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颜妍一愣对我说道:“这老板记忆力怎么这么好,咱们是三年前来的了吧?”

    我一笑道:“别听他瞎扯,他哪里记得这些,这不过是招揽生意的场面话罢了!就算咱们没来过这里,他一样会这么说!”

    “几位吃点什么?”老板拿着菜单走了过来说道。

    “先来二十只麻小吧!”我说道。

    “这位小哥一看就是懂吃的人,咱不是自夸,咱这儿的小龙虾那可是b市一绝啊!”老

    赵颜妍一听这话,立刻扑嗤一下笑出声来!果然如我所说,这老板说的话跟三年前如出一辙!

    “这位姑娘笑什么,你甭不信,我这可不是吹的,中央领导还在我这里吃过呢,都赞不绝口!”那老板伸出大拇指说道。

    我一听这家伙越吹越不靠谱了,估计一会儿美国总统都是这里的座上宾了。赶紧挥了挥手让他去准备去了。

    龙虾还没等上来,就听见一阵嬉笑声,大排档里又进来了几个人。我一看,其中一人居然是张天阳!

    由于大多数客人都在排档外面用餐,屋里没有几个人,所以我们这桌很是明显,张天阳显然也看见了我们,当他看见陈薇儿也坐在这里的时候,脸色有些微变。低声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就走了过来。

    “薇儿,你不是说今天有事情么?怎么跑这里吃饭来了?”张天阳沉着脸问道,心中很是不爽。

    陈薇儿没想到张天阳居然也到这里来吃饭,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本来陈薇儿并没有骗他,的确是有事!但是听张天阳这么一说,好像是自己有意骗他一样。

    “不错!薇儿的确有事儿,她答应我陪我吃饭!”我替陈薇儿说道。

    “什么?妈的,你小子算哪颗葱,薇儿是你叫的么!等等,我想起来了,刚才楚高领来那小子是不是就是你?你叫什么来的?”张天阳见我约出来陈薇儿吃饭,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追求了陈薇儿三年,花也送过了,情书也写过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是在学校的日子,每天电话不断,怎么能让这小子捷足先登呢?不过又一看,这小子旁边还有一个美女,和他的样子甚是亲密,又有些拿不准了,难道他和陈薇儿没什么关系?或者他们是亲属?是了!一定是的,听楚高说这小子是他的同学,那肯定是大一的新生,而陈薇儿都大三了,他们如果不是提前就认识,怎么可能刚开学就在一起吃饭呢,况且陈薇儿的年纪肯定比他大,而他旁边的那个女生没准就是他的女朋友,那这样一来陈薇儿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于是说道:“你是薇儿的亲属吧?”

    “我叫刘磊!”我说道:“应该算是吧。”我有些暧昧的说道。心想老公也是亲属吧?说完我故意看了陈薇儿一眼,果然这丫头也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小脸羞红。

    张天阳见了还以为陈薇儿害羞了,心中高兴,于是说道:“既然是薇儿家的亲属,就是我的朋友了,这顿饭我请了,大家都别客气阿!”

    说完就自来熟的找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又招手道:“老板,再加几个菜!”

    然后说道:“薇儿,你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啊,要我说,你这是何苦呢,我知道你家的情况肯定不是很好,你大学三年每天都吃食堂,好衣服也不肯买一件,你跟了我以后,你想买什么买什么,你想吃什么吃什么!”

    我心想,你要是早几年说这话,陈薇儿她哥陈勇没准儿一激动把薇儿卖给了你,现在是不可能了。

    由于陈薇儿最初也是因为金钱才迫不得已卖给了我,虽然她当时并不知道买她处女之身的人是我,但是这件事儿却成了薇儿内心深处的一个伤痛,她并不想让别人认为她是因为钱才和我在一起的,这时候听见张天阳说这些话,不由得非常生气,冷冷的说道:“谁说我没钱了!”

    “我……”张天阳听后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我看你穿的衣服不是名牌,出门没有车接车送?

    “好了,张天阳,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饭钱我们自己会付的,你的朋友还在那边等你,你赶紧过去看看吧!”陈薇儿这么说无疑就是在让张天阳赶紧离开这里。

    张天阳受挫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真有点儿越挫越勇的味道,只不过今天看见陈薇儿和其他

    在一起,心中憋气。而张天阳那几个朋友见张天阳i阵讽刺,说得张天阳心中更加窝火。

    等张天阳走后,陈薇儿才小声说道:“这个人很讨厌,缠我三年了,每天都要请我吃饭。”

    “我知道,他打电话约你的时候我在旁边。”我说道。

    “老公,你别生气,其实张天阳这个人本质应该不坏,可能今天见到咱俩这么亲密有些气过头了。”陈薇儿知道我的性格,那些个曾经追求过她并得罪我的人没一个好下场的,她怕我对张天阳不利。

    “呵呵,放心吧,你老公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只要他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他爱追你就让他追你去吧,我不会把他怎么样,正好考验你一下。”我笑道。

    “哼!考验我什么,人家这三年的追求者无数,可人家心里却只想着你!你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陈薇儿佯怒道。

    “好了,好了,我和你开玩笑的,一会儿吃完饭咱们找家大酒店开一间房,老公好好的补偿你一下。”我色色的说道。陈薇儿的身材比三年前更加的丰满了不少,胸脯直追叶潇潇,每次都让我有些爱不释手。说实话,我已经一个多月没碰过陈薇儿了,还真有点儿期待。这丫头因为学生会的事情,非要在新生报名之前提前那么多天回学校。

    “开一间房干什么?”陈薇儿听后有些莫名其妙,也难怪她想不到,在新江市我们几个xxoo的时候不是在我家就是在赵颜妍家,从来.:去过宾馆开房。

    “当然是玩咱们三人之间才能玩的游戏了!”我色色的说道。

    “玩游戏?”陈薇儿还是不太明白,其实如果她稍微联想一下就会明白了,只不过她干脆就没往歪处想。

    “薇儿姐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老公他想和你玩强奸游戏了!”赵颜妍笑着解释道。

    “咳咳!”陈薇儿正吃个龙虾,听赵颜妍一说一害羞一片辣椒正好呛嗓子里,辣得眼泪都出来。咳嗽半天说道:“颜妍妹妹你怎么和他越来越像了,这么色的事情都放在饭桌上说。”

    “我哪有,这个游戏还是薇儿姐姐发明的呢!你都不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老公非让我跟他玩什么制服诱惑,他这些坏毛病都是你培养出来的!”赵颜妍瞪了我一眼说道。

    “咳咳!”我听赵颜妍如此说,一口气没上来,一块辣龙虾又卡在了我嗓子眼里,赶紧喝了口水说道:“颜妍,这些咱们回宾馆再说吧。”

    “什么叫制服诱惑?”陈薇儿又是莫名其妙。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敷衍道。

    这个暑假的时候我心血来潮,在网上下了几部a片,看到里面的护士装和学生装还有教师装都让我热血沸腾,在九十年代的内地,互联网还不发达的现在,制服诱惑这个词还很少被广大青少年所认知,所以陈薇儿不知道是很正常的。看完之后我就让赵颜妍穿了套定做的学生服,结果被这丫头抓住了把柄,非说我是被陈薇儿给惯坏了,不但玩什么强奸游戏,现在更加得寸进尺了。

    我又想起了叶潇潇,如果能在学校或者办公室里和她……嘿嘿。不过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我也托人打听过几次,但是都没有什么消息,不知道她想没想通,不过我也不打算等下去了,就算她没想通,我也要去找她,反正加上苏颖姿还有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的于婷,老子的后宫也够壮观了,先到接回来,到时候再慢慢搞定。

    赵颜妍趴在陈薇儿耳边说了什么,顿时陈丫头的脸立刻红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对我温柔的说道:“老公,你想玩的话下次我陪你吧,你别让颜妍妹妹为难了!”

    “哈!还说我呢,薇儿姐姐,你比我还色!”赵颜妍说道。

    “好了好了,谁说你颜妍妹妹不喜欢了,她比我还兴奋呢!”我说道。

    “好哇!刘磊,你还敢说!”说完,赵颜妍的手就像螃蟹夹子一样像我的腰部袭来。虽然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得到了改造,这点儿疼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我还是装作呲牙咧嘴的样子,毕竟女人的虚荣心还是要满足的,不然她觉得这招对你无效后,指不定还会想出什么怪异的招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