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我晚上还约了吴胖子吃饭,所以和他们聊了一会儿后就起身告辞。

    我给陈薇儿打了个电话,把见到吴胖子的事情和她说了一下,她听后也很高兴,毕竟吴胖子是我们两个的救命恩人,陈薇儿说要好好地感谢一下他。

    我开着新买来的路虎先到医院看了赵颜妍,刘悦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和她随便聊了几句,陈薇儿就打来电话说准备妥当了,我本来准备要开车去接她,但是她说她自己打车过来就可以了,正好来看看赵颜妍。

    学校离医院并不是太远,我也就同意了。

    过了没多久,陈薇儿就跑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花。我摇了摇头,接过鲜花,把花瓶里那些有些枯萎的换掉,然后说道:“薇儿你平时那么节俭,居然会买这种东西。”

    陈薇儿一笑道:“我只是希望颜妍妹妹能尽快地醒过来。”

    我知道她的心意,于是轻轻的拉起了她的手。

    我很庆幸,我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嫉妒的心理,这让我很是满足。不然换作古代宫里的那些妃子,巴不得希望别人早死呢。

    陈薇儿也知道刘悦那天并非有心之举,再加上这一段时间来她天天都陪在医院里,互相也就没有了什么芥蒂,两个人也熟络起来。

    四点多钟的时候,吴胖子打来电话,说已经安排好了,在军区经营的一家大酒店里订好了房间,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挂断了电话,我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带着刘悦一起去吧,不然这妮子在医院里肯定没有什么吃的。于是对她说道:“刘悦,一会儿有个老朋友约我出去吃饭,你也一块去吧!”

    刘悦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不太好吧,人家又没有请我。”

    陈薇儿听后说道:“刘悦妹妹,你也一起去吧,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人是刘磊以前的一个小弟,所以大家都是熟人,没有关系的!”

    刘悦听后看了看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刘悦才答应下来。

    当晚我载着陈薇儿和刘悦驾车赶往吴胖子所说的酒店。首都的酒店豪华程度比新江的国宾大酒店高了不只一倍,虽然我上次和赵颜妍来b市参加全国青少年计算机比赛的时候也住过b市的酒店,但那都是组委会安排的,宾馆也没有这么豪华。

    酒店门口的保安也非一般人,平时接触上层人多了,自然是很有眼力健的,看见我的这辆限量版路虎,立刻恭敬的跑过来帮我指引了车位,当他看见车中的我时,不禁为之一愣,他没想到车里的人会如此的年轻,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的微笑。因为他可能在心中猜想,这可能是某个财团的大少爷吧!

    吴胖子早已在大厅里等候,他身边还站着一个和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见到我过来,立刻迎了过来。

    “胖子,这次真让你破费了啊,看这酒店的规模,你小子得出血了!”我上前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开玩笑道。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酒店就是我们团的产业,都归我管!”吴胖子得意的说道。

    我一想也是,这本是他们团的产业,团长来吃饭哪有花钱的道理!

    “你看,咱俩光顾着寒暄了,都忘了给你介绍一个哥们了!”吴胖子说着就指着身边的人说道:“老大,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钟阳,我当年的一个战友,现在转业了,在市公安局工作,现在可是刑警队长啊。不过他老爸可是军区一位实权人物,说起来还是我的上司,大首长哦!”

    “原来是首长的公子阿,幸会幸会!相信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吧,哈哈!”我伸出手与钟阳握了手。既然是吴胖子的朋友,那肯定是可交的,而且在他身上也并没有看出来什么二世祖的架子。

    “哎呀,我说小刘,什么首长公子阿,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整的好像我是靠他才当上刑警队长似的!”钟阳苦笑道。

    “呵呵,老大,钟阳说的是实话,他的确凭着自己的能力干上去的,这一点他们警务口的人都知道,倒是他老爸,在他被提拔为刑警队长的时候还倒打一耙拖他后腿,特意给他们局长打电话,说他年纪太轻,不适合担当重任!”吴胖子笑道:“这小子都干了一年队长了,代理两个字还没给去掉!”

    “我说胖子,你这就不厚道了,怎么逢人就揭我短处啊,我那个老爸纯属是和我作对那伙的!上面都已经同意了,被他知道了,居然还托人和局长说要考察考察,这一考察就一年,还没完事儿!”钟阳摇头道。

    此刻我这才开始佩服起钟阳来,看来的确如吴胖子所说,这家伙确实很有能力,不然不可能二十多岁就当了刑警队长。不过某些军人世

    风我是知道的,他们打了一辈子的仗,为国家做出了献,但是身处高位,却刚正不阿,从来不用手中的权力去给自己的子女开后门,甚至还有意的想去磨练自己的子女。

    “你比我大,我就叫你钟大哥吧!”我说道。

    “可别,什么大哥不大哥的,胖子就叫我阳子,你也这么叫我吧,不然我还真不习惯!”钟阳立刻阻止道。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我点头说道。钟阳既然是当兵出身,性格肯定也很豪爽,我也没必要为了一个称谓而计较。

    虽然吴胖子已经认识了陈薇儿,但是钟阳却是第一次见面,再加上新来的刘悦,所以我还是把他们两人重新介绍给了吴胖子和钟阳。

    钟阳见到陈薇儿和刘悦的表情都快傻了,钟阳平时也不乏见过很多的美女,但是如此出众的却不多见,不过钟阳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随即就神色就恢复了正常,有些羡慕的说道:“小刘真是好福气啊,找了这么漂亮的老婆!”随即把我拉在一边小声道:“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是不是还没主呢?给老哥我引荐一下怎么样?你看我这都二十好几了,还没处过对象呢,我……”

    虽然我与刘悦没有什么,但是我却对她始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所以我当然不会把她给让出去了!于是还没等他说完,我就打断他说道:“阳子,其实我……”

    钟阳在b市呆久/.家的二世祖,这些人身边也都跟着好几个女孩子,所以钟阳自然误会我和刘悦也是那种关系了,于是理解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放心,包二奶不犯法的!”

    我听后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职业病啊!不过我也没去反驳,误会就误会吧!我要的不就是这种效果么?

    “对了,老大,咱们到那儿边先点一下菜吧!”吴胖子说道。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三人就分头去大堂的样品区点餐。我带着陈薇儿她们一起,吴胖子和钟阳在一起。

    “薇儿,你想吃什么?”我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品问道。

    陈薇儿看了看菜上的价格,微微皱了皱眉头,我知道这妮子向来节俭,于是笑道:“薇儿,你老公我已经很有钱了,你就不必再这么节省了,虽说节省是一件好事儿,但是人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不然赚那么多钱来干什么!”

    “可是……老公,你以后还要养活一大家子人,我怎么好浪费呢!咱们应该为以后打算啊!”陈薇儿表情认真的说道。

    我看了有些感动,薇儿是真心的替我着想,而我,如今的资产足以当让世界首富,我还瞒着她,想想真是不应该啊!看来得找个机会慢慢的对她们渗透一下了!

    “薇儿,你不必担心,别说现在就你和妍颜两人,就是再多他十个八个的,我也照样能养得起!”我笑着说道。

    “你就会贫嘴,你找那么多,看妍颜妹妹不饶了你的!”陈薇儿娇嗔道。

    一旁的刘悦却听得长大了嘴巴,她没想到我居然当着陈薇儿的面说这种话,而陈薇儿好像一点儿也不生气似的。其实她并不知道我们相识的过程,如果严格的来讲,陈薇儿才是第三者,她当然不会反对我找其他的女孩子了,不然当初她也不能够与我在一起了。

    “再说了,吴胖子请客,这酒店就是他们部队的,咱们就更不用在意什么了!”我握着陈薇儿的手说道。

    即使这样,陈薇儿还是有些放不开,只是随便点了些家常菜,海鲜等贵菜一样都没有叫,即使这样,她还是对这些家常菜价暗暗咂舌,小声对我说道:“老公,这里菜实在太贵了,普普通通的一道菜,就可以在我妈的餐馆里吃上一顿的了!”

    我听陈薇儿这么一说不禁灵光一闪,是阿,b市的消费水平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为什么不让陈薇儿她们家来b市开一家大酒楼呢,这样比在新江肯定是强多了。不过这只是一个想法,具体的事情还要找陈母商量一下才行。

    “**,真是冤家路窄啊!”忽然一个粗鲁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我抬起头,循声望去,居然是上次被我们寝室四兄弟打成半死的“坤哥”!

    “老大,就是他,就是这小子上次把我们兄弟几个给打了!”坤哥指着我,对他身旁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阿坤!”坤哥身边的那个老大示意坤哥少安毋躁。

    这时候陈薇儿吓得躲在了我的身后,而刘悦则丝毫不为所动,依然站在我的身边,注视着那个老大和坤哥。

    “在下李大龙,大兴帮白龙堂的堂主,请问小兄弟是哪条路上的?”李大龙从容的走了

    对我说道。

    “我么,呵呵,我只是华夏的一格大学生,家是外地的。”我如实答道。

    “哦?”李大龙微微一愣,他本以为我是某个实权人物的公子,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于是继续问道:“请问令尊是?”

    “呵呵,我父母都是当地开工厂的。”我知道李大龙想干什么,他无非是想套套我的底细,看看他能不能招惹得起。

    李大龙一听我这么说,就知道我家里肯定没有什么商政界的大人物了,他心想,一个工厂的厂长能有什么了不起,充其量就是个暴发户而已。于是心里已经拿定主意,要狠狠地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人,找回上次的场子!

    李大龙这次是带着一众小弟出来的,人数上就占有很大的优势,何况他看到我就一个人,更加觉得机会难得!于是立刻冷起脸对我说道:“小子,听说你很牛逼阿,上次你们四个人把我的小弟打了,如今还有两个正在医院里,这笔帐该怎么算啊?”

    我听后不禁“扑哧”笑出声来:“哈哈,笑话,你们的人没能耐被人修理了,你还问我怎么办?你小弟脑袋有毛病,你怎么脑袋也有毛病?”

    李大龙脸色铁青,看起来马上就要发作,不过还是忍住了,对我厉声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知不知道我们大兴帮在市是干什么的?”

    “你们?不是黑社会么?”我反问道:“你这人真是脑子坏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干什么的,还反过来问我?”

    我这一句话说得李大龙七窍生烟,大怒道:“你知道我是黑社会还敢这么跟我说话?”

    “是啊,既然你是黑社会的就应该知道规矩吧,你们那个叫什么坤的小弟,上次来找我们茬被我们打了,那是他自己不行,他给你丢了脸你应该教训他才对!”我说道。

    “哼!我得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来人啊,给我先把这小崽子给抓回去,他那两个妞也一并给我弄回去!”李大龙一挥手,呼呼啦啦的一大片小弟冲了过来。

    “住手!”钟阳和吴胖子正在那边点菜,忽然看到我们这边聚集了一大群人,似乎好像发生了什么争执,作为警察的职业敏感,他赶紧和吴胖子跑了过来,一看居然是大兴帮的李大龙,于是赶紧出言制止道:“李大龙,你要干什么!”

    李大龙回头一看,居然是刑警队长,眉头一皱,但是丝毫没有一点儿惧怕的样子,嘻皮笑脸的说到:“原来是钟队长大驾光临阿,不过我们大兴帮的内务事,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钟阳见李大龙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不禁有些气恼,不过也没有别的办法,大兴帮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他几次想联合警队的人给他们来一次打击,但是还没等行动,就有多方面的人跑来说情,即便是行动,也早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一时间,也很难掌握他们有价值的犯罪证据,这也是大兴帮敢公然这么嚣张的原因。

    “李大龙,你不要给脸不要,我就不信,你今天敢当着我一个刑警队长的面前乱来!”钟阳厉声说道。但是他却毫无办法,关于大兴帮的事情,李大龙早就跟局长研究过了,局长也很为难,大兴帮的背后是司徒世家,背景非常的深,不是他们一个警察局就能将他们连根拔起的,要动大兴帮,必然会牵扯到司徒世家,而司徒世家无论在商界还是政界都有他们的子弟,如果联合起来,是非常有影响力的,所以局长也不得不慎重考虑,在没有掌握确凿的犯罪证据之前,是无法将大兴帮怎么样的,毕竟人家表面上是正规的公司,叫大兴娱乐发展有限公司,是国家的纳税人,作为警察,不但不能抓人家,还得保护人家!

    这些年,从钟阳转业到派出所开始,就留意到了大兴帮这个黑势力组织,虽然b市的黑.:.了。作为警察的钟阳也知道,黑社会是永远赶不尽杀不绝的。所以想打掉所有的黑社会,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作为警察,要打掉的是那些迫害人民,与党与国家作对的黑势力团伙。所以其他的帮派只要不是太过火,钟阳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民不举官不究,但是像大兴帮这样的,是坚决要打掉的。

    听到钟阳如此说,李大龙也意识到有些麻烦了,虽然大兴帮有司徒家作后盾,但是公然与警察作对也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弄不好没准儿把自己给赔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