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过头去,发现一张无比欠揍的人脸,脑袋上还扎着个绷带——不对,应该是代表什么的绑带,一般日本人和韩国人喜欢在头让绑这些东西,只是不知道这位欠揍仁兄是练的哪国功夫。

    “杨威,你们空手道社什么时候开始参与我们华夏武术学会的事情了?”丁文峰还算有素养,没有当场发作,不然换个脾气不好的早就干上了。

    “我是在悲哀啊,我们华夏大学的武术社团中,你们华夏武术学会是最弱的,干脆取消了得了,每年拿着经费,我看不如把经费给我们空手道社,这样我们在全国大赛上还能多拿几个名次!”杨威说道。

    “我们华夏武术学会也会拿奖的!”丁文峰沉吟了一下说道。其实以他自己目前的功夫,在全国的散打发比赛中拿个奖是很容易的,但是关键问题是他从小接受的是华夏古武术的训练,招式上都是一些复古的招式,真正的散打他一点儿也没接触过,就算想学,也在不经意间会用出那些从小练就的招式,如果这样去参加比赛,那么就会引起社会的震惊,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但是苦于现在的学生大多数崇洋媚外,对真正的华夏武学不闻不问,反而去学习什么柔道空手道跆拳道之类的由华夏古武术演化而来的旁支功夫。

    虽然华夏的古武术没落了,但是新的一门功夫也随之兴起,这就是散打。散打又称为散手,在华夏历代有许多种称谓,如相搏、手搏、白打、对拆、技击等。由于多种对抗都采用擂台的形式,因此在民间还有“打擂台”之称。然而,现在的散打与传统的散打有着本质的区别。

    现在的散打是两人按照一定的规则,运用武术中的踢、打、摔和防守等方法,进行徒手对抗的现代体育竞技项目,它是华夏武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华夏武术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套路演练形式,一种是格斗对抗形式。散打就是格斗对抗形式的一种。

    现今的散打与美国的自由搏击相类似,甚至可以归就在一起进行比赛。当然,由于华夏的散打是由古武术发展演变而来,所以在世界的搏击同类选手中,也都是佼佼者!

    “哈!就凭这个新来的小子么?”虽然杨威敢明目张胆的嘲笑华夏武术学会,但是却不太敢针对丁文峰,因为他隐约也听人说过,丁文峰本身的功夫不弱,只是不轻易动手罢了。虽然这只是谣传,但是杨威这人向来胆子很小,自己惹不起的人从来不去招惹,这也是和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他作为六大世家之一的刘家的一个外戚,他的父亲从小就教育他,自己是刘家的倒插门女婿,杨威只是刘家的一个血脉分支,是刘姓女子所出,向来都不怎么受到刘家的家主重视,但是现在机会来了,杨威这一辈,刘家的血脉没有一个男丁,也许这就是杨威一举翻身成为下一代家主的机会,但是这只是他们的想法,刘家的家主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把家业交到一个外姓人的手里。不然还不让其他的世家笑死?难道诺大的刘家改名叫作杨家?

    正是因为这样,杨威的父亲从小就教育杨威,做人首先要看清楚自己!杨家虽然和普通老百姓比起来,那肯定是牛逼无限,杨威的父亲杨树桩是一家不大不小的企业的老总,其实这企业也是刘家的产业,他不过是代为打理罢了。但即使这样,也让杨威在朋友的面前很有面子。

    起初,杨威把父亲对自己的劝告不怎么放在心上,但是自从杨威的大表哥出事儿以后,他就变得收敛了许多。

    杨树桩和他大哥都是刘家的倒插门女婿,杨威和他的大表哥可谓是亲上加亲,但是一次意外,他的大表哥不知道招惹到了什么人,居然被人打成了残废,而且就连自己在公安局上班的大伯也受到了牵连。所以杨威现在做人就本着不能招惹的人我不惹的原则,在华夏大学里招摇过市。六大世家丁家的顺位继承人丁文峰自然也是他不能招惹的人之一,但是他面前这个新生就没什么好惧怕的了,所以杨威随口就把话题扯到了他的身上。

    我看着面前这个欠揍加欠扁的脸,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感觉挺眼熟的呢?难道我以前就揍过他?本来我现在就想动手教训他一顿,赵颜妍出事儿以后,让我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开始变得暴戾起来,不然我也不能去和教官比什么武了。

    我看了杨威半天,还是强忍了下来。但是杨威却不这么认为了,他以

    怕了,更加的得意。虽然他不敢欺负六大世家和一i物的二世祖,但是在这样的新生面前他还是很嚣张的,于是说道:“怎么样,小子,怕了吧?我告诉你,你还是趁早别加入那个什么武术学会了,不然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可不好啊!”

    这简直就是在威胁我!不过我是什么人?自从我重生以来,威胁过我的人多了,我依然好好的,不过那些威胁过我的人就不怎么好过了。

    我看了看杨威说道:“我已经决定加入华夏武术学会了,既然你觉得自己挺行的,我看这样吧,过一阵子咱们举行一场友谊赛,我们学会出几个人,你们空手道社也出几个人,我们打一场,看看到底谁厉害。”

    我此话一出,不光杨威一愣就连一旁的丁文峰也是一愣,华夏武术学会的实力丁文峰很清楚,除了自己这一个人还比较能打,其他的都是来凑热闹的,真正练过的人几乎没有,他们都把这里当成了锻炼身体的地方,不然还真想和杨威他们干他一下子。

    而杨威纳闷的是,我居然说出如此挑衅的话来,他本以为我一个新生,肯定会害怕他这个空手道社的社长,没想到对方不但不害怕,反而还像自己挑战,这就有些不对劲了。他不得不慎重的考虑一下,这个新生是不是有所持呢,不然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不过杨威思前想后的,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杨威这个人做事很谨慎,早就把大一新生的档案拿来看过了,把那些家里有势力的新生都暗自记了下来,可是也没有面前这个人啊!

    不过随即他就想通了,这个人肯定是个愣头青,出生牛犊不怕虎,年轻人热血冲动,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于是放下心来说道:“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只是不知道丁大会长意向如何阿?”

    丁文峰见事已至此,如果自己再不答应的话,明摆着就是怕了杨威了!只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表面上却装着无所谓的样子道:“互相切磋那是自然的,我也早就盼着这一天了!”不过心里却想,到时候实在不行也只有自己一个人上了!

    杨威嘿嘿冷笑了两声,转身离去了。当他走后丁文峰就苦着脸对我说道:“老弟啊,你可害惨我了!你这随口一说,咱们学会就得和人家干上了,虽然我不惧他杨威什么,但是咱们社团这个整体实力……”

    我见他这么说,心中也有数了,看来纯正的华夏武术的确不怎么受欢迎,他的这个华夏武术学会没准儿就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呢!

    我拍了拍丁文峰的肩膀说道:“没事儿,不是还有我呢么,再说了,我还可以拉几个人进来,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正说着呢,欧阳天齐他们走了过来,见到我后说道:“老大,你怎么还没走啊?”

    丁文峰正和我说话呢,忽然看见欧阳天齐过来管我叫老大,吓了一跳。要知道,他们六大世家的人彼此都是认识的,如今一个家族的继承人居然管别人叫老大,那也太惊世骇俗了吧!

    我当然不知道丁文峰与欧阳天齐原来就认识,见他们过来,赶紧介绍道:“丁会长,这是我寝室的哥们,我说的就是他们,身手都不错,我让他们都加入咱们学会!”

    “哎?文峰,你怎么在这里呢,还有你和我们老大怎么在一起呢?”欧阳天齐见到丁文峰也很纳闷的问道。

    “什么?!他是……你们的老大?”丁文峰问道。

    “呵呵,我们寝室集体推选的,有什么问题么?”欧阳天齐笑道。

    “没有……”丁文峰摇了摇头说道。

    “你们认识?”我见他们居然聊上天了,也很是奇怪。

    “是啊,我们从小就认识了,可以说是世交!”欧阳天齐点头道。

    “那这样就更好了,天齐,我已经加入了丁大哥的武术学会,你们也来吧!”我说道。

    “那是自然了,我们寝室四兄弟肯定不会分开的!”还没等欧阳天齐说话,黄文静就抢先说道。

    欧阳天齐也笑着点头道:“黄文静说的是,老大都加入了,我们当然是义不容辞了,更何况还是丁兄你的社团,我说什么也要去一下!”

    丁文峰听后大喜,有了欧阳天齐的加入,那武术学会的实力就会大增,这样就不必惧怕什么空手道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