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阳见陈薇儿与我关系暧昧,似乎在打情骂俏,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亲属,终于按耐不住,起身走了过来,对陈薇儿说道:“薇儿,你和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关系!”

    陈薇儿正和我们说笑,见张天阳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先是一愣,随后冷冷的说道:“什么关系好像和你也没关系吧,如果你非想知道的话,那我就告诉你,他就是我和你说的我的男朋友!”

    “男、男朋友?”张天阳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比他大你们怎么……再说了,那小子不是说你们是亲属么?哈,我知道了,薇儿,你是在骗我是吧,一定是的!”

    “靠,你他妈烦不烦啊,我们是亲属没错,不过老公也算是亲属吧!”我不耐烦地说道。

    “薇儿,你别被这小子给骗了,你看他一看就是个小白脸,只会勾引女生那种,刚才我还看见这小子和他旁边这个女生勾三搭四动手动脚呢!”张天阳指着我大叫道。

    “我的事儿不用你操心!”陈薇儿像没听见一样说道。废话,我和赵颜妍的关系她再清楚不过了,三人经常大被同眠,动手动脚的算什么。

    “薇儿,你一定是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你现在还小,还不懂,你看这小子穷不拉叽的还脚踏两只船,他以为他是谁啊,他以为他是曙光集团的总裁还是总裁他儿子啊,没有钱还学人家找两个老婆,你跟他这种人在一起将来不会幸福的!”张天阳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了,大叫道。

    嘿,还真让他给说中了,我虽然不是曙光集团的总裁,但是曙光集团却是我的。只不过这些人怎么总是以为赵总裁生的是个儿子呢?

    这话连赵颜妍听了都有些好笑,陈薇儿自然也是知道我的经济能力的,所以强忍着笑意说道:“难道我跟着你就幸福了么?”

    “这……起码比跟着这小子强吧!薇儿,我有什么比不上他的,华夏大学汇集着全国的精英学子,各行各业的佼佼者,我在我们计算机系业也算是拔尖的学生,要论家庭条件,我家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公司的大老板,但在首都却也有车有房!虽然我相貌可能比不上这小子帅,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自古就有郎才女貌,从没听过男貌,也不是选美当鸭子,长得帅也不能当饭吃。”张天阳有些得意的说道。他认为,凭自己的自身条件,除了相貌比不上这小子以外,其他的根本不在话下。自己身上这一身阿迪达斯的行头怎么说也值三千多,看这小子穿的,破衬衫子还没牌子,估计是在街头裁缝店做的!而且请女孩子来这种便宜的大排档,一看就是即穷又没情调那种人!一想到这些,张天阳顿时信心十足。

    “对不起,我对你说这些没有任何兴趣。张天阳,原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不爱慕虚荣,没想到你也不能免俗,以为有了钱就能俘获女孩子的芳心,我真是看错你了,本来我还把你当作是普通朋友,现在我们连普通朋都不是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陈薇儿如此说,就等于把话说绝了,让张天阳彻底死心。

    “我……!薇儿,我这都是为你好,你现在还没走出校园,不明白这些事情,一旦你走出了校园的大门,你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你准备跟着这小子受穷么!”张天阳说道。

    “按你这么说,只要家里不在b市的毕业以后都得喝西北风呗?”我听后讽刺道。

    “我没那么说,但是你这样的只会花言巧语骗得女孩子欢心的人就没准了!”张天阳不满我打断了他那慷激昂的对陈薇儿的劝说。

    “给你十秒钟时间,你给我马上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本来我不屑和这样的人废话,毕竟在大学里面追求女孩子也是人家的权利,我也不能干涉人家的自由,但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持有点儿资本然后拼命遍地别人抬高自己的人,既然他处处针对我,我也不用跟他客气什么了。

    “呦喝?你跟我装牛逼呢?”张天阳没想到面前这个大一的新生敢挑衅自己,自己怎么说也是华夏大学的星际协会会长,在计算机系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哪受过这气,立刻就急眼了,指着我骂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以后想继续在计算机系混下去就把最给我闭上,别在我面前装犊子!我还告诉你,计算机系的系

    我关系很好,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呆不下去!我真不知考上华夏的,不过你这样子以后毕业了我看也饿不死,刚才我判断失误了,你去夜总会当鸭子应该很受欢迎吧?”

    “还剩三秒!”我看着手表说道:“两秒,一秒。”然后抬起头,面无表情的对张天阳说道:“时间到了,你还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

    说完我抬起右脚轻轻一踹,张天阳的身体想象恐龙特级克赛号里面的人间大炮发射一样,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经过大排档的门口,丝毫没有停留,直接摔到对面的道牙子上了。

    我用的力气很小,毕竟这个人跟我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致人于死地。再说b市不比新江,这里不是我的地盘没有任何的力量,我自己倒是不怕什么,关键是别把这个家伙惹急了,对我身边的人玩阴的,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与张天阳一同来到大排档那几个人本来还在一旁说笑,忽然间见到张天阳飞了出去,顿时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其中一人站起来大喝道:“喂,你怎么打人呢?”

    “我没打他,我只是给他一点儿教训。”我淡淡的说道。

    “你!哼,你也是华夏大学的吧,你是哪个专业哪个班的?”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学生质问道。

    “我知道,中午我和张天阳一起在飞鱼上网的时候见过他,这小子说是和楚高一个班的,好像叫什么刘磊来着,李主席,你回去一定得把这件事儿反映给学校,不能让这小子这样无法无天下去!”第一个站起来的人抢先答道。

    “不错!敢打我们计算机系的天才学生,我看他八成是不想在华夏上学了吧,我身为计算机系的学生会主席,肯定会把这件事儿反映到系里面去!”戴眼镜的学生点头道。

    “李主席,咱们别和这小子废话了,赶紧去看看张天阳怎么样了,既然知道这小子叫什么名字,还怕他跑了不成,咱们回去慢慢收拾他!”另一个学生说道。

    “哼哼!很好,那个叫刘磊的你听好了,你给我等着受处分吧!”戴眼镜的学生也就是李主席说完,就转身出了大排档。

    我看这李主席趾高气扬的样子,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没准是和张天阳一套路的,仗着自己在学校有个一官半职就横行霸道,虽然还没沦落到打架斗殴的地步,但是平时这帮人绝对是气焰嚣张那伙的。不然一个身为一系学生会主席的人,怎么能在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明原因的情况下,就一边倒,并且口出狂言让对方的人等着受处分。

    我也懒得和这样的人废话,于是说道:“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随时恭候!”忽然我又想到了什么,抬手说道:“李主席,你等一下!”

    那个李主席见我叫他,以为我想通了,想服软,于是很有官架子的转过身来对我说道:“还有什么事儿么?”

    “你告诉那个张天阳,我说话算数,再让我看见他和我墨迹一些没有用的,我还会踹他!”我声音平和的说道。

    “你!你***……”李主席张口就想骂人,但是一想自己怎么说也是学生会的主席,别让人抓住把柄了,于是赶紧住口,然后说道:“我会告诉他的,但是只怕你没有机会继续在华夏大学混下去了!我们华夏大学不欢迎你这种社会上的驴马蛋子学生!”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我想就算我想退学,估计学校也不会同意的!我这种nb的高考成绩,自从七八年恢复高考以来,也从来没出现过一个,我想我今天前脚迈出华夏的大门,后脚就会有许多别的大学抢着我入学,这样一来名华夏的名声估计会受到很大的打击。

    等这几人走后,陈薇儿奇道:“老公,你的脾气怎么变好了许多?”这几年陈薇儿在b市上学,虽然每个假期都回新江,但毕竟不是每天都在一起,也没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所以对我现在的脾气改变很是诧异。

    赵颜妍却不以为意,只是笑着看着我。

    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当初刚刚重生回到高中,总是找机会想把前世的压抑释放出来,所以经常做一些前世不敢做的事情。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心性已经渐渐的平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