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市里面已经给自己递了话,对陈公子开车撞人的事儿要低调处理,毕竟没有出人命,什么事儿都好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就在李所长知道被撞的人居然是曙光集团的总裁千金时,只是由于了片刻,就知道自己该站在哪面了!毕竟这种涉及到社会名流的案件,稍微一个不留神站错了边,就有可能会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更何况陈公子无证驾驶本来也已经触犯了法律,自己找人看着他是正常的,就算领导知道了,也不会说自己什么的。

    “小兄弟阿,原来你的女朋友家里有这么大的背景!”李所长对我说道:“刚才我还白白为你担心了半天!我怕就算我对你的这件事儿从轻处理,陈家也不会罢休,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李所长,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叫你一声李大哥吧,我还是很感激你的!因为你是在真心的替我着想!”我说道。

    “好!那我就叫你刘老弟吧!李大哥我和你说实话,其实我本人也很看不惯港台有些富豪,仗着自己有钱,借着来内地投资的名义,到处惹事生非,我们还不能把他们怎么样,毕竟人家的法律和我们不一样,有时候真想把他们都给抓起来!”李所长说道。

    “呵呵!不过毕竟人家是来给我们祖国建设添砖加瓦地么!”我点了点头。笑道。对李大哥的观点深以为然。

    “屁!他真拿了钱来,咱们也认了!但是很多集团的少爷

    公子是借着投资考察的名义来咱们这里旅游的!等咱们热情款待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了人,还美其名曰要回去研究研究!”李所长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办法!现在就是有人钻了这个空子!”我说道:“我看这个陈公子八成也是来玩的,不然怎么连考察团都没带!”

    李所长点头道:“不过这些事儿就不归我这个警察管了!”

    正说着话,忽然听到一阵的喧闹声,这时候一个夹着公文包带着墨镜地中年男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其中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见到李所长。赶紧跑过来问道:“李所长,陈公子怎么样了!”

    “王主任,;

    “我说王主任,你们内地的办事效率怎么这么慢阿,殴打我家少爷的凶手抓住了么?”王主任身旁地那个墨镜男说道。

    “李所长,我已经和市局的李科长打了招呼了。我想他和你说了吧,怎么样,打人的抓到了么?”王主任问道。

    李所长看了我一眼说道:“王主任,人就在这里!”

    “就在这里?那还等什么啊!赶紧把他给我抓起来!”王主任指着我大喝道。

    “我说王主任啊,这抓不抓人的事儿好像不归你们招商引资办公室说的算吧?”李所长淡淡的说道。

    “李所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跟你们李科长说了,要严办这件事儿!”王主任大声说道。

    “严办?你好像也没有命令我们公安机关的权力吧?”李所长继续说道。

    “你……!你什么意思!你一个派出所长敢跟我对着干?我告诉你,我后面代表的可是市委领导!”王主任怒道:“怎么?你想袒护这人?他是你什么人?还是给你什么好处了?”

    “王主任,话可不能乱讲啊!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李正平的为人,我想你也听说过!你要是说我收了好处。整个警届地人都不会相信的!”李所长说道。

    “王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儿啊?难道你们这里地政务机构都这么互相扯皮么。我告诉你,如果这件事儿处理的我们少爷不满意。那么这次地投资项目就取消了!”墨镜男在一旁不耐烦的插话道。

    “陈秘书,对不起啊,让您见笑了,您放心,我一定让您满意!”王主任赶紧陪着笑脸说道,然后转过身来,脸色立刻就变了,比变形金刚变得还快。对着李所长大吼道:“你怎么回事儿?难道你连李科长的命令都不听么?”

    “李科长的命令自然要听,但是李科长只是让我严查这件事儿。孰是孰非还没有分清,怎么能抓人呢,这件事儿现在看来,是陈公子无照驾驶肇事的事情比较严重!”李所长慢悠悠的说道。

    “哼!”墨镜男听后立刻不愿意了:“王主任,我看你们也没有合作的诚意了,投资的事情就算了吧!你们当地地政府连我们投资者的人身安全都保证不了,谁还敢来你这里投资啊!”说完,又对身边地一个跟班说道:“你马上去订回港的机票,越快越好,同时给陈公子办理出院手续!”

    那跟班领命后,立刻对旁边的医生说道:“我们家少爷要出院!”

    还没等那医生说话,李所长就伸出手臂阻挡道:“谁说陈泽龙可以出院了?他涉嫌无证驾车肇事已经被我们警方扣留了!”

    “你!你***是什么东西?敢扣留我们家少爷?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少爷是谁?”墨镜男听李所长居然要扣留自己家的少爷,哪能同意,立刻就火了!

    “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警察,扣留陈泽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而且,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他不就是陈泽龙么!”李所长说道。

    “哼!我是xg公民,你无权扣留我!”墨镜男陈秘书冷哼道。

    “我想你弄错了吧?xg已经回归了!凡是在我国境内发生的犯为都适用我国的刑法!”李所长说道。

    “哼哼!李所长你要看清状况,我们陈家在xg可是个大家族,地的很多企业集团都有生意上的往来,如果我们冻结所有内地的投资,其中的损失你自己估计吧!”陈秘书威胁道。

    “这……”王主任瞪着李所长说道:“李所长,你没听到陈秘书的话么!你是不是想置国家利益于不顾阿!”

    “如果我就这么让陈泽龙走了,那就是置国家法律于不顾!而至于这个打伤陈泽龙的人,我也会按章处理,你也无权干涉!”李所长说道。

    “好好好!王主任,你们这儿怎么出了个这么个人呢!哼,那咱们就走着瞧吧!”说完就甩开王主任冲出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