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这块地皮可是花二十亿买的,您现在要五千万卖出去?!”陈秘书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问道。

    “不错,就是五千万!现在这块地皮五千万有人买就不错了!”陈天雷说道:“能盖楼,二十亿都有人抢,不能盖楼,五千万都嫌多!如今出了这种事情,业内的人都知道这块地皮已经是无力回天了,留在手里不如尽快地抛掉!虽然银行那边不急着催债了,但是一旦我们这边的底细让人家知道了,他们肯定会第一个上门的!”

    “我知道了陈先生,一会儿我就和拍卖会的人说一下!”陈秘书点头道。

    “好了,你下去吧!”陈天雷无力的挥了挥手。这件事情给陈泽龙一个教训也未尝不可,但是这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转眼间就赔掉了十九点五亿!这还不算贿赂霍德的钱!

    陈天雷叹了口气,回想起自己当年偷渡到xg,,++拥有数百亿家产,也不知道自己老家的兄弟还好不好,算起来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回去过了。

    如今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不争气,但是他却又毫无办法。他现在还不知道到整件事情都是因为他的宝贝儿子在内地惹下来的,如果知道还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老大,陈氏准备将九龙那块地皮卖出去,就在这个星期六!”郭庆对我说道。

    “哦?是么,多少钱?”我问道。

    “底价是五千万,不过我估计这个价格都很难卖掉!”郭庆如实说道。

    “好吧,到时候我们买来就是了!”我淡淡的说道。

    “什么?老大,这块地虽然便宜,但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我现在在xg虽然很有势力,但是却也不能左右政府部门的决策啊!”郭庆思议的说道:“这块地买来实在没有任何用处!”

    “放心吧,这块地会有价值的,而且它该做什么还能做什么!”我笑道。

    就这样,在星期六的拍卖会上,在没有任何竞价的情况下,我顺利的以五千一百万的价格买下了这块地。在场的许多地产商都暗暗嘲笑我这个内地来的“土老冒冤大头”,不懂xg的政策,这种烂地居然还

    陈泽龙听说是我买了地,他还高兴了好一阵,在他看来,我也会因此出出血!

    不过事情往往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不然我怎么混啊!

    就在我刚刚买下这块地不久,一个由新江市曙光集团总部派出的商业代表团正式开始了对xg为期一周的友好访问和商业洽谈!

    理由很简单,既然xg回归了祖国的怀抱,那么作为全国乃至全最大的商业帝国的曙光集团,自然以发展祖国经济为己任,准备投资在xg建立分公司。

    由于这件事情无论对祖国还是对xg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所以:的高层与xg政府对这件事情都非常关注,分别督促相关部门,一定事情促成。

    虽然这无疑在xg的商界是一个重磅消息,但是这些商人却没有的想法,世界第一集团,对他们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东西。

    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看得出来,这次曙光集团的代表也非常愿意促成这件事情,而xg政府开出的条件也很优惠,毕竟人家是来繁荣经济的,可以解决很多人才就业的问题。

    但是在最后集团选址的方面,曙光集团的代表却唯独看中了我在九龙买下的那块空地。

    而xg政府这边很是为难的表示,这块地已经通过拍卖的形式卖其它公司,政府可以再以很优惠的价格出售其它没有卖掉的地皮。

    曙光集团的代表却表示,这块地位处于商业区,如果来这里建立分公司,非这里莫属!

    xg政府也没有办法,毕竟现在这里还是资本主义制度,卖出去西就不属于政府的了,所以他们也很为难,只是无奈的表示,如果曙光集团真的想在这里建立分公司,只能私下里去找买了这块地的公司商谈,这种事情他们政府也插不上手。

    曙光集团的代表则表示理解,称他们会找这块地的主人洽谈。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一个计策罢了,曙光集团的人也是我打电话调过来的。

    而这块地的主人恰恰是我,曙光集团的真正主人也是我,所以根本就不用什么恰谈。但是这个姿态还是要做的,于是在外界看来,非常紧张的商业谈判,就在三石集团的一间会议室变成了一场喝茶谈天。反

    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谈了什么。只是在最后对外界公i我以五十亿的天价卖给了曙光集团!这也是我故意这么做的,为的就是气死陈泽龙那货。

    而这块地的其它问题则根本就不是问题,政府名正言顺的给曙光集团下了批文,这块地上的建筑不受任何限制!

    ……………………

    陈氏集团集团主席的办公室中。

    陈泽龙气得咬牙切齿的对陈天雷说道:“爸爸!我们为什么要卖掉这块地,这回便宜这小子了,白捡了五十亿!”

    陈天雷盯着电视上面的报道,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阿龙,你以为这件事情真的是你想得这么简单么?你以为我们不把这块地卖给那个刘磊,曙光集团就会从我们手中买走那块地了么?”

    “难道不是么?”陈泽龙一愣说道。

    陈天雷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们不卖,这块地同样一分钱都不值!”

    “为什么?”陈泽龙奇怪的问道。

    “哼,这个刘磊好手段啊,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他和这次来的曙光集团代表团的人根本就是一伙的!就算不是一伙的,他们之前肯定就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不然事情哪有这么巧的,地皮刚刚卖给他,曙光集团就看中了这块地?”陈天雷冷哼道:“阿龙,这次人家明显是冲着我们来的,我怀疑这证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个刘磊!而你已开始就让他给玩了,上了他的圈套,花了二十亿的大头钱买来一块废地!”

    “什么!这怎么可能!”陈泽龙惊道。

    “阿龙,你老实告诉我,你有没有得罪过这个人!”陈天雷表情严肃的说道。

    “我……”陈泽龙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实情,包括他在b市撞了人,而把他送上法庭的正是这个刘磊!

    陈天雷叹了口气说道:“我原以为你只是招惹了一个地头蛇,没想到这个刘磊这么有来头,看来他的背景不简单啊,连曙光集团都能与他扯上关系!”

    “爸爸,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陈泽龙一听连陈天雷都这么说了,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怎么办,哼,在xg,]就不再动作了,只要他再有什么举动,我们陈氏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据说他的公司只不过是个刚成立的小公司而已,就算和曙光集团有些关系,那也没什么!”就连陈天雷也认为这次是大意了,才着了别人的道。

    接连不断的利空消息,让陈氏的股票在股市上震荡不定,一跌再跌。先是贿赂政府高级官员,接下来是误卖了九龙的地皮直接导致了集团损失五十亿元!散户纷纷对陈氏失去了信心,一时间,大堆的抛盘出现。

    “老大,您是要收购陈氏么?”郭庆盯着见我这几天都坐在电脑前盯着花花绿绿的股票指数,奇怪的问道。

    “呵呵,我要这垃圾公司有什么用,只不过想趁他们股价低的时候再玩他一次,顺便赚点钱。”我站起身来缓缓地说道:“对了,我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么?”

    “已经办好了,我让手下的所有小弟每个人都到证券公司开了一个户头,现在他们都等着老大您的指示呢!”郭庆说道。

    “我靠,我让你多开几个户头你没必要开这么多吧!”我让郭庆多开几个户头便于操作,防止市场上出现大单,被人跟风。可是也没必要开这么多吧!

    “没事儿!反正开户不花钱!”郭庆憋了半天说道。

    “哈哈!我靠,你想笑死我啊!”我听后大笑道。这是什么逻辑啊!

    郭庆也附和的笑着。让我不禁怀念起当年的高中生活,我们也经常这样无忧无虑的笑着,想到了我们的前世……如今却全然不同。

    “对了,叶潇潇怎么样了?”郭庆问道。

    “很久没联系了……”我面部一僵,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我离开学校去s市那天,郭庆就察觉到了我的怪异,当时他也看到我把学校的展窗玻璃打碎,把叶潇潇的照片给拿了下来,只不过一直没提起这件事,今天忽然说到这儿,我还有些不适应。因为郭庆很少与我谈论感情之间的事情。

    郭庆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在他眼中,还没有我搞不定的事情,本以为可以换个轻松的话题,没想到居然问出这么个尴尬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