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吓之余,张成曼连忙命令李强道:“李强,你怎么不看好自己的学生,赶紧把他给我带走!”说完,连连对李强使眼色!不过此刻他倒是忘了,他的手下李强根本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如果我真的有心冲过去,他怎么可能拦的住我!

    不过张成曼忘了,不代表李强忘了!刚才比武的时候,当那人的手切在自己脖颈上的一刹那,那种死亡逼近的感觉让他怎能忘记!这次的经历让没有真正上过战场的李强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种威胁让他永生难忘!

    李强现在也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把这小子给逼急了,不然自己可就玩完了!

    “你们在做什么,快让他过来!”吴天见到自己的部下居然要拦着自己的老大不让他过来,赶紧出言命令道。

    这时候,李强听到了吴天的话,简直高兴万分,他可不愿意再去触怒这个危险的家伙了,鬼知道他那一身诡异的功夫是怎么练成的!

    “老大……呃——老刘,你怎么在这里啊!”吴胖子脱口就叫了声“老大”,但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份不同了,现在他的身边可是跟着一群部下,叫别人“老大”似乎不妥,听起来好像跟黑社会似的。于是赶紧改口道。

    我听吴胖子居然叫我老大,我心中很高兴,看来我这个小弟没白收,我也知道此刻的情景他不能再叫了,所以我谅解的一笑道:“吴胖子,你叫我老刘,我好像还没那么老吧?”

    “哈哈,口误,口误!”吴胖子笑道:“刘磊,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我?参加军训阿,我现在是华夏大学的一名新生!”我说道。

    “唔……算起来我们也有两年没见了,不错,你确实应该上大学了,对了,赵颜妍呢?她没上华夏来么?咱们三人好久没见了,晚上我坐东,请你和嫂子……们吃饭。”吴天说了一半,忽然想起来我不只一个老婆,于是就在嫂子的后面加了个“们”。

    听到吴胖子提起赵颜妍,我的脸色一沉。

    吴胖子见到我的表情,很是奇怪,赶紧问道:“刘磊,你这是怎么了?”

    “吴天,赵颜妍出车祸了!”我叹了口气说道:“现在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没有醒过来……”

    “什么!”吴天激动道:“你说什么,赵颜妍出车祸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怎么样了?”

    “就在前几天,先在正在医院里,不过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苏醒过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我说道。

    “到底怎么回事儿?她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出了车祸呢!”吴胖子着急道。他虽然已经对赵颜妍断了那种作女朋友的想法,但却还依然非常的关心她,所以此时神情也是非常的激动。

    于是,我把陈泽龙开车撞了她的事情详细的对吴胖子说了一遍,吴胖子听后,气得火冒九丈,勃然大怒道:“这个狗娘养的,老子领着部队把他陈氏集团给炸了!”

    “我已经决定要报复他了,这两天我就会去xg!”我说道:“了,我还要向你这个大首长请个假,这几天的军训我就不能参加了!”

    “这没什么问题,我这就和他们说一声!”吴胖子随即对张成曼说道:“张连长,这个学生家里有点儿事情,这几天的军训就不参加了,你放心,军训那些东西他都已经训练过了!”

    张成曼见团长都发话了,哪还能不同意,在部队里,那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他现在紧张的是,我千万不要把刚才的事情给说出去,不然他们连队可是吃不了兜着走了!看我的样子,和吴团长肯定是老朋友了,张成曼也在暗自后悔,刚才还不如大骂李强一顿,然后允了他的请假,这样他没准儿还能在吴团长面前美言两句,而现在……唉!

    “是,团长!”张成曼连忙说道。

    吴胖子点了点头,就不再与他说什么了,这多少让他放心了不少,看来我是没有说出刚才的那件事来。

    “对了,吴胖子,怎么两年没见,你就升到团长了?这官级也跳得太快了吧?难道是因为你那老爸?”我可是想起来吴胖子的老爸是松江省某集团军的司令员。

    “嗐!你想什么呢,部队里面虽说可以走走后门,但是毕竟在怎么走后门,我也不可能从一名小兵升到团长啊!”吴

    头笑道:“就算我老爸再能耐,也不可能给我安排个,更何况是调到b市来

    我一想也对,部队里面哪能这么容易就走后门当大官的,要不然的话那么多的司令师长的公子,怎么安排阿!

    “我那老爹给我弄去开了一阵子直升飞机,后来又去开飞机,之后就升了个排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带领着我们排的战士阴错阳差的抓住了几个正要逃亡俄罗斯边境的东突分子,正好这几个人还是国家安全局要的人,结果一下子就立了大功了,再加上我老爸的周旋,让我一下子破格提了两级,这不,现在你小弟我已经当上团长了,没给你丢人吧?”吴胖子得意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他是立了军工,然后正好他老爹也很有实力,借着这件事情,给他运作了一个好官职。

    “对了,你去xg的机票和护照订了么?要不我找架军用飞机给过去?”吴胖子说道。

    “不用了,b市~|都给我安排好了。”我说道。

    “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如果首都政府还办不了这些事情的话,那我也就没什么能帮忙的了。”吴胖子笑道:“怎么样,先不去想这些事情了,今晚我做东,咱们去撮一顿?”

    “好吧,我一会儿给薇儿打个电话,让她也去,说实话,上次你把我俩给救出来,我还没感谢你呢!”我说道:“晚上你别喝多了又是我买单啊!”

    “哈哈,不会了,我现在这酒量,哪能这么容易就趴下!”吴胖子笑道。

    有了吴胖子的一句话,李强和张成曼哪还敢为难我,不怕我告他们一状就不错了。李强现在是后悔万分,还不如刚才直接答应我的请假要求算了,整的到了现在,所有的学生都认为他是和我比武输掉了才答应我的请求。教官的威信顿时一落千丈,不过好在那些同学虽然对我的行为很是羡慕,但是他们也自认为不是教官的对手,只得乖乖的继续训练,这多少让李强有了些安慰。

    不过我还没等走出校园呢,就有人找上我了。真跟有一首歌里面唱的似的,校园里的消息传得特别快。

    “那位同学,你等一下!”一个学生跑了过来对我说道。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大一的新生,因为新生都穿着军训的迷彩服,而他却是穿着一身的休闲服。

    “有什么事情么?”我奇怪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是咱们华夏大学华夏武术学会的会长,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丁文峰,是大二法律系的,我刚才经过这里,无意间看到了你与那个教官的比武,觉得你是一个练武的人才,所以我想诚心的邀请你加入我们学会!”穿休闲服的学生介绍道。

    这个……貌似这人看起来还算不错,我想我就是加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吧,更何况我想再次体验一下当年大学里的感觉,于是爽快地答道:“当然可以,不过我还有一些自己的事情,可能不能经常去参加社团里的活动!”

    “这个没关系,我们武术学会是个讲实力的地方,你的实力够了自然就不用参加平时的训练了,只要代表学校出去参赛就可以了,大概一年也没有几次!”丁文峰说道。

    “参加比赛阿……”说实话,我还真不想抛头露面,不过我一想到前世的我不也是参加了很多比赛么,到最后真正认识我的人也没有几个,看来关注一个学生的人也不是很多,就答应道:“好吧!”

    丁文峰见我答应入社了,也很高兴,愉快的伸出右手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请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与他握了手,正要说话,就听到一个带着嘲笑意味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了过来:“哈哈,我说丁会长,你们学会也够厉害的了,招不到人就对新生下手了,人家还没完成军训,就让别人入社,你们真是什么人都要啊,这种货色也能练武?”

    丁文峰听后不禁皱了皱眉头,连我都不禁有些气愤!什么叫我这种货色也能练武?我虽然不会什么具体的武功招式,可是我的精神力也就是过去所说的内力可是非常雄厚的,而且我自信我的速度在这个星球上还没有生物能够超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