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龙被送上了法庭,但是目前的法律却也奈何不了他什么,毕竟他只是无照驾驶,被判处了刑事拘留十五天的判决,但是因为陈泽龙是xg公民,很快就被保释了出来。

    陈氏集团真的取消了与b市的所有合作项目,但是在赵军生抵达b市以后,我让赵军生直接找到了b市的市委,由曙光集团接手原来的工程。市委的官员都很高兴,因祸得福,居然与曙光集团搭上了线,那以后的投资肯定少不了!

    赵军生得知赵颜妍没有大碍以后,也放下心来,忙着安排b市的集团分公司修建路桥的事情。

    本来陈氏集团以为他们的撤资肯定会换来b市政府的妥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居然一下子就吃掉了整个工程。曙光集团下属的建筑公司对外的名称是新光建筑,表面上与曙光集团是完全不相干的一个公司,实际上却由曙光集团全资控股。

    这也是按照我的意思决定的,因为毕竟当初的曙光集团是一家电脑高科技公司,发展其它行业不利于品牌管理,所以曙光下属的几家其他行业的公司全部另外命名和注册。

    ……………………

    在xg,]7|霆:“陈秘书,你们怎么办事儿的,你不是说我们只要一撤资,那边的政府肯定会妥协吗!为什么我的儿子还是被判了刑?虽然并没有进监狱,但是这件事儿已经传得满xg的商界皆知了!我丢不起这个人!的人怎么说?说我陈天雷没能耐!”

    “陈先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另一家公司闪电的就接手了这个工程,而且据说开出的价格比我们还要好,政府那边当然很快就把合同签掉了!”陈秘书小声说道。

    “哼!这件事儿我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不但少赚了钱,还把我儿子的腿打断了!陈秘书,你去调查那个打伤我儿子的人的背景,还有新光建筑是个什么公司,妈的,敢和我抢生意,我搞死你!”陈天雷一拍桌子吼道。

    “是!陈先生。”陈秘书赶紧答应道。

    其实,b市的主~告诉陈家的人,毕竟都已经不合作了,还告诉你那么多干什么!而这,却恰恰造成了陈秘书调查时的疏忽,以致于到最后陈氏集团遭到了灭顶之灾。

    而目前的新光建筑,就连曙光集团内部的员工都没有几个知道它是作为曙光的一家子公司存在的,都把它当作一家不相干的公司。只有赵叔等几个曙光集团的高层知道这些事情,而外界只不过是认为,这些集团都和曙光集团走的比较近而已。

    而赵叔这次就直接把政府这次的工程交给了新光建筑,对政府方面宣称是自己一个朋友的公司。虽然新光建筑从成立到现在还不足两年,但是所建造的工程有目共睹,现在已经成为了国内的明星建筑企业。既然有企业愿意承担这种赚钱少、回款慢的工程,市政府方面当然愿意,更何况新光这个名字就是质量的保证,在加上赵军生的曙光集团作为担保,根本无须担心会做出什么豆腐渣工程来。

    而让陈天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开始对新光集团下手,他自己就要面临四面楚歌的危险了。

    虽然目前赵颜妍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正在恢复的过程中,但是陈泽龙所接受的惩罚实在是太小了!法律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我却可以给他来一次惨重的甚至终身难忘的教训!如果他在撞人以后能及时地道歉并且积极地配合交警部门解决问题,那我也就原谅他了,毕竟这种事情并不是故意的,而是无心之错!但是他这种犯了错还蛮横不讲理的态度是我无法容忍的!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郭庆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郭庆的声音传了过来:“老大,怎么是你啊!怎么样,在北京和两个大嫂在一起过的事不是很爽啊?”

    “……”我一阵沉默。也不怪郭庆会这么认为,本来我与陈薇儿分开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终于在一起了,过的一定很好。但是偏偏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郭庆,赵颜妍让车撞了,现在医院里。”我吸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大嫂让人撞了?哪个王八羔子不想活了,告诉我,老子整死他!”郭庆一听立刻怒了。

    “整死倒是不必了,但是教训一下肯定免不了!”我说道。

    “好的,老大,你就说咋整吧!”郭庆说道。

    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我在xg呢,这几天跟这里的原先的第一大帮派青帮谈判呢!庆说道。

    “谈判?你怎么跑xg去了?”我心道,这也够巧的了,看来该f泽龙那小子倒霉了。

    “我不是早在去年就来xg这里发展势力了么,现在已经控制了三分之一的地盘,前一阵子帮里面因为地盘的事情跟这里本地的第一大帮派发生了冲突,火拼了好几次,结果老大您也知道,咱们的小弟都练了您给我的那本秘籍,对付特种兵都不在话下,何况这些个乌合之众呢!青帮那边损失惨重,失掉了大部分地盘不说,现在还得向我们提出妥协,想要讲和,我当然是趁机再猛宰他一顿了!”郭庆得意地说道。

    我这才想起来,去年郭庆的确找过我一次,说是手下的小弟素质太差,打起架来就靠着比凶斗狠,想让我帮他想想办法,我那时候正好没事儿,于是就按照脚丫子教给我的那些个古武术秘籍中,拣了个简单的容易练的教给了郭庆,让他回去培训其他的兄弟。但是即使这是最简单的,那放在现在的社会里,也比那些个跆拳道什么的厉害得多。没想到我这无意中的举动让郭庆的实力大增,地盘也打遍了全国。

    “你做得不错!”我对郭庆说道:“等这些事情结束后,我有一个想法,到时候我再对你说!现在你去做一件事儿,去帮我调查一下xg的陈氏集团,把他的背景给我搞清楚!”

    “好的,老大!在xg现在还没我办不到的事儿,只要老大您一话,把那个什么破陈氏集团炸了都可以!”郭庆保证道。

    “炸了就算了,我可不想你变成**第二!”我说道。

    “**?是谁?”郭庆莫名其妙道。

    我才想起来,如今是98年,**还没有被世界所认知说道:“没什么,一个电影里的恐怖头子!”

    庆也没在意。

    “那行,就先这样吧,你有消息后先别采取行动,报给我之后我再决定怎么对付陈家!”我说道。

    等挂了电话,我不禁微笑起来,陈泽龙,我倒要看看你能牛逼到什么时候。

    我让医护人员送来了一盆热水,我准备给赵颜妍擦拭一下身体。这几天,我除了和赵叔研究曙光集团的事务,就是陪在赵颜妍德身边。本来像这种高级病房,都有专门照顾病人起居的特护人员,但是我总是觉得她们不如我自己细心。

    等我把赵颜妍的身上擦拭过一遍之后,刚把被子盖好,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我走过去,打开门,原来是刘悦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保温饭盒,这几天来,我的一日三餐几乎都是刘悦给我送来的。

    “怎么?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了么?”我自言自语道。

    “唉!”刘悦叹了口气说道:“你看看你,医生不是已经说了,颜妍已经没事儿了么!你还是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每次给你送饭你都不饿!你这样下去,颜妍醒来看到你只会更加得心痛!何况薇儿姐姐她也会心痛的!还有我也……”刘悦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发现我没注意,这才赶紧装做什么事儿的样子。

    我的确也没注意。我一想,刘悦说的也对!既然没什么事儿了,我这么下去像什么样子!我也是经过生死的人了,怎么能还是这么经不住打击!于是笑了笑道:“是啊,我们吃饭吧,我还真有点儿饿了!”

    刘悦腼腆的一笑,把饭盒拿出来打开,放在我的面前。

    前几天吃饭的时候,我都是胡乱的应付,也没注意饭盒里都是什么,今天一看,还真是无比的丰盛,肉菜齐全。说实在的,我这几天一直也没吃好饭,现在一看这饭菜,食欲也上来了,一阵狼吞虎咽的,把饭菜吃了个干净。

    等我把筷子放下,才发现刘悦身前的筷子还没有拆开。我立刻明白过来,原来我把刘悦那一份也给吃了!

    “不好意思啊,太好吃了,所以我就全吃了。”我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每天我带这些两个人都够,今天你可能是太饿了吧!没有关系,我家里多做了一些,我回去再吃好了!”刘悦一笑说道。

    “什么!你自己做的?”我惊讶道。我还以为她每天来给我送的饭是在哪个酒店点的外卖,没想到居然是她亲自做的!看来我又欠了一个人情,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