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我去上个厕所!”楚高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这家伙显然已经喝高了,准备出去放水后回来继续奋斗。

    “嗯,小心点儿,用不用我扶着你?”欧阳天齐还算清醒。

    “不用了,小意思!”楚高说道。就走出了包间的门。

    谁也没在意,几个人继续喝酒。

    “楚高这小子干什么去了?不会是掉厕所里了吧?”黄文静看着手表奇怪的说道:“这都二十分钟了,上大号也没这么长时间啊!”

    “是啊!”欧阳天齐说道:“黄文静,你去看看,这小子喝高了,别出什么事儿!”

    黄文静点了点头,起身出了包厢。

    过了没多久,黄文静就回来了,慌张的说道:“大哥,不好了!楚高和一伙人干起来了,正在洗手间门口对峙呢!”

    “什么?!”欧阳天齐一听就暗叫不好了,楚高这小子肯定是喝高了,可能要吃亏,于是说道:“走,黄文静,咱俩去看看!老三,你在这里等我们!”

    “打架当然要叫上我了!”说着,我也站了起来。

    欧阳天齐一愣,随后与我相视而笑道:“没想到老三你也是个好战分子啊!还以为你只是学习方面厉害!”

    “你和黄文静都去了,我能不去么!”我说道。

    “黄文静这小子,你别看他叫黄文静,实际上这小子初中就开始和我一起出去打架!”欧阳天齐笑道。

    几个人说着就来到了洗手间旁,果然见到楚高被几个染着孔雀头的小青年团团围住。

    “妈的,你小子想死吧,竟敢跟坤哥争便池,信不信我他妈把你扔到便池里!”其中一个紫毛指着楚高骂道。

    “我告诉他去排队怎么了?难道染头发就不用排队么!”楚高挺着脖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小子不想活了吧,我告诉你,这一片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即使有,那他现在也消失了!”这时候,一个剔着西瓜头的胖子从厕所里边走出来提裤子边说道。

    “坤哥!”那几个孔雀头恭敬的说道。

    “哈哈!我就这么说话了怎么了?”楚高借着酒劲,大咧咧的说道。

    “小子,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我告诉你,我们坤哥可是这一片的老大,就连这一片儿的派出所所长来了也要叫他一声坤哥!”紫毛吹嘘道,其实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派出所所长,只是这么说比较挣面子。

    “你牛逼你就整死我!唧唧歪歪的烦不烦啊!”楚高不耐烦地说道。

    “我告诉你,小崽子,我弄死你就跟玩似的!”坤哥说道:“不过你如果在这里给我磕三个响头,在拿出一千块钱来给我们兄弟喝酒,这件事儿就这么算了,不然我能让你在这个星球上消失!”

    “靠,你以为是星球大战呢?还消失!”楚高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既然这样,就别怪兄弟几个不客气了!xxx!你去陪他练练!”坤哥对着紫毛说道。(xxx就是紫毛,只不过是一个跑龙套的,懒得起名字了。)

    “好的!”紫毛答道,就向楚高走了过去。

    “小子,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然我一出手,可就没有机会了,我拳拳见血,你要是害怕就爽快点儿把钱拿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紫毛正滔滔不绝的说得起劲儿呢,意外发生了。

    楚高见他磨磨唧唧的没完没了,早就不耐烦了,一巴掌拍了过去,打在了紫毛的脸上,顿时紫毛的脸上出现了五道血印!

    紫毛正在讲数呢,后面还有一大堆话没说完,却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儿前兆都没有,差点给打懵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着楚高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敢打我,我整死你!”说完就冲了过去,一个飞脚就踢了出去。

    楚高虽然喝醉了,但是却还很灵敏,见紫毛的飞脚过来,赶紧往旁边一闪,然后又是一拳,正好砸在了紫毛的鼻梁骨上,只听清脆的喀擦一声,紫毛的鼻梁骨显然是断了,顿时鲜血直流。

    “哈哈,我才是招招见血!”楚高笑道。

    “大家一起上,今天把这小子给弄死,往死里打!出事儿了我负责!”坤哥见紫毛被打了,也怒了。

    众孔雀头本来见到紫毛挨打就忍不住了,现在听到坤哥的命令,立刻冲了上去。

    论单打独斗,学过两年散打而且高中又在校蓝球队当过三年的队长每天坚持锻炼的楚高根本就不怕他们,这群混混虽然平时总是打架斗殴,也很凶猛,但是毕竟没经过专业的训练,就是靠着一股子狠劲儿

    打不过楚高。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这么多手i不来了。

    “有种单挑!”楚高吼道。

    “单挑?我没听错吧?”坤哥说道:“你他妈头脑坏了?还单挑?单挑我们就不是黑社会了!我们就是群殴,人多欺负人少,哈哈!”

    “无耻!”楚高指着坤哥骂道:“要是单挑,我一个打你俩!”

    “你打我三又能怎么样?别废话了,大家一起上,把他打成外星人!”坤哥喝道!

    果然,在几个混混的同时围攻下,楚高就有点儿捉襟见肘了,渐渐的就落了下风,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子。

    “咱们上吧!”欧阳天齐见楚高应付不来了,立刻对我们说道。

    欧阳天齐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子,一上去就抓住一个混混,对着这小子的脑袋就是一顿猛硝,这家伙顿时就成了猪头,摇摇晃晃的就躺在了地上。

    黄文静也不甘示弱,一胳膊肘子就杵在了一个混混的后心上,那个混混哼哼了两声,就倒下了。

    我一看大家都动手了,于是也冲了上去,正好看到坤哥那个胖子正在手舞足蹈,直接照着他的屁沟处就是一脚,为了不惊世骇俗,这一脚我已经控制到了很小的力量,但是坤哥还是让我一脚给踢飞了。

    只见那个坤哥就像火箭发射一样,“嗖”的蹿了出去,哐当一声撞在天花板上,直接给撞晕了过去,临晕之前,还在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裆部。这家伙就算醒来,估计也是漏了。

    “猛人啊!”黄文静惊讶的看着我说道。

    欧阳天齐也是一脸的惊骇,心想,这家伙的脚力也太大了吧?这还是人么,就连自己这种练过武功的人,也不能保准一脚把人给竖着踢飞出去。

    就连那边的楚高也停住手,看着这边。

    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妈的,都已经用最小的力气了,怎么还是把人给踢飞了啊?我可是一点儿精神能量都没用,就连力道也是用了一成都不到。

    “呵呵,别这么看着我,我原来是踢足球的,前锋!脚力比较大!”我干笑着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欧阳天齐等人听后,也有些释然了,毕竟我的解释非常合理!踢足球的人脚力一般都很大,很多专业球员一脚都能踢断砖头木板之类。

    那几个混混本来就暗自叫苦,没想到对方的人这么厉害,现在看到自己的老大居然一脚就被对方给踢飞了,更加惊骇莫名。再也无心恋战,拉起地上生死不明的老大就想逃跑。

    “等等!我让你们走了吗?”我大喝道。

    那个紫毛吓得浑身一哆嗦,立刻站在了原地不敢再动,毕竟眼前这个人也太nb了,一脚就能把人给踢飞,如果招呼到自己身上明自己还不立马玩完啊!

    “还……还有什么……事儿么?”紫毛说话都有点儿不利索了。

    “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你有通行证啊?”我淡淡说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你们几个还有活动能力的,都给我跪下磕十个响头,然后拿出一千块钱来请我们几个兄弟喝酒,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的,你别欺人太甚!”紫毛立刻怒道:“你不就是能打么?能打又怎么样!我告诉你,我们可是大兴帮的!”

    “大兴帮是啥玩艺?”我莫名奇妙道。这乱七八糟的帮派还真多,真不知道郭庆这小子怎么搞的,国内的黑道还没统一呢就去搞hk和tw了。

    “你想死吧,大兴帮是b市最大的帮派,小子,一看你就是个外地来的,我告诉你,和我们作对是没有好处的!”紫毛又开始讲数了。

    “去你妈的!”欧阳天齐可不惯着他,听紫毛在那儿磨磨唧唧的早就不耐烦了,上去就是一脚。说道:“你到底磕不磕啊?”

    那紫毛一看这伙人没听过什么是大兴帮以为都是些外地来的没见过世面的二愣子,没办法,看来只能吃点儿眼前亏了。他哪里知道,欧阳天齐家随便找来一些家丁就能把他给灭掉。而我更不用说了,至今还没怕过什么黑帮呢。

    紫毛没办法,招呼那几个没受伤的混混,每个人在地上磕了十个响头,从怀里掏出一叠钱扔在我的面前,怨毒的眼神看着我们几个说道:“咱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