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之后,刘悦问道:“你要亲自去xg么?”

    “是的!我准备让这个陈泽龙输得心服口服,让他知道,他招惹了一个他永远也惹不起的人!”我站起身来,走到赵颜妍的身边,注视着熟睡中的赵颜妍说道。

    刘悦听后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刚才的样子好吓人,就像一个……嗯……好像古代要杀人的皇帝一样!”

    “呵呵,我哪有那么吓人!只不过陈泽龙这小子太欠揍了,这种人生下来就是被人揍的!”我说道。

    “呵呵!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不过这个陈泽龙确实长得一副欠扁的样子!”刘悦说道。

    当我返回学校的时候,我寝室的几个哥们都跑了过来对我嘘寒问暖道:“老大,你跑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咱们班的教官都发怒了,你从第一天军训就没来,你知不知道,军训最后要考核的,如果不过就会影响学分!”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都管我叫老大,连欧阳天齐也不例外。)

    我这才想起来,这几天忙着赵颜妍的事情,已经三天没回学校了,大一新生的军训就在这几天,已经开始了。

    “我说兄弟们,别人不知道,你们还不知道么,以我的身体素质,军训还不是小意思?”我说道。

    “说得也是!不过,老大,我看咱们班的教官可不怎么好应付啊,是个硬茬,我怕他会刁难你!”黄文静担心的说道。

    果然不出他所料,第二天参加军训的时候,我见到了那位教官。他点名点到我的名字的时候说道:“刘磊,是不是又没来啊?”

    我连忙答道:“我来了!”

    那教官横了我一眼说道:“说话之前要先说报告教官!你这几天为什么缺席?”

    “报告教官,我家里有事儿!”我说道。

    “家里有事儿?什么事儿那么重要,能有军训重要吗?你请假了么?”教官不满的说道。

    我越听越生气,什么叫能有军训重要?赵颜妍在我心目中是最重要的,是任何都不能取代的超然存在。本来我还想给这教官些面子,毕竟我现在是华夏的一名学生,但是此刻他偏偏触及了我的底线,于是我冷冷的说道:“军训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根本无法与我的事情相提并论!”

    “你说什么?你说军训没用?”那教官本是部队中的一个副连长,平时对手下的小兵牛逼惯了,哪里受得了别人的反驳,立刻气得面色铁青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想法?依你看,大学生都不用军训了,那以后谁来保卫我们国家?”

    “保卫国家的方法有很多种,参军固然是其中一种,但是还有很多其他的途径,并不是必须去扛枪打仗才是救国,发展科技,发展经济同样是保卫祖国的方法,而且,这种方法在和平年代更为重要!”我豪不客气地说道。

    “你!你说什么!哼,你瞧不起我们当兵的是不是?”教官气得开始不讲理起来。

    “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相反我还非常的尊敬军人,但是并不是你这种蛮横**的军人!”我平静的说道。

    那教官见我针锋相对,脑海里也清醒了许多,他不得不承认我在某些方面的看法是对的,但是作为一名固执的军人,他却不愿意丢掉面子。他现在也有些后怕了,华夏大学是什么地方?全国的政要和商界名流的公子千金都集中在这里,谁能保证这些个人里哪个不是什么首长的后代或是在国内有影响力的大富豪的儿孙,这些人都不是他一个连长能招惹得起的。但他见到我身上并没有那种军人世家子弟那种特有的军人气息,也稍微放了心,毕竟如果不是直系的军方领导的后代就好,其他的地方政府或者是社会名流就算能量再打,也不可能不经过部队把他怎么样,想到这里,他也就放心了,底气十足的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上的华夏大学,不过看你这样子,家庭条件肯定不差,但是我不管你家里面是干什么的,你来到这个学校,参加军训,就得听从我的命令!这是军训的规矩,也是部队的规矩!”

    我们寝室的几个哥们听到教官的话险些笑出声来,其他知道我的同学也是忍俊不禁!我是怎么来华夏的?这些人都再清楚不过了,全国的理科!

    我一笑说道:“如果你对我心存疑问,那我可以告诉你,第一,我以高考总分七百四十五分的成绩考入的华夏大学,第二,我父母都是工厂的普通职工,所以你的猜测并不成立!”

    那教官本以为我是什么**,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不过听过我的解释,他心中更加的生气,谁让我当中驳他的面子呢?他一想到我那恐怖的成绩,更加的生气,当年他可就是没考上大学才去当兵的,所以心里或多或少的对学习好的人没什么好印象,于是就有心想刁难他一下,于是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不过你既然来参加军训,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做,你两天没参加军训,所以我罚你绕着操场跑五圈!”要知道我们军训的大操场是一万米一圈的,让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跑五万米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算是新入伍的士兵也有很多跑不下来的!教官在心中冷笑,叫你和我装逼,我累死你!

    我冷冷的看了教官一眼说道:“你不觉得自己很过分么?”我自己的实力我很清楚,让我跑五万米,别说是五万米,就是一百万米,也跟玩似的,如果再用上瞬移,那也就是几秒钟的事儿,再如果用上时间停止的异能,干脆就比光速还快。但是让我气愤的是,这个教官居然会如此刁难我,我倒是没什么,如果换作其他的大学生,还不给他累死啊?

    “过分?”教官冷笑,他心里也认为我根本不可能跑下来,所以也牛逼道:“如果你跑不下来,军训成绩作废!”

    “那如果我跑下来了呢?”我挑衅的说道。

    “跑下来?”教官根本不相信我能跑下来五万米,于是随口说道:“你跑下来了你以后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军训成绩我给你优秀!”

    “好,一言为定!”我说道。我还要立刻去xg处理陈家,所以我没有很多的时间耗在军训上,我要的就是他这一句话!

    在教官鄙夷和轻蔑的目光中,我跑了出去。班上的同学也开始为我担心起来,毕竟能考上华夏大学的,很多都是书呆子,身体素质都很差。那教官干脆也不训练了,就等着看我的笑话。

    这时候也只有欧阳天齐他们三个我的寝室兄弟没有任何的焦急,他们都知道我的身体素质,这五万米虽然很长,但是想来也不会难得倒我!

    我是当然不会让他们失望了,我故意没有用上任何的异能,只是纯粹的靠体力去跑,但即使是这样,我的速度也是惊人的,让我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因为我可不想惊世骇俗,让人把我当作未来的奥运会冠军!但是这滋味还真难受,明明可以跑的更快,却要假装的跑得慢一些。

    但是就算我跑得很慢,也已经让在场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开始还没什么,毕竟能跑一万米的学生还是大有人在,但是第二圈,第三圈,居然在我毫不迟疑下就跑完了,这还不算什么,让人觉得惊骇的却是,我这几圈始终保持着一个速度不变,也就是说,我做的是匀速运动!

    在场的学生除了欧阳天齐这个自小接受过严格的武术训练的人察觉到之外,别人大都没有注意,但是教官就不一样,他们在部队经常会有这种匀速跑步行军的训练,但那都是很多军人在一起训练,速度上比较容易把握,这一个人跑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控制速度了,再加上后期的体力消耗,常人根本不可能保持的!

    在我轻松跑完五圈后,班里的同学也都发出一声喜悦的欢呼,也顾不得军训的规矩了,都为我感到高兴和骄傲!看来他们这两天也没少受这教官的苦啊!

    教官见学生们跟着喝彩,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明知道我肯定不是那么简单,但却自尊心作樂,忍不住大喊道:“叫什么叫!你们是不是也想去跑?”

    我挥了挥手示意同学们安静一下,因为他们的身体素质和我不一样,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去自讨苦吃。我转身对教官说道:“怎么样,教官同志,你是不是该履行你的诺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