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见于婷没有什么事情了,我也就回了班级的队伍。但是动员大会无论如何也开不下去了,学校只得宣布提前解散。

    “老三……不,老大,你刚才去干什么去了?”黄文静见我刚才突然离开,奇怪的问道。由于刚才大家已经约定好了,从此后叫我老大,所以黄文静顺口叫出“老三”后立刻改口。

    “没事儿,那边晕倒的那个女生是我一个初中同学。”我说道。

    “哎?我说老大,早上在食堂的时候我还挺同情你的,以为你是个专情的人,你现在可是已经有女朋友的人了,而且还是校花级的,你怎么能还对别的女生抱有幻想啊?”连欧阳天齐也叫我老大了。

    对别的女生抱有幻想?专情?重生之前,或许我会非常肯定的说是!是的,我是个感情很专一的人!

    但是如今……我连自己都不相信这话了。

    赵颜妍,陈薇儿,苏颖姿,叶潇潇,就连夏我依然念念不忘,如今又多了一个于婷。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许是因为我死过一次,对事情看得开了,又或者是因为别的,总之,我再也无法坦荡的说,我是一个感情专一的人了!

    “靠,你们两个瞎说什么啊?老大这么英明神武的人,哪能就找一个女朋友呢,要是两个都搞定了那才是牛逼呢,也不枉咱们这么崇拜老大!”楚高见我脸色有些尴尬,连忙说道。

    欧阳天齐一想也对,哪个做大事儿的男人没有个三妻四妾的呢!虽然现在的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但那只是针对普通人来说!有钱有地位的男人从来就不属此列!你别管是华夏国还是外国,也别管什么男女平等,你不得不承认,这世界的大人物百分之九十还都是男人!也就是说,男人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导!就连自己的父亲欧阳海,也有三个老婆,自己就是他第二个老婆所出,他管另外的两个女人叫大妈和小妈!

    想到这些,欧阳天齐也释然了,他早就看出这个刘磊不是什么一般人,如果以后拉他加入自己的***,那肯定也会成为与自己家族同类的人,那根本不用顾及什么世俗规则!

    于是说道:“没错,楚高说得对,老大,你要是喜欢就去追吧,大嫂那边兄弟们替你瞒着!”欧阳天齐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听后无奈的一笑,瞒着赵颜妍?她知道后恐怕也不会反对吧!关键的问题是,于婷对我还有感情么!我对于婷现在又是一种什么感情?

    由于年代的久远,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我还有这么一位初恋情人,但当我再次遇到她时民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泛起一阵涟漪!是的,任何人面对自己的初恋,都会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感情!我也不例外!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于婷已经是我记忆中三十几年前的一个女孩子了,虽然我当时的确对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但是现在,我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重生后这三年来,我已经完全的适应了现在这个年龄,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思想上,我已经逐渐的接受了我现在是十九岁的事实。

    所以说,当我回忆起与于婷之间的种种时,我知道,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一点儿对她的好感!那个年纪所发生的事儿我不知道算不算爱!至少我知道那时候她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她!但是我们却谁也没有说出来!可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初恋的朦胧吧!

    我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拿出手机,给赵颜妍和陈薇儿分别发了一封短信,约她们中午在学校门口见面,一起吃中午饭。就和欧阳天齐他们一起向寝室的方向走去。

    “老大,咱们学校门口有个网吧,刚开的,咱们去玩玩如何?”黄文静提议道。

    我知道一愣,网吧?的确,这个事物就是在九七九八年产生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普及,直到99年之后,才如雨后春笋在华夏大:gt;花。虽然我早几年就在新江大学接触了这个时代的互联网,后来曙光集团更是全面接通了互联网,但是这个年代的学生却很少有知道网络这回事儿的。黄文静这小子居然还知道网吧,看来他也真是个钻研计算机的料子。

    出乎我意料的是,欧阳天齐立刻表示同意:“正好我也

    时间没上网了,去查查邮件!”

    而楚高更是说道:“我也好久没玩星际了,对了,老大,你会星际么?”

    我狂晕,不愧都是计算机系的,连星际都玩上了。

    不过星际……|.初我不学习那会儿成天跑电脑房玩星际来的。

    “会玩儿一点!”我说道。

    “太好了,老大,我正愁没人跟我联呢,咱俩切磋一下吧!”楚高高兴地说道。

    来到学校门口,没走多远,就看到了黄文静说的网吧,“飞鱼网吧”几个大字特别显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家飞鱼网吧会在今后的几年里越做越大,成为首都网吧业的龙头。

    如果我现在选择创业的话,网吧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这个行业现在可以说是暴利,五元一小时的价格,不到半年就能收回前期投入的成本。

    我们四人交了押金,选了几台一起的机位,坐了下来。本来我想掏钱来着,没想到楚高抢了先,看来我们寝室这些人家里都挺有钱。楚高刚才拿出来那钱包里,至少有三千多块的现金。

    “楚高,哈,你又来了啊?”这时候,一个小个子青年走了过来说道。

    “张天阳,怎么你来我就不能来么?”楚高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你能来,当然能来,我只是以为你不好意思来了呢!手下败将!”张天阳故意把手下败将四个字说得很重。

    楚高听后面色铁青的说道:“单挑。”

    “单挑一百次你也是输!”张天阳不屑道。

    “老大,你先玩着,我和他挑一局!”楚高对我说道。

    我正好要和赵军生在网上商量一下曙光今后的发展定位问题,于是说道:“好的!你输了的话我帮你赢他!”

    没想到我这一句话惹怒了张天阳,张天阳气急败坏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你不是张天阳么?”我莫名其妙有些好笑的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张天阳还敢这么说?”张天阳也有些莫名的说道。

    “等等!”我打断了他的说话,我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了,这家伙的意思是他的名字无人不晓,所以才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我知道你是张天阳,只不过是楚高说的,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你!”我澄清道。

    我此话一出,听得张天阳也是满脸通红,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羞愧。过了一会儿张天阳才说道:“那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张天阳,是校星际社的社长。如果你不服的话可以随时挑战。”

    我见他如此郑重,也只得说道:“我叫刘磊,和楚高一个寝的。”

    楚高却不耐烦了,对张天阳说道:“你有完没完了,挑不挑了?”

    张天阳瞥了楚高一眼嘟囓道:“还没见过你这样的,这么着急找挫折的。”

    “废话少说,赶紧的,我建主机,你找我吧!”楚高说道。

    我在网上与赵军生直接用曙光开发的曙光messager进行交谈。

    我把建立简单网络游戏的想法说给了赵军生,我记得我没重生之前,也是在这时候,网络扑克牌和棋类游戏开始流行,而曙光集团现在拥有庞大的曙光通(曙光messager)用户群,想占领休闲类桌面网游的市场非常容易!这几年中,曙光集团正是依靠我的一些想法才成为世界第一大集团的,所以赵军生对我提出的想法都照单执行,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听我说后,立刻表示一会儿就召开会议研究这件事。

    我又聊了一些家常话,赵军生说到每次我爸见到他时都恭敬的称他为赵总,让他觉得有些不适应,能不能让我劝劝我爸改口,哪怕不叫亲家叫小赵也行啊!

    我则表示会对我爸说这件事儿的,赵军生这才放过我。

    下了线,一丝烦恼又飘上我的心头。这些年来,曙光集团越做越大,完全应了那句“鸡生蛋,蛋生鸡”的理论,整个集团就像滚雪球一样,变得异常庞大,涉及行业之广泛是我当初无法想象的。甚至一些非洲国家的分公司下属的重工公司已经获得了当地政府军用器械的生产批文,赵军生把我的一个个前世的记忆变成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