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别说我的事情了,倒是说说你,有女朋友了么?”我问道。

    “怎么说呢,原来在学校里是找不到,现在是不好挑,老大您也知道,现在处在我这个位置,要女人还不是一招手就来一片,但是……我说出来你别笑话,我其实也挺想像老大您似的,有一份真感情!”郭庆说道。

    我点了点头,郭庆说的很对,人一旦有了钱有了地位,爱情就变得不再纯净,中间参杂了太多的利益关系,这也是我为什么不喜欢把自己的势力暴露出来的真正原因。

    我见这个话题说不下去了,赶紧转移话题道:“最近帮派里还顺利吧?”

    “还好,我一直按照老大你说的去做呢,不扰民,不做危害群众的事儿,不跟国家作对……”郭庆说道。

    “好了,好了,你说得好像自己是新时代的四好青年似的,怎么这么别扭阿?”我摆手道。

    “本来就是啊!”郭庆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就在我俩说话的同时,在xg的一座豪宅内,几个人正在激烈的着什么。虽然这几个人的长相其貌不扬,但这几个人的身份却非同寻常,都是在xg一

    “刑老,您的年龄最大您倒是说个话啊!”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汉子站起身来,表情有些不悦的说道。

    “嗯,李老大,你也先别生气,这件事情我们总要商量着解决嘛!既然老头子我是黑盟的主席,我也不能眼看着xg的黑道这么被人折去!”那个刑老诗歌典型的老狐狸,也不说出具体的方法,只是闪烁其词。

    “就是啊邢老,你说咱们黑道哪有不沾毒的,我的小弟到他们三石帮的娱乐城卖白粉,结果货都被抄了不说,连我的人也给打得半死,还警告我说,再去他们地盘卖毒品就灭了我们斧头帮!”斧头帮的老大黎钟说道。

    “小黎啊,这件事儿说来也是你们有错在先嘛,咱们出来混的,最恨别人踩过届,你不会让你的人别去他们三石帮的地盘?”邢老抬了一下眼皮说道。

    “这……”黎钟也知道这件事情自己理亏,也不好再说什么。

    “邢老,不光是他们斧头帮,连我们红日帮的人也被他们三石帮欺负,我手下的几个飞车党抢了几个路人的包,结果被他们三石帮的小弟看见了,居然开着货车追我的小弟,我的小弟都跑出三石帮的地盘了,结果他们还是紧追不舍,非要撞死不可,我现在那几个手下还躺在医院里,有一个手脚全断!”红日帮的老大张红日也愤愤的说道。

    “就是!操***,他们三石帮哪叫黑社会阿,简直赶上警察了,专门和我们作对!”刚才第一个发话的李老大接茬道:“前一阵子我刚从大陆拐来几个妞想卖到夜总会去,结果被三石帮的人发现了,妈的,派人扫了我们的夜总会,还把人抢走了!结果我后来一打听,这三石帮不但把这几个女的送回老家,还一人发了一万块钱!”

    “好了。”邢老摆了摆手道:“正好,一年一度的黑道大会就要召开了,这样吧,大家有什么事儿就在黑道大会上说吧!”

    就这样,一封请帖送到了郭庆的办公桌上。

    “老大,黑盟的人发来请柬,说下星期要举行黑道大会,让我去参加,你说我应不应该去?”郭庆拿着请柬问我道。

    “这个黑盟是干什么的?”我看了一眼请柬问道。

    “哦,是这样的!这个黑盟是xg的一些小帮派的联盟,原来成目的是为了防止青帮一家独大,和我们三石帮没什么关系!”郭庆说道。

    “哦,那青帮去么?”我问道。

    “应该是去的,毕竟这个面子他们青帮还是要给的!”郭庆说道:“老大,你的意思呢?”

    “去,为什么不去啊!我正愁没事儿干呢,咱俩一起去!”我兴奋得说道,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既然我决定走上前台,那就要开始抛头露面了。

    “老大,这种聚会很危险的,你……”郭庆有些犹豫道。

    “哈哈,怕什么,咱俩什么没经历过,从刘振海那儿都跑回来了,还怕这种小角色么!”我笑道。

    郭庆一想也是,老大是谁啊,这世界能打过他的人还真不一定存在!

    接下来的几天,我安排了几个操盘手,开始低价吸筹陈氏集团的股票,由于这一阵子陈氏的坏消息不断,股市上的抛盘相当大,所以我大量的吃货并没有将股价推高,况且我叫人挂单的时候都挂的很低。当陈氏集团的股价不再下跌的时候,我已经吃进了市场上流通的百分之八十的股票。

    而剩下的

    二十都是对陈氏集团还抱有幻想的股民,这些人只有到点儿甜头才能让他们出货。

    我手中掌握了市场中百分之八十的股票,已经达到了高度控盘的目的,所以我立刻让手下的操盘手挂出大买盘,拉高股价。

    由于xg的股市没有涨停和跌停限制,所以陈氏集团的股价瞬间~拉回了暴跌前的价位。然后开始在这个价位震仓,我自然不会让陈氏的股价无限拉高,这样做是迫使那些对陈氏集团的股票抱有幻想的人认为,陈氏集团的股票就是这个价位了,跌也跌不下去,涨也涨不上去!

    如果我单纯的想赚钱,我现在完全可以出掉手上所有的货,但是我却没有这样做,因为我还有一个紧接着的计划……

    果然,在经过一天的震仓之后,那些股民陆续的抛出了手上的股票,不过忽然之间,除了我的这笔资金之外,居然又杀进来一笔大资金开始吸筹陈氏的股票!陈氏的股价再次被推高,一天之内居然突破了历史最高价……

    一个小时前,在陈氏集团的主席办公室内。

    “陈先生,陈氏的股价这几天波动的很不正常!”陈秘书汇报道。

    “嗯,我也注意到了,好像有人趁着陈氏大跌的时候就开始大量吸货了。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是想入主陈氏还是想借机赚一笔钱,如果是第二种情况,到也罢了,这种事情以前我们也没少做,但是如果是第一种,那就不好办了!”陈天雷皱着眉头,盯着电脑屏幕说道。

    “陈先生,我猜恐怕是第一种……说句不好听的,这个人已经吃进了大概百分之六七十的货,如果只是想拉高股价赚钱,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现在可以说是高度控盘,为什么还要不断地震仓继续吸货呢?”陈秘书分析道。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不过好在我们目前拥有陈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就算他把市场上所有的股票都吃进,也做不了集团主席这个位子!”陈天雷点头道。

    ……………………

    在一家豪华的夜总会内,陈泽龙正在喝着闷酒,由于自己的失误,让父亲对他的能力产生了质疑,暂时收回了他手中的权力,让他回家反省。

    陈泽龙越想越窝囊,要不是自己的父亲执意把那块地便宜卖掉,赚到几十亿的没准儿就是自己了!他至此还是不相信父亲的那一套说辞,不相信那个刘磊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跟曙光集团搭上关系。他始终认为,之所以曙光集团会出五十亿买那块地,是因为那块地的地理位置的确很好!这也让陈泽龙更加坚定自己的眼光是对的,只不过是父亲的判断失误!

    “哎呀!这不是陈少爷么?怎么,发财了,一个人上这里来庆祝啊?”一个声音在陈泽龙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你是谁?”陈泽龙醉醺醺的看着眼前的人问道。

    “哎呀,我是刚仔啊!咱们在一起找过妞,您忘了,你那次一个人上了三个妞,真猛啊!”来人说道。

    “哦?是么?”陈泽龙平时经常出入夜总会,一起玩过的朋友很多,虽然对眼前的人没印象,但听见他称赞自己,也高兴地说道:“哈哈,那算什么,我最狠那次,一夜七女呢!”

    “是啊,我们都知道陈少爷是猛人啊!”刚仔拍了拍陈泽龙的肩膀的肩膀说道:“对了,陈少,和您打听个事儿,听说你们陈氏的股票最近波动很大,背后有庄家在拉高股价,您知道这件事儿么?”

    “拉高股价?什么,真的假的?”最近陈泽龙也没去公司,成天花天酒地,也就没注意,听刚仔一说立刻酒醒了一半。

    “不错,现在陈氏德股价已经涨回了原来的价位,听说还要涨呢!”刚仔说道。

    “是么?有这回事儿?”陈泽龙猛然觉得这是个机会,没准儿能让自己翻身不说还能赚一大笔!

    “怎么,陈少,您不知道么?”刚仔疑惑的问道。

    “哪有阿,股价高低起伏是正常的,哪有什么庄家啊!”陈泽龙赶紧否认道,此刻他想的唯一一件事儿就是赶紧回家,然后抓住这次机会!

    陈泽龙走后,刚仔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当然,刚仔只是他的一个小名,他真正的名字叫做马强,是丁保三手下的一个小弟,在道上被称为小马哥,曾经与我发生过一次冲突,不过这个人凭借着头脑灵活,很快就被郭庆委以重任,派到xg来打理几家夜总会。

    而陈泽龙去的这家夜总会,恰恰就是三石帮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