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平!你***不想混了是不是!”王主任见把陈秘书给气跑了,也顾不得形象了,指着李正平大怒道。

    李正平还没等说话,医院又陆续进来了几个人,就连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都很奇怪,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市里的大领导怎么全跑医院里来了?都在纷纷猜测是不是某位大首长住院了,可是回想了半天,刚才除了送来一个出了车祸的还有一个腿断了的,也没有别人了?难道这二位中的某一位是某位实权人物公子或者千金?

    王主任也看到了进来的几个人,先是一愣,连忙迎了上去说道:“张书记,您怎么来了?难道是为了陈氏集团的事情?”

    来人正是b市的“什么陈氏集团?”

    “就是要与咱们b市政府合作修桥的陈氏集团,他们公司的二少爷被人把腿打断了!”王主任说道。

    “修桥?哦,我知道了,这件事儿先放一放,我还有急事要处理!”张书记说道。

    “张副书记,这事儿可放不得啊!刚才李正平这混……李所长把陈氏集团的陈秘书都气跑了,要撤出一切在我们这里的投资!”王主任赶忙解释道。

    “哦?”张副书记皱了皱眉,看了李正平一眼问道:“怎么回事儿?”

    于是李正平就把陈泽龙无照驾驶的事情与张副书记说了一遍,没想到张副书记听后说道:“李所长,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对!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是个**律的社会,有钱人犯了法,我们一样要去处罚他!资本主义那一套是行不通的!”说完还瞪了王主任一眼说道:“王主任,你这种做法就不对了,你为了吸引投资,增加你的政绩,就能置法律于不顾吗?如果说,这个被陈泽龙撞了的人也是某个大富豪的儿女,那你还会这么处理么?我看你本身的想法就有问题!这样吧,投资这件事儿你不要负责了,交给你的副手去办吧,你回去给我写个检查,自我反省一下!”

    “知道了,张副书记。”王主任耷拉着脑袋说道。

    “你看……被你这么一搞,我正事儿都给忘了!”张副书记一跺脚说道:“正好,王主任,你在医院呆了半天了,你看没看到一个被车撞了的女孩子送到这家医院里来?”

    “被车撞了的女孩子?好像没有吧……对了,张副书记,陈泽龙撞的就是一个女孩子!”王主任忽然说道。

    “啊?你确定?她叫什么名字?”张副书记焦急的问道。

    “好像叫什么赵什么玩艺吧,我没注意!”王主任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什么玩艺!我看你是什么玩艺!”张副书记气得脸都青了,问道:“是不是叫赵颜妍?”

    “好像……是吧……”王主任见张副书记突然发怒,有些不知所措。

    “是的,张副书记,伤者的确叫赵颜妍。”李正平点头道。

    “好啊!王主任,你可真厉害,在你眼中,就知道那个陈泽龙有钱,惹不起,你可知道这赵颜妍是什么人?”张副书记心中气急,只是盼望着这个王主任没做什么怠慢和讽刺人家的事情。

    “什么人啊……难道她还能比陈泽龙他家的陈氏集团厉害……”王主任小声嘀咕道。

    可是就算小声,也被张副书记听了个清楚,张副书记说道:“这赵颜妍是我在部队时的老首长,现任松江省委书记赵利民的孙女!她父亲更加了不得,是现在全球第一大集团曙光集团的总裁赵军生!”

    “啥?”王主任听后半天没反应过来,然后才战战兢兢的说道:“张副书记,您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我告诉你,王主任,如果你因为这件事儿而得罪了赵军生,那就不是修不修桥那么简单了!你没得罪她吧?”张副书记问道。

    “没有……她被撞了以后就昏迷不醒,一直在手术室来的!”王主任说道。

    “王主任,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趋炎附势!”张副书记恨声说道。

    “张副书记,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事先要是知道这些,那我肯定不会帮着那个陈泽龙了。”王主任说道。

    “什么!我看你是死性不改吧?什么叫事先知道?的确,这些对国家有贡献的企业家的家人我

    任保护他们的安全,但是并不代表我们要庇护他们,保护伞!我看你心态还没摆正!”张副书记说道。

    “我……”王主任直到现在,心里还在咒骂着那个陈泽龙,骂他没长眼睛,居然把曙光集团的总裁千金给撞了,害得他失去了仕途。

    “我什么我!这样吧,你回去先把工作交代给你的副手,你先放一段时间的假,我看你是不适合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了。”张副书记见王主任直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思想问题,于是就下定决心让他下台了。

    “李所长,赵颜妍现在什么地方,手术做完了么?”张副书记不再理王主任了,转身对李正平问道。

    “手术非常成功。但是还在危险期,医院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行!”李正平说道。

    “哦!手术成功了就好!”张副书记松了一口气道:“不然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好向老首长交代啊,更何况她的父亲还是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杰出贡献的人,如果我们保护不了他们的子女,那他们怎么能专心的为国家作贡献呢!这样吧,我们去看看她如何?”

    “这……对不起,张副书记,虽然您也是我的领导,但在这之前,我已经接到了公安部的命令,让我带人来保护赵小姐的安全,不允许任何人打扰赵小姐……您看……”李正平为难道。

    “哦,这样啊!应该的!是我鲁莽了,你看我一着急就忘了伤者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张副书记不好意思的说道。

    李正平见张副书记这么说,也笑了笑,说道:“对了,张副书记,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赵颜妍小姐的男朋友,刘磊,也是华夏大学的学生!”

    “张副书记,您好!”我站起身来,对张副书记微笑道。通过刚才的事情我也听明白了,这个张副书记是赵爷爷部队里的老部下,肯定是受了赵爷爷之托,赶来医院的。

    “哦?原来是颜妍的男朋友,呵呵,颜妍小时候叫我张叔叔,那你也叫我张叔叔吧!我和颜妍她爸是平辈。”张副书记对我说道。

    “好的,那我就叫您张叔叔吧!”我说道。

    “对了,张副书记,还有一件事儿,您看……那个陈泽龙的腿是刘磊打断的……”李正平说道。

    “这样啊……”张副书记犹豫了一下。从刚才的谈话中,我已经发现张副书记是个非常正直的官员,所以他现在也很为难。

    于是我说道:“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好了,不过我想陈家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去起诉我,我认为他们会在其他的事情上找回场子来。”

    “嗯,不错!”李正平也道:“不过这样一来小刘同志,你自己可要小心了阿,我看这个陈家可不是什么善类!就算你的岳父是曙光集团的总裁,可是毕竟不是你的,我怕陈家会对你不利!”

    “李所长说的不错,我看你要小心才好啊!”张副书记也提醒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能应付!”我心想,这陈氏集团要来就让他来吧,正好我陪他玩玩。

    ……………………

    经过了医院医生的反复观察,确定了赵颜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现在进入了昏迷期,就只有耐心等待她醒来了。

    我抚摸着赵颜妍那苍白的脸颊,痛苦,自责全部涌上心头。

    回首看来,我与赵颜妍在一起已经有三年多了,本来我能够拥有她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而我偏偏还不知足,总是在外面招蜂引蝶的,可是赵颜妍却没有说什么,相反还非常的我。可是我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受了如此大的伤害。

    “老公,你别伤心了,我想颜妍妹妹一定会没事儿的!”陈薇儿安慰我道。

    是啊!既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了,我还悲伤什么!最重要的是,赵颜妍居然也保留了前世的记忆,而她也是重生的人!

    我一直把没能得到前世的赵颜妍当作一种遗憾,如今看来,我的人生到此已经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我叹了口气转身道:“薇儿,你先回去吧,我想单独陪颜妍呆一会儿。”

    陈薇儿听话的点了点头,转身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