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头忽然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出车行,只见赵颜妍倒在不远处的停车场中,脸色惨白,嘴角全都是血,在她不远处停着一辆奔驰车,车边上站着一个叼着烟卷的小伙子,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赵颜妍。

    “颜妍!”我大叫着跑了过去,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前世是为谁而死,而我又为什么重生!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赵颜妍,可以说她就是我的一切,此刻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儿,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

    “颜妍,你怎么了,你别吓唬我!”我一把抱住赵颜妍,声音颤抖的说道。

    历史改变了,彻底的改变了!再也不会按照原来的历史轨迹发展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可以预测未来的穿越者了!

    这时候,陈薇儿和刘悦也赶了过来,看到赵颜妍的样子,吓了一跳,刘悦的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跪在了赵颜妍的身边,哽咽着说道:“赵颜妍,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啊,其实我和刘磊什么都没有……我就是……就是想和你争强好胜……我错了……求求你了,你别吓唬我们啊!”

    陈薇儿还算镇定,赶紧拿出手机报了警,又叫了救护车。

    “我……我不怪你!”赵颜妍努力的挣开眼睛,勉强的对刘悦说道:“你……你们先离开一下,我……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刘磊说……”

    刘悦听后和陈薇儿对视了一下,就默默地走到了一旁,去找那个肇事司机。

    赵颜妍见二人走远,就转过头,目光温柔又有些不舍的看着我,伸出手,努力的想摸在我的脸上,却又没有力气,我赶紧抓紧了赵颜妍的小手,把它放在我的脸上,说道:“颜妍,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了,救护车马上就来了,坚持一下,马上就可以去医院了!”

    “不……我要说!我怕我不说……我……就没有机会说了!”赵颜妍柔声说道:“有句话……我一直都想告诉你,可是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刘总,那天在医院里,我曾对你说,我会不顾一切的嫁给你……”

    我听到赵颜妍的话后有如五雷轰顶一样,整个人都轰的一下子!我不在了?刘总?医院?

    这些是我在熟悉不过的了,那是我重生前的事情!赵颜妍怎么会知道?

    “颜妍,你说什么?这些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说道。

    “刘磊……你是重生回来的人吧?”赵颜妍说道。

    “什么!”我惊讶的无以复加……我最大的秘密,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过,赵颜妍居然知道了!

    “你……不用惊讶,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其实……不瞒你说,我也是重生回来的人……”说完赵颜妍的眼睛就闭上了。

    我只感觉赵颜妍那紧紧握住我的小手猛然间一松,身体就倒在了一旁。

    “颜妍!”我撕心裂肺的大叫道!

    此刻我的头脑中一片混沌,怎么会是这样?赵颜妍是重生的?那我前世的那个赵颜妍呢?

    而现在,我也根本不想考虑这些许多!我最担心的是赵颜妍目前的安危!赵颜妍是否是重生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了,不管是哪个赵颜妍,都是我一生中的最爱!我不允许她出任何一点的差错!

    猛然间,我忽然想起我那个小弟杜小威曾经在执行保镖任务时受了重伤,几近死亡,而我那个师侄焦牙子却用异能救了他!我身上所属的异能与焦牙子均是一个派系,而且我身上的能量要雄厚于他,那我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救活赵颜妍呢!

    虽然我不确定我的方法百分之百的有效,但是试试总没有坏处,我的异能就算不起作用,输到别人的体内也不会产生什么副作用,现在趁救护车没来之前,姑且试一下吧!

    我握住赵颜妍的手,将一丝真力慢慢的输入到赵颜妍的体内。真力没有任何意外的与赵颜妍的身体融合为一体,我试着用焦牙子教给我的医术修复赵颜妍体内受伤的经脉与内脏。

    慢慢的,赵颜妍在我的真力作用下,体内受伤的部位开始愈合,呼吸也变得平和起来。但我此时的能力还并不能达到手到病除的级别,即使焦牙子也不过如此。

    但即使是这样,也足以让赵颜妍支撑到救护车来了。我轻轻的把赵颜妍放下,对陈薇儿说道:“薇儿,先

    下颜妍。”然后站起身来,红着眼睛走向了这场事i

    陈薇儿见我动怒了,也不敢说什么,走过去蹲在了赵颜妍的旁边。

    “怎么回事儿!”我冷冷的问道。我瞥了一眼肇事的车辆,是一辆崭新的奔驰s600上面还贴有刘氏车行的标志,想来是个试车的人撞的。

    “我……对不起,刘总,是我的责任……”一旁的陪驾员战战兢兢的对刘悦说道。

    此时刘悦已是满面泪水,自责的要命,这时候又看见这场事故还是自己的车行造成了,就更加的内疚了。

    “这还算是事儿啊?**,不就撞了个人么,至于么!”这时候,站在一旁叼着烟卷的青年发话了,嚣张的把烟屁股仍在了地上,用脚踩灭继续说道:“人是我撞的,说吧,要多少钱?”

    我听后气得连杀人的心都有了,龙尚有逆鳞,触之必死,而赵颜妍是我最大的逆鳞!我权衡了一下,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里是闹市区,如果杀人的话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不杀他,不代表我就会这么算了!我盯着那个青年,冷冷的说出七个字:“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是谁?你是地上这人的家属?那正好,你要多少钱,报个数吧,你就算讹上老子,老子也认了!”嚣张青年说道。

    我没有说话,而是伸手就拉住了停车场旁边的一根铁栅栏,用力一拽,就把它从拴着的铁链子上拉开了。

    “你……你要干什么?”嚣张青年有些害怕的说道。

    “你马上就知道了。”我把铁栅栏抄在了手里。

    嚣张青年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我的铁栅栏就已经砸在了他的腿上,只听清脆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嚎叫,嚣张青年立刻像一滩烂泥一样倒在了地上。

    我把铁栅栏一扔,平淡的说道:“鬼叫什么,不就是断了两条腿么,要多少钱,说吧。”

    “你……你……”嚣张青年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等罪!

    “我什么我!好了,救护车来了,你去不去医院?不去的话我抱着我老婆去了!”我冷笑着说道。

    “等……等!我去!带我去阿!”嚣张青年就算嚣张,也不得不委曲求全,毕竟命是最重要的,先把命保住,其他一切那都好办了!

    赵颜妍被送到医院以后,直接推进了手术室。

    我在手术室外就像度日如年,陈薇儿在一旁不停的安慰我,我心中虽然知道赵颜妍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没见到赵颜妍出来,始终不放心。

    “谁是病人的家属?”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我赶紧站起身来,对医生说到:“我是!”

    “你是病人的什么人?”医生看了我一眼问道。

    “我是他老公!”我说道。

    “哦!”医生点了点头说道:“病人头部受了重创,里面有血块,必须做开颅手术,这是免责合约,您看看,如果同意的话就马上准备手术!”

    “有危险么……就是说成功率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副作用?”我问道。

    “这个……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这个手术的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因为血块的位置很明显,比较容易取出!至于副作用……这个她毕竟是女孩子,手术后头部可能会留有疤痕,不过你们既然是夫妻,应该没什么吧!”医生说道。

    我长吁了口气,既然医生敢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那就基本上代表手术肯定没有问题了,但却也不敢说百分之百,因为什么事情都没有绝对的!

    至于留有疤痕,我倒是不怕,我的精神能其中的那项医疗真力就能修复受损的皮肤,使其完好如初。

    我在手术风险单上签了字,医生又回到了手术室。

    我刚坐下,在休息室准备休息一会儿,这时候几个警察闯了进来,看到我后对我说道:“你涉嫌故意伤人,现在请跟我们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我看了几人一眼,心里立刻明白了,看来我打的那个人肯定有些背景,不然警察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是断腿那小子脚你们来的吧?”我平淡的说道:“没错,是我打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