,对之前那个小子说道:“老大,你这么英明神武怎么能用这么高强的武功打猪呢,还是让我来吧!”说完,上去就是一阵爆踢。直接把那肥猪给加肥了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