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陈泽龙才注意到了我,立刻咬牙切齿的对陈秘书说道:“原来是这小子!我说刚才怎么看他就眼熟呢!”

    “少爷,这个人在内地好像很有势力,咱们上次吃了个暗亏。”陈秘书提醒道。

    “哼,你也说了,再有势力那也是在内地!在xg,]|做什么!”陈泽龙举起了手中的牌子喊道:“十八亿!”

    “少爷,您这一下就加了两亿不太好吧……”陈秘书有些心疼的说道。

    “怕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把这小子吓唬住让他以为咱们陈氏集团财大气粗,咱们能得到这块地么!”陈泽龙说道:“放心吧,这块地能带来的价值大概是三十亿左右,就算二十亿买下来,也不吃亏!”

    “十九亿五千万!”我继续报价道。因为事先郭庆已经摸清楚了,陈泽龙他们就带来了二十亿的资金,所以我不能让他们出不起价。

    “哈哈哈!”陈泽龙听后不禁一阵狂笑,对陈秘书说道:“十九亿五千万,我看他是没钱了,哈哈,还是我略胜一筹啊,刚好比他多了五千万,真是天助我也!”

    “等等……少爷,我怎么觉得不对劲阿!我怎么感觉他是在恶意的抬价呢!”陈秘书说道。

    “等什么啊,再等就成交了,什么抬价阿,十九亿五千万是他的极限了,他没有钱了,这你都看不出来么!要不怎么不直接报二十亿!”陈泽龙急道,然后赶紧举起了牌子喊道:“二十亿!我出二十亿!”

    “二十亿第一次……二十亿第二次……二十亿第三次……成交!恭喜陈氏集团拍得此地!”

    “哈哈,你看我就说么,十九亿五千万是他的上限,他没钱了!”陈泽龙得意地说道。

    “是是,少爷英明!”陈秘书说道。既然已经拍到了,陈秘书也就不再想其他的了。

    说实话,我刚才还真有点儿紧张,怕郭庆的情报有误,我倒不是在乎花二十亿买来一块烂地,我是怕搞不死陈家。

    郭庆与我相视一笑,互相点了一下头,我们彼此都清楚,计划成功了。

    相比其他参加拍卖的宾客,他们可就没我们这么高兴了,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比武力,他们自认为没有郭庆强大,比金钱,他们也知道没有陈氏集团有钱,但是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陈泽龙,出门的时候还故意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意思是,你没钱也敢来xg搞事!

    我故意装作沮丧的样子,心想,你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让你先得意两天吧。

    我和郭庆先后上了门外的一辆红旗车,不过这些陈泽龙当然没有机会看到。

    汽车开动,我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如果不出我所料,陈泽龙回去后就要开始运作这块地皮了,因为他那二十亿说白了根本就不符合贷款的规定,相信他也急着要补掉这个缺口。

    我将自己的一丝精神能施加在了陈泽龙的身上,这样以后他在任何地方我都可以轻易的找到他,唯一的缺陷就是维持的时间不能够太长。因为时间长了能量会自己散失。

    十分钟以后,我命令司机按照我说的路线行驶起来,我通过精神能量跟踪着陈泽龙的方位。

    拍卖会结束以后,陈泽龙并没有立刻回公司去,而是驱车开往了他位于海边的一幢别墅。

    由于我们并不是直接跟踪,所以陈泽龙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此刻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我让司机将车停在了距离陈泽龙别墅有一段距离的海边一个礁石的后面,然后对郭庆说道:“按照原计划行动。”

    郭庆点了点头,打开了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

    我则飞快地跑下车,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施展了一个隐身术,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运用这项技能,以前也没有能用上的地方。

    当然这一切郭庆是不知道的,不然那也台惊世骇俗了。

    我用了一个瞬移,直接来到了陈泽龙别墅的门前,

    别墅的周围保安措施非常严密,各个角度都有监视器在运转,而且在正门口还有几个保安在巡逻,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无论在监视器的画面中还是在保安的眼中,我都如空气一般的存在。

    我轻巧的翻过别墅外的围墙,进入了别墅的院子,相对于外面,这里面就没有那么严密的保安措施了,这是很多有钱人的通病,对自己外面的保安措施很是自信,里面就松懈了,这也是往往很多人有机可乘的原因。

    由于xg天气的缘故,现在还非常的热,别墅内的主门并没有关从而也

    方便了许多,避免了跳窗户的麻烦。虽然我现在也?wb但那会消耗掉大量的精神能量。

    此时陈泽龙正在二楼的一间房间里,面向着大海,惬意的躺在一张摇椅上,拿着手机正在讲电话:“德哥,九龙那块地我已经拿下了……唔……对……什么?便宜?妈的,今天不知道撞什么邪运了,来了一个大陆那边的仇家,在拍卖会上和我死掐……嘿嘿,要不是他后来没钱了,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好,您过来?那我在海边的别墅等您啊……什么?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怎么您又变卦了……好,我答应您!”

    挂断了电话,陈泽龙一收刚才的笑容,一把将手机砸向了墙上,恨恨得说道:“老不死的,居然敢趁火打劫,多加三千万!”

    那手机正向我站着的位置飞来,吓得我赶紧闪到了一边上,手机砸在墙上,“砰”的一下冒起了一簇火花和一堆黑烟。

    “陈秘书!”陈泽龙大叫道。

    “少爷,有什么事儿么?”陈秘书从外面快步跑了进来,问道。

    “你去准备一张瑞士银行三千万元的本票!”陈泽龙阴着脸说道。

    “三千万?少爷,公司的户头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啊!”陈秘书担忧的说道。

    “你以为我想嘛!***,霍德这老狐狸,居然临时变了卦,再让我加三千万,说是他儿媳妇生了个孙子摆酒席没钱了,**他个二大爷的,摆酒席要三千万?!”陈泽龙破口大骂道。

    “唉!他们这些人都是这样子的,想**自然要**的彻底,不然哪天廉政公署找上门开,不死也得脱层皮。”陈秘书说道。

    “不过放心吧,这块地还是有赚头的,只要这块地能盖商业大厦的消息一传出来,我就可以用这块地再申请银行的贷款!”陈泽龙点头道:“对了,你让人再给我买一部手机过来吧!”陈泽龙指着墙角的报废品说道。

    “少爷,上次我让人一起买了两只,还剩一只,我现在就教人给送来!”陈秘书说道。他知道这个少爷的脾气,一生气就摔手机,所以干脆让人多买了一部。

    嘿嘿,这回陈泽龙想不死都不行了,还有那个霍德,我想他已经等不到喝他孙子满月酒那一天了!

    我将一枚曙光集团南非军工厂最新生产的一枚间谍用的针孔监听监视设备安装在了房间里一个非常好的角度上,而那边车上的郭庆则会通过笔记本电脑完整的记录下这房间即将发生的一切。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时间,陈秘书通过房间里的内线电话告诉了陈泽龙,霍德已经到了,并且本票已经准备妥当。

    陈泽龙让陈秘书直接将人带到房间里来。过了一会,一个满脸皱纹长得跟狐狸似的老头走了进来,陈泽龙立刻笑着迎了上去与他握手道:“德哥,您来了!”

    霍德点了点头说道:“陈总,本票准备好了么!”

    陈泽龙心里大骂这老狐狸也够直接的了,上门就来要钱的了!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微笑着说道:“是的,我已经差人办好了,而且上次咱们讲好的那一千万美金,我已经刚刚让人打到了您夫人在国外的户头上了!”

    “好,够爽快!那我也不多说废话了,最迟这个周末,批文我给你搞定!”霍德点头道。

    “谢谢您了,德哥!陈秘书!”陈泽龙对陈秘书使了个眼色,陈秘书立刻把银行本票交到了霍德的手上:“霍先生,这是瑞士银行的一张匿名本票,随时可以兑现。”

    霍德接过本票,仔细看了看,咧嘴一笑收入了口袋中,叹了口气说道:“陈总,你也别怪我这个人反复,毕竟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我一次就要弄个够本!再说了,你在九龙那块地皮的批文也不是那么好弄的,我要冒着很大的风险的!”

    “我了解,德哥,麻烦您多帮忙了!”陈泽龙心里骂道,你他妈够本了,我可是亏大了!

    “那好吧,陈总,署里还有事儿,我先会去了!”霍德起身告辞道:“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陈泽龙也站起身来,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不挽留您了,事成之后,我摆一桌酒席!”

    “呵呵,酒席就免了吧,我这身份不适合出席你们地产商的举办地酒会!”霍德摆了摆手说道。

    陈泽龙也只是客气一下,他巴不得这老东西不去呢,还能省下一笔钱,于是对陈秘书说道:“陈秘书,送德哥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