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大学招生办主任的办公室中,陈副主任正在对一个满脸淤青的男人狂吼:“你他妈穷疯了,拿假币去换学生的钱!”

    “舅舅,我……”这个满脸淤青的男人就是刚才负责收款的那个粗嗓门,被一个学生爆踢的那个人。

    “你什么你!”陈副主任气道:“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外甥呢,要不是姐姐求我,你能来华夏大学工作么!哼!”

    “舅舅,我……这不是欠了一屁股赌债么,我想这么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学生也不敢声张,没想到这届的新生里面有这么多的茬子!”粗嗓门说道:“舅舅,你一定要开除打我的那个学生!太不像话了!”

    “开除?开除你个脑袋!你知不知道打你的人是谁啊?”陈副主任指着粗嗓门吼道。

    “谁啊?不就是一个学生么,你是华夏大学的招生办主任,你还没有这个权力?”粗嗓门说道。

    “别说我只是个副主任,就是主任,校长也不能开除人家!你知道人家的背景有多大么?司徒世家!六大世家之一,咱们华夏大学的图书馆就是人家家族捐钱盖的!这种财神爷你得罪一个看看?”陈副主任对这个不争气的外甥说道:“别说人家只是打了你一顿,就是把你打残了,也是活该!”

    “啊?”粗嗓门张大了嘴巴。自己居然招惹了这么一个牛叉地人物!

    “好了,哎!你欠了多少赌债?”陈副主任问道。

    “六……六十万!”粗嗓门颤颤巍巍的说道。

    “什么?六十万!你小子行啊!上次才十万,这次就干到六十万去了?你真牛逼啊你!你妈妈有病,你还这么败坏钱,哎!”陈副主任骂道。不过骂归骂,自己的亲外甥还是要管的。于是说道:“欠什么人的?”

    “是……是大兴帮开的赌场……”粗嗓门说道。

    “大兴帮?那不是黑社会吗!那种人的钱你也敢欠!你真是气死我了!”陈副主任暴跳如雷。

    “是啊……舅舅……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想出这种贪钱的方式来地!不然那帮人说,我要是一个月不把钱还上就砍死我!”粗嗓门说道。

    “砍死你!砍死你倒好!我也省心了,你妈也解脱了!”陈副主任说道:“算了!你先去把钱还上。以后不要去赌了!”说完,从口袋里拿出支票本,签了一张六十万的支票递给了粗嗓门。

    “谢谢舅舅!谢谢舅舅!”粗嗓门连忙道谢道。

    “哎!快去还债吧!我这点儿钱都给你还债了,以后我女儿也就是你妹妹的嫁妆都没有了!”陈副主任摇头。虽然自己是华夏大学的高官,工资很高,平时还有一些研究经费。偶尔办一两个学生入学还有一些灰色收入,不过这些加起来一年也就一百来万,如果照这个外甥这么挥霍下去,哪里够啊!

    粗嗓门心里憋屈,妈的,这个司徒亮我惹不起,但是那个当面揭穿我的学生我还惹不起吗?要不是他多管闲事,我怎么会被别人发现呢!对了,我记住了他地名字,他叫刘磊!哼哼。看我怎么玩死你!

    这个粗嗓门还不知道,他面临的这个敌人要比那个什么司徒亮强大多了。司徒亮最起码还是个人。而刘磊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人!是超人!

    ……………………

    “同学,你没事儿吧?”我这才有机会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孩儿。女孩儿的皮肤很白皙,漂亮的瓜子脸上镶嵌着一双大眼睛,头发虽然没有弄一些现在流行的刘海之类,但却修剪的很整齐。衣着朴实,有好几处已经洗得泛了白,却掩不住她本身的内秀,依然是个小美女。我摇了摇头,那个粗嗓门也太没人性了。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也要坑,真他妈不是人。

    “我没事儿。”女孩子摇了摇头道:“同学。刚才谢谢你……不然……不然我可能就没办法上学了!”

    “呵呵,没什么,力所能及的嘛!相信换作任何一个同学都不会坐视不理地!”我说道。

    “没有啊……在你来之前,我已经和那个老师已经争执好半天了!”女孩子说道。

    “啥?”我一听差点咽死,妈的,我怎么又干了一次英雄救美呢!看着赵颜妍那笑嘻嘻夹杂着暧昧地眼神,我心里就发毛。

    “对了,刚才我看见那个老师特意把你们的名字给记了下来,他不会事后报复吧……”女孩子忽然想到了刚才那个粗嗓门临走地时候特意看了一眼这几个人的交费单,有些担心的说道。

    “唔……真没准儿!”我随口答道。

    “啊?那怎么办啊?都怪我,还连累你了,他要是借机找学校给你处分怎么办啊?”女孩子一听,立刻焦急的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正好我就转学了。”我说道。考取华夏大学,也只是为了延续前世的梦,而如今赵颜妍已然成为了我的老婆,我还呆在这里干脑袋啊?!而现在看到华夏大学居然还有素质这么差的工作人员,让我对这所大学的印象降低了不少,虽然这只是少数地群体,但是却不难反映出,害群之马是非常可恶的。高考过后,很多所国内大学都对我和赵颜妍抛出了橄榄枝,b大,z大等等,毕竟全国高考地状.和榜眼每年都是这些知名大学重点关注的对象。

    “啊!”女孩子一愣,显然没有料到还有人想从华夏大学转学,要知道,大学里面的转学手续是很难办的,不光要上报教育厅,还必须要有其他大学接收才行,而如果转学的话,通常都是从一个好一点儿的学校转入差一点儿的学校,所以很少有人会从大学里面转学。

    “呵呵,他和你开玩笑呢!就算他想转走,估计校长也不会放他走!”赵颜妍见女孩子担心的不行,于是说道。

    “不放他走?为什么啊?”女孩子奇道。

    “全国的理科高考状元,哪个学校不想要啊!”赵颜妍一语道破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