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发生的一幕,被完完整整的记录了下来,当我返回车里的时候,郭庆竖起大拇指道:“老大,你太牛了阿,这监视器摆的位置太专业了,拍出来就跟好莱坞大片似的,这角度掌握的,太厉害了!”

    我含糊的应付了一下道:“好了,我们回去吧,明天我要在报纸上见到一个涉嫌黑幕交易的陈氏集团!”

    “嘿嘿,老大,您太英明了!”郭庆赞美道。

    “你小子阿,都身为一个帮派大哥了,还这么屁!”我笑骂道。

    “在老大面前,我就不是大哥了!”郭庆也笑道。

    我叹了口气,一恍几年过去了,如今我们都已经长大了,我刚重生时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与刘科生勾心斗角,与郭庆共患难……与叶潇潇斗嘴,想到她我心中一酸,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的思念与日俱增。还有夏这个丫头,她可曾还记得当初的誓言……还有许芸那丫头,是否已经把我忘记了,是否已经找到了她的幸福……还有吴,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这个总和她作对,总撞她车子的大坏蛋了……最后还有我的小姿,虽然她的事业蒸蒸日上,可是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见面了,虽然中间电话不断,但还是无法弥补我对她的思念……

    我不知道是不因为岁月的流逝,让我对以前发生的事情越来越怀念,越来越无法释怀,是不是我前世有太多的遗憾,这一世不想放过任何一个遗憾呢?

    不过我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让赵颜妍快点儿醒过来。

    ……………………

    深夜,一份匿名的传真发往了各个报刊杂志社……这是我计划的第一步。

    xg的新闻媒体都掌控在个人的手中,他们可不管新闻的真实与只要够爆炸,够震撼,他们就敢往上刊登!

    “主编,我这儿收到了一份匿名的传真!”一个戴眼镜的编辑大叫着跑到了主编办公室。

    “什么事儿啊,小王,什么内容的传真?”主编问道。

    “是关于陈氏集团私下里贿赂规划署高级官员的!”小王激动地说道。

    “快拿给我看看!”主编一听立刻兴奋道。

    “哦?连对话内容都有?”主编拿着小王刚递过来的传真惊讶地说道:“可真详细啊!好,小王,你立刻安排,把明天的头版撤掉,换成这个!”

    “可是,主编,这传真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万一……”小王犹豫道。

    “怕什么,就算是假的能怎么样,这年头,登假新闻的又不止咱们一家!”主编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真的能行么?”小王看来刚参加工作不久,还不是很放心。

    “你个扑街仔,犹豫个鸟,都像你这样咱们的报社就等着关门吧!”主编不耐烦地说道。

    “是,我马上去办!”小王不敢有异,赶紧说道。

    其他几间报馆杂志社也在相同的时间接到了相同的传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几乎一致,那就是撤掉原来的新闻头版,换上这份传真……

    第二天一早,这则新闻就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在xg的金融界炸了,业内的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妈的,陈秘书,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这个新闻报道上连我们说的话都一个字不差?”陈泽龙拿着一份早报,面色黑紫的说道。

    “少爷,我也不知道啊!”陈秘书也是一脸的茫然。

    “哼,当时就我们三个人在场,再没有其他的人了,陈秘书?”陈泽龙反问道。

    “少爷,您的意思是说是我泄露出去的?这怎么可能!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啊,我跟了您五年了,我什么样您还不清楚么!再说了,我把这些新闻卖给报馆能值几个钱?连少爷您每个月给我洗车的钱都不够……”陈秘书赶紧解释道。

    陈泽龙听后,面色缓和了几分,陈秘书说的对,这件事儿公布出去对他一点儿好处也没有,自己倒台了,那陈秘书也将面临着失业,自己待他不薄,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难道是霍德那个老家伙?更没可能了,难不成这老家伙清静生活过腻歪了,想在监狱里渡过后半生?除非他脑袋有问题!

    都排除了就剩下自己了,除非自己梦游,要不也决计不会将这事儿透露出去的,而他自己还从来没发现自己有梦游的习惯!

    这可就怪了,难不成有鬼不成?陈泽龙虽然平时大少爷习气十足,却也不是傻逼,能在陈氏集团独当一面也说明了他的不简单。

    “少爷,能不能是有人在这屋子里安装了窃听器之类的?”陈秘书问道。

    “不可能,咱们谈话那天,我已经用电子狗检查过了,房间里很安全!”陈泽龙自信的说道。他哪里知道,曙光集团最新的产品就连世界最先进的间谍组织也检测不出来的!

    “那就怪了,难道那天谈话的时候门口有人偷听?”陈秘书继续说道。

    “有这个可能,你是我信得过的人,但是下面那

    就说不好了,虽然他们被召聘进来的时候也做了审查保他们不会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卖我们!”陈泽龙点头道:“好了,这件事儿交给你去查一下!实在不行就把这些佣人全部换掉!”

    “好的,少爷!”陈秘书答道:“可是这件事情我们怎么去处理呢?”

    “处理什么?根本不用理会,xg的花边新闻每年没有一万也有千,过几天谁还记得这些事儿呢!看着报纸上登的也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证据,估计他们也就是凭空捏造,他们这些媒体,如果有确凿的证据肯定要迫不及待的公布出来,所以我们只要不承认就没事儿了!”陈泽龙摇头道。

    而我怎么会让陈泽龙如愿呢?就在陈泽龙大张旗鼓的在大众面前职责媒体造谣生事,出面辟谣他与霍德根本就不认识的时候,又一封秘密的传真发往了报馆杂志社的办公桌上。

    “哈哈,老大,你可太厉害了,这么一来陈泽龙将一步一步地走向被动!”郭庆赞许地说道。

    “我们要的就是现在这个效果,要大家展示一个说谎的陈氏集团!”我阴笑着说道。

    第二天,巨幅的陈泽龙与霍德握手的照片出现在了各大报章杂志的头版头条,醒目的标题写着:陈泽龙称与霍德不认识?陈氏集团究竟想掩饰什么!

    陈泽龙拿着报纸在办公室中暴跳如雷,对陈秘书大叫道:“不论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我弄出来!气死我了!”

    “少爷,您先别动怒了,眼下我们还得商量一下怎么解决这件事儿,楼下的记者已经把我们公司的大厦团团围住了!”陈秘书擦了一把汗说道。

    “他***,怕个鸟,跟少爷我下去,实在不行把青帮找来,都给我撵走!”陈泽龙一拍桌子说道。

    陈秘书不敢说什么,跟在陈泽龙身后上了电梯,心中暗叹,这个陈泽龙也太沉不住气了。居然想到用黑社会来解决这种馊主意,不过他也只是想想,他可不敢在陈宗龙动怒的时候乱提意见。

    “陈总,您在前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不是亲口说过您并不认识霍德么,那请您解释一下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儿?”记者们见陈宗龙出来了,连忙蜂拥上前问道。

    “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一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难道你与一个人照相就一定要认识他么?”陈泽龙牵强的解释道。

    “陈总,您这个解释恐怕不是那么合理吧?”另一个记者立刻反驳道。

    “不合理?怎么不合理?没准儿还是电脑合成的呢,现在电脑技术这么发达……就说曙光集团吧,他们最新推出的制图软件就能做出这种效果!”陈泽龙辩解道。

    “那陈总的意思就是说这张照片是有心人刻意去合成的?”一个陈氏集团下属报社的记者特意向另一个方向诱导道。

    “对,没错!”陈泽龙正焦头烂额呢,忽然听到有自己人出来解围,立刻顺藤摸瓜的说道:“我怀疑这件事情是有幕后黑手的,这个人就是我们陈氏集团的竞争对手,大家想啊,这张照片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为什么不在前几天和那篇传真一起公布出来?为什么要等了一天才发出来?这不难看出他是别有用心的!”陈泽龙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而那个陈氏集团的记者也顺势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是误会陈总了,那就不打扰了!”说完就作势要离去。

    而其他记者见情况变成了这个样子,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于是也纷纷离开了。

    一场骚乱就在陈泽龙这个歪打正着的讲话中化解了。

    但是事情真的结束了么?

    ……………………

    说点儿有意思的题外话,不占订阅字数的。

    今天在火车站附近溜达,看到几个批发盗版书的,没啥事儿过去看看。

    一看居然有《重生追美记》,我一翻,我靠,印刷的真t***精美,32k的,还是3本一套,居然是.一套收藏……

    那个老板也看出我想买,于是说了一句让我无比惊讶的话,他说道:“你拿这个是全本的,--&网--最新版本的!”

    全本?我一愣,于是乎问道:“貌似这本书还没写完吧??”

    那老板说道:“完了,--&网--上可能没发完,但是我们老板认识作者,从那里买来的手稿!”

    我一听心中大乐,还有这t***好事儿?难道说有人替我写完了?那我买一套回家抄不就省事儿多了,于是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翻开了最后一本书的最后一页,只见上面写道:“上部完”,我当时就晕了,这也算是完本了?

    不过我还是买了一套,也没和那老板废话,二十一块钱,直接交钱走人。只是有点儿郁闷,我这书才值21??还是3一共21!明天拿个数码相机拍下来给大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