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醒后楚高就开始后怕了。我们三人都是外地的,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大兴帮,而作为本地人的楚高不可能不知道,昨天借着酒劲而且事先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大兴帮的,所以与他们起了冲突,但是事后听那个紫毛说他们是大兴帮的人,酒立刻醒了一半!大兴帮可是b市最大的黑势力之一,据说背后还有一个世家的资金,势力非常的大。

    “大哥,你说他们能不能报复咱们阿?”一回到宿舍,楚高的酒就醒了,开始害怕起来。

    “报复?报复就报复呗。”欧阳天齐不以为然的说道。

    “大哥,他们大兴帮是个本地的帮会,很有势力的!”楚高担心地说道。

    “怕个鸟啊,刚才你那胆气哪里去了!”欧阳天齐说道。

    “刚才……刚才不是喝酒了么!”楚高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事儿,他们找来了更好,大不了再干他一架!”黄文静说道。

    “就是阿,不就是黑社会么。”我也说道。

    “……”楚高望着三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室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真的是有实力才有持无恐还是根本就不了解大兴帮在本地有多厉害。

    楚高也在大家的安慰下渐渐放了心,心想自己是个学生,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大兴帮也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自己,时间一久,也就算了。

    而大兴帮并没有决定就这么算了,大兴帮的白龙堂分堂主李大龙暴跳如雷的出现在了医院里,见到半死不活的坤哥,怒道:“查清楚了没有,对方是什么人?”

    “没有,都是些生面孔,不像是道上的人,听其中有两个人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紫毛说道。

    “哦?外地人?其他的人都是本地的?”李大龙问道。

    “好像是!”紫毛点了点头。由于我前世的时候在b市工作了很长时间,所以一到了这里,话语间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些当地的味道。

    “先找人吧!找到以后不要轻举妄动,查一查这些人的背景!”李大龙吩咐道。能当上一个帮派的堂主,李大龙自然有些头脑,知道在b市里,鱼龙混杂,整不好这些人就有什么强硬的背景,如果轻举妄动,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外地的倒是不怕,最主要的是本地人。

    李大龙心里也在打鼓,因为大兴帮的恶名已经在b市响当当了,还没有见过有不开眼的赶来挑衅,而这群人居然知道自己的人是大兴帮的以后还不依不饶,那肯定是有持无恐了。这些年来,大兴帮一直靠着司徒世家的资金,在b市的黑道上风生水起,兼并了不少小的帮会,可以说是一家独大。而这样一来肯定会遭到其他世家的嫉妒,李大龙也怕今天晚上找茬这些人和其他的世家有联系。

    在有一种可能的就是官宦子弟,但是这些人一般都是很多保镖跟着,很少有亲自动手的,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在外。

    此刻正在睡大觉的我还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调查我们了么,不然的话我可能还会凭吊一下,又有一个帮会即将消失了。

    初秋的清晨,伴随着清风,格外的凉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早起的习惯。虽然我目前的身体已经不需要锻炼了,但是我每天还是坚持出去跑上一圈。有的时候,人是需要一些爱好的,就像习惯一样。而每天晨跑也是我在重生前的大学时养成的习惯。

    “老三!”一个声音从身后面传来,我回头一看,是寝室的大哥欧阳天齐。

    “欧阳兄?你也有晨练的习惯?”我停下脚步,等着欧阳天齐从后面赶过来。

    “哈哈,是啊,都很多年了!从小家里面就逼着我去晨跑,刚开始年纪小还不愿意,但是后来也就习惯了,现在一天不跑,浑身还有点儿难受!”欧阳天齐说道。欧阳天齐也没想会在晨跑时遇到自己的室友,刚才起床的时候发现他不在,还以为是去了厕所,没想到他竟然也是出来晨跑了。看到他与自己有着一样的习惯,欧阳天齐很高兴,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拉近彼此的关系。

    “一起去吃点儿早餐吧。”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新生要进行军训,于是对欧阳天齐说道。

    “好!”欧阳天齐答应着,就和我一同向食堂的方向走去。

    “老三,你身体素质很好啊!跑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出汗。”欧阳天齐看了看我的额头,有些赞许的说道。

    “呵呵,我不是说过了么,原来我是校足球队的,而且还踢前锋,身体自然是练出来了,倒是你,也不差阿!”我笑道。

    “我嘛,老三,我也不瞒你,其实我们家里人从下就被长辈逼着练武……呵呵,你听起

    觉得不可思议,但我们家确实是一个古老的世家。i都修习着祖辈们传下来的武术,虽然不是电视上演的那种飞檐走壁,但强身健体却是可以的。”欧阳天齐心想,既然有了招揽此人进自己家族的意思,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于是就把自己的身世讲了出来,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核心机密,早晚要知道的。黄文静早已经知道了。

    “六大世家?”我一愣,脱口说道!我记着当初惹到那个刘震海时,姜永富就曾经和我说过,他们刘家就是华夏国六大世家之一的刘家。难道欧阳天齐的家族也是这六大世家之一?

    “你……知道我们六大世家?”欧阳天齐听我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也是一愣,因为华夏国的普通人很少有知道六大世家的。

    “嗯,了解一些。”我说道:“我是新江的,和当地的刘家发生过一些冲突,所以对六大世家有所了解。”

    “松江刘家?”欧阳天齐惊道:“你和他们对上了?”

    “也不算什么事儿,只是他的外孙子惹到了我,被我打成残疾了,后来刘家那个老头子找我评理,打不过我就把枪拿了出来,亏了我反应快,跑掉了,不然没准儿就挂那儿了。”我说道。

    欧阳天齐一脸的感慨,这还叫不算什么事儿?你都把人家的外孙子打残了!不过欧阳天齐也很奇怪,刘家这几年虽然败落了,不过就算是败落了,也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惹到他们的人啊!而且面对着枪还能从容逃跑的人,那需要多大的智慧和勇气阿!看来自己这个室友肯定不简单!欧阳天齐更下定了决心要把此人拉来,作自己以后事业上的帮手。

    “虽然这件事儿已经过去了,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儿吧,华夏大学也有刘家的人在这里上学!”欧阳天齐嘱咐道。

    “呵呵,没关系,他们家的人估计已经把我给忘了!”我没在意的说道。

    欧阳天齐也不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才有些犹豫的问道:“老三,你家里人都是做什么的?”这才是欧阳天齐最想知道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这个室友好像家庭条件很好的样子,而且言谈举止都自然的流露出一些不凡!如果他家里真的是很有势力,那将来对自己的家族可能会更加有利!

    “哦,我爸爸在当地开了一家电子厂,妈妈也在厂子里。”我很平淡地说道。

    欧阳天齐听后点了点头,自己家开了厂子那肯定有一些钱了,不过却有些失望,看来他家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势力。不过欧阳天齐也随即释然,如果他家里真的很有实力,那还怎么能看得上自己的家族呢!只有没什么背景的人才能被自己家族拉拢。

    两个人随便聊了些学校上的事情,就来到了华夏大学一食堂的门口,对于这里,我是再熟悉不过了,前世贫穷的我几乎每餐都在食堂吃!

    “对了,你有饭卡么?”我不好意思地问道。昨天被那个收费的死胖子一搞,我连饭卡都忘了办了,走到食堂门口才想起来。

    “有啊!你没办么?那先用我的好了!”欧阳天齐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张华夏大学的饭卡说道。

    我看了看欧阳天齐手中的饭卡,想起了遥远的那个大学时代,那个曾经有些自卑的我!不敢向赵颜妍表白的我。

    又想起了曾经初中时代的我,还有造成我自卑心理的那些原因……

    我摇了摇头,这些看似遥远的事情,却依然埋藏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我曾刻意的去遗忘,而遗忘的结果却是更加记忆犹新。

    “司徒大哥,不要这样子……”正当我沉思的时候,一个在我记忆中沉睡的声音在我耳畔边再次响了起来。

    我整个人浑身一颤!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的!前世我也在华夏大学里读了四年的书,这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自从我重生以后,巧合不断地发生在我身旁!

    ……………………

    地狱中,阎王正坐在一个大屏幕前,喝着小酒,媚笑着看着自己这位结拜兄弟在阳间发生的一切。

    “报告阎王大人,这次的事情也按照您吩咐的办了!”一个小鬼说道。

    “嗯,我都知道了!你下去吧!”阎王挥了挥手说道:“哈哈!这么好的一段姻缘错过了实在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