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栋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抓住了一个机会,一脚向我踢了过来!这一脚可谓是阴毒之至,因为正踢向我的下体!

    我顿时感到一阵剧痛,捂着下身蹲了下去!豆大的汗珠从我的额头上滴了下来!

    张国栋也意识到自己闯祸了!他看着蹲在地上的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明知道如果真的出了事儿,他跑也跑不了,但是少年的心性还是让他选择了逃跑!

    张国栋见事不妙,看了看地上的我又看了看在一旁惊恐万分的于婷,虽然有些不舍,但却还是快速的离开了。

    “刘磊,你没事儿吧?”于婷见张国栋走了,赶紧来到我的身边,担心地问道。

    “我……”我艰难的张开嘴巴,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我觉得自己快要疼死了!

    “要不要上医院啊!”于婷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的年纪和我一样,也是个初中生,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处理眼前的情况。

    “不……了!”过了一会儿,我才缓缓地说道。下体不再那么痛了,张国栋的那一脚踢得虽然用力,但是却踢偏了!不然我可能就此断送了未来的幸福生活。

    (作者云:废话,你成t.

    此刻我地脸上也满是血。但是我知道却没什么大碍,因为那基本上都是鼻血!不像张国栋,他头上的血是我用板砖砸出来的。

    直到我有些缓过来以后,我才慢慢的站起身来,于婷连忙从一旁搀扶着我!这让我的心中顿时一暖,觉得我做的这一切都没有白费功夫!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可能是于婷看出来我真的很虚弱,也没有再问我什么。我就在她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小巷。

    于婷拦了一辆出租车,先把我扶了上去,然后坐在了我的身边,和司机说了一个地址。

    “上哪儿去……”我问道。

    “去我家啊!”于婷说道:“你受了这么多伤,还不去医院。去我家里,我帮你擦点儿药!”

    我心中一喜,这不正是我所期待的么!所以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闭上了眼睛。我实在太累了,加上浑身上下被张国栋打的瘀伤此刻开始后反劲儿的疼痛起来!

    打过架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打架地时候不论身上挨的拳头有多么的多,也不会很痛!因为那时候的人处在一种精神亢奋的状态下!

    而最难熬的就是打架过后养伤的时候!那时候浑身的伤一并发作,实在是难以忍受!

    而我此时就是这个状态,浑身又累又痛,不自觉地眼前的景象就开始模糊起来。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地时候,我发现我居然伏在于婷地肩上!她背着我正在上一段楼梯。

    我虽然不是很重。但也是一百二十来斤的人了,很难想象于婷那么弱小地女孩子居然能把我背起来。那需要多大的耐力啊!

    事实上于婷也累得够呛,一路上娇喘不断,咬着牙一点儿一点儿地背着我向上移动。

    我见于婷地样子,心里一阵感动!动了动身子,缓缓地说道:“放下我吧,我自己走!”

    于婷也是在坚持坚持再坚持,就靠着一点儿坚定的信心支撑到现在,见我醒了。立刻就坚持不住了,松开了我。

    虽然我还是很虚弱。但是上楼的力气还是有的,本来不高的楼层,现在走起来却觉得无比的困难。和于婷来到一扇门的门口,于婷从书包里掏出了钥匙。

    “等等,你家里有人吗?”我有些担心地问道,我还比较害怕家长的,毕竟我一个男孩子贸然地来到女同学家中,肯定会遭来对方家长的质疑。

    于婷摇了摇头,有些自嘲地说道:“有人在家就好了……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看见我爸爸了。”

    我见于婷有些伤感,就没有再问下去,想来是于婷地父亲太忙,没有时间回家。

    于婷的家很大,而且是相当的大!是一层楼的两套住房打通了的,在九十年代初期,能拥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豪宅,都是地方上一些很有实力的人。

    看来我听到的那些谣传并非空穴来风,于婷的家庭条件好的让我无法想象!

    豪华的装修,一应俱全的家用电器,让我有些眼花缭乱!要换作平时,我一定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些未曾见过的东西,但此时我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虽然在出租车上睡了一小会儿,但那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反而让我更加的疲倦!

    人在疲劳的时候,如果只是短暂的休息,那还不如不休息!这个道理所有的人都明白。

    我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什么擦药阿,换衣服啊,都他妈见鬼去吧!我要累死了!

    还没等与于婷说什么,我就跌跌撞撞的跑进了一个内屋,见到一张床就倒了下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却不知道,我如此莽撞的闯入的居然是于婷地闺房!

    当然,就算我知道,我依然会闯入的,妈的,这个时候了我还在乎什么啊!于婷对我的关心也仅仅建立在我替她出了头,我还不认为她会为此而爱上我!之前我和她基本上连话都很少说,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的基础!

    或许过了今天,我再也就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

    我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这么疲惫,浑身酸疼不说,就连打人的拳头也开始隐隐的痛了起来。这就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你打了人,你也疼了!我不是什么铁拳或者铁砂掌,而且是第一次这么激烈的打架,我现在觉得我的手快要废掉了!

    ……………………

    昏昏沉沉的,我觉得有人在脱我身上的衣服,我也没在意。

    忽然我的下身一凉,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有人脱我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