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小张,你去把他带走!”领头的高个警察吩咐道。

    “等等!”我说道:“我女朋友被车撞了,正在做手术!”

    “你!我告诉你,你必须跟我们走!我这是在执行任务!”被称为小张的警察说道。

    “那你们先把撞人的肇事者抓了吧!”我冷言说道。

    “你!你知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人?”小张瞪了眼睛说道。

    “好了,小张,那我们就等着手术完了再说!”领头的警察一挥手对小张说道:“什么叫打的什么人,你哪儿那么多话,不管什么人,我们都要秉公处理!”

    “可是,李所,这事儿是市局交待了的,这个陈公子可是港商啊,来内地考察投资,我们应该照顾……”小张小声叨咕道。

    “你给我闭嘴!现在是你是所长还是我是所长?还市局?你想越级啊?”领头的派出所李所长不满的说道。

    然后转头对我说道:“我们只是对事情进行调查,既然有特殊情况,那么我们就在这里先把笔录做一下吧!”

    我见这李所长还算个正直之人,不向某些官员非常崇洋媚外,心中的气也消了七八分,于是说道:“好吧,你们有什么要问的。”

    “事情是这样的,据受害人称,你当时用铁栅栏将受害人的腿骨打断,当时还有很多目击证人,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你有什么要解释的么?”李所长问道。

    于是,我就将那个嚣张公子撞了人后还口出狂言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件事情换作是任何人都会生气的,于情,这么做是有情可原,但是于法就说不过去了!”李所长听后无奈的说道:“其实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双方都是普通老百姓,大家和解一下,私了就可以了,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对方是港商,xg去年刚刚回归,国内对的政策是很好的,也是重点保护的对象!而你打的这位陈公子,是xg陈氏集团的少东家,这次是来内地考察投资的,如果合作成功,会给内地的经济带来一定的好处,所以上面的人对这件事情很看重。如今陈公子出事儿了,上面立刻就有人给我们警务系统下达了指标,让我们严办……”李所长说道。

    “港商?他是来投资的?”我想了想问道。

    在九七之后,很多港商来到内地发展,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我记得新江当时就来了一个投资的港商,市里面把他当作财神爷一样。

    李所长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合作修什么桥吧,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小子,这次你可是麻烦大了!”

    我听后点了点头,也放下心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不过是个过来投资的少东家,仗着有几个钱就跑b市来装牛逼了。你不是牛逼么,一个陈氏集团的少东断了腿就闹出这么大动静,那么全球第一大集团的总裁千金被车撞了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我给赵军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了赵颜妍被车撞了的消息,赵叔当时就懵了,直到我告诉他赵颜妍没有大碍时,赵叔才表示,他立刻坐飞机赶来。

    过了大概几个小时,刚才那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见到我说道:“手术非常成功,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但是还没有脱离危险期,要观察一段时间。”

    我连忙感谢,如果手术成功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因为赵颜妍的其他伤势我已经帮她用真力修复好了。

    “我们可以走了吧?”李所长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不过那个肇事者不一起带走么?”

    “这个……”李所长有些为难的说道:“按理说是应该带走的,他没有咱们内地的驾照,属于无证驾驶,应该负有全部的刑事责任,但是……他的身份比较特殊,上面有人替他说了话……”

    我听后若有所思,的确,如果这位陈公子是来投资的,如果因为这件事儿让他吃上官司,那么他来这里投资的事情肯定泡汤了,所以当地政府的某些官员为了他们的政绩,就会出面干涉这件事儿了。

    我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说道:“周律师,我是刘磊,我这里出了点儿事情,你到xx路派出所来一趟!”

    周律师是曙光集团设在b市的分公司的专职法律顾问,知道我与赵叔的

    所以对我非常客气。而通过刚才的谈话,我知道了i片的派出所长。

    “唉!小伙子,我知道你不平衡,但是你找律师来也没有什么用啊,你想告人家,人家不告你就不错了!我看你人也不错,还是华夏的学生,我想办法和上面周旋一下吧,尽量不给你留案底,毕竟这会影响到你以后找工作的!”李所长叹气道。

    我不禁有些感动,这个李所长真是一个好人!不停的在为我着想。

    事实上李所长的确也是使这么想的,在官场混了多年的他深知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一旦立了案,就会有案底,所以他不忍心看着一个有着大好前程的名牌大学的学子因为这件事儿而被毁了前程。

    “一会儿肯定会有上面的人来找你谈的,你就忍一忍认个错,也不要追究对方的责任了!我看看能不能让陈公子也这么算了。”李所长说道。

    的确,现在李所长并不知道我的身份,如果他知道我是曙光集团真正的掌权者,就不会这么说了。就算不知道这些,如果他知道被撞的那个女孩子是赵军生的千金,也不会说这些话了。

    正想着这些,李所长的手机就响了,李所长拿起了电话:“喂,我是李大海啊……什么?部里下了紧急任务?谁?赵军生的女儿被车撞了?肇事者涉嫌无证驾驶?赵军生是谁啊?……什么?曙光集团的总裁!!!……在xx医院?我现在正在执行市局李科长的任务,正好在xx医院!好好,我知道了,我立刻找人安排……好好,我明白了,我亲自去办!”

    “所长,出什么事儿了?”小张见李所长的额头都出汗了,有些奇怪的问道。

    “先暂停市局的任务,部里来任务了,曙光集团赵总裁的千金让车给撞了!就在xx医院中!”李所长说道。

    “啊?就是那个全球第一大集团?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些富豪的子女都跑咱们辖区来了?”小张惊讶道。

    “我怎么知道阿!唉,这些事儿,虽然跟咱们没关系,但是一个处理不好,我这乌纱帽就没了!”李所长苦笑道。

    “再说了,这不是交警队的事儿么?和派出所有什么关系阿?”小张说道。

    “这不是咱们辖区出的事儿么,市局局长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人来医院保护赵小姐的安全!市局马上也会来人!唉,先不说了,咱们赶紧问问赵小姐在哪个房间吧!”李所长说道。

    “哎?那位医生,和你们打听个事儿,请问赵颜妍在那个房间?”李所长问道。

    “你们有什么事儿?”那个医生奇怪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李所长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警察,病人现在还没脱离危险期,所以你们有什么事儿等病人的病情稳定了再来吧!”医生还没等李所长说完,就一口回绝道。

    “不是,您误会了,我们是接到上级的指示,奉命来保护赵小姐的!”李所长赶紧解释道。

    “奉命保护?”医生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先征求一下病人家属的意见吧,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医院方面也没有办法,除非你们把介绍信拿来。”

    “家属?赵小姐的家属在什么地方?麻烦您给我们引见一下好么?”李所长说道。

    “引见?什么引见?你们不是一起的么?”医生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

    “一起的?什么一起的?”李所长更是莫名其妙。

    “你们不是都认识么?”医生反问道。

    “我们认识谁啊?我们刚才就和这位小伙子说话来着,也没旁人啊?”李所长也反问道。

    “我说得就是他啊!”医生指着我说道。

    “什么?”李所长瞪大了眼睛,指着我说道:“你是……”

    “我是赵颜妍的男朋友。”我一笑说道。看来赵叔已经给这边的高层打电话了。

    “那里面那位被撞了的小姐是……”李所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她就是赵颜妍。”我说道。

    “什么!她就是赵颜妍?赵总裁的千金!”李所长惊叫道:“小张,你赶紧去到陈公子的病房,看紧了他,别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