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这张照片……”我有些惊讶的指着那张照片说道。因为那张照片的背景正是新江市菜市口附近的一条小巷,陈薇儿的家就住在那一片儿,我和陈薇儿拥抱的那一晚正是在那条小巷!所以我异常的熟悉!

    陈天雷听到我发问,静静的把像框拿了起来,伸手擦掉上面的浮灰,深吸了一口气,有些怀念地说道:“这张照片是我年轻的时候,在老家照的,上面的人是我和我的弟弟!”

    我这么一问,钩起了陈天雷的回忆,他担任集团主席的时候,也没有时间去回味这些事情,如今,无事一身轻,也开始回忆起当年的那些时光,于是继续说道:“当年我家里穷,负担不起两个孩子的生活,于是我就告别了家乡,和朋友一起偷渡到xg,.u.后来又和朋友一起到工地给别人盖楼,有了些钱,就自己组织起人马盖楼,没想到几十年下来,居然也折腾出了点儿样子……只是不知道我老家的人还好不好了,几十年了,一直忙忙碌碌,本来想回去看看,也没有时间,如今没事儿了,闲下来了,我也该回去看看了!从你身上就能看出,内地的经济好了,人都有钱了,不知道我那个弟弟现在怎么样了,也应该成家了吧……”陈天雷絮絮叨叨的和我说道。

    “我……也是新江人……”我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却又有些飘渺,捕捉不到。

    “啊!”陈天雷一愣,有些惊喜地看着我,激动地说道:“你是新江的?看来家乡的人的确是富足了!那我也就放心了!”

    我只得苦笑,穷人什么地方都有,我有钱也不代表所有人都有钱啊,不过人民的生活水平确实整体提高了不少!

    “对了,你认识陈天雨这个人么?”陈天雷忽然问道。

    陈天雨!这就是我刚才努力捕捉却又没有捕捉到的地方!我心中一惊,已经隐约的猜出了这其中的关系,看来这次事情真的不好办了!

    因为,这个陈天雨正是我的岳父之一,陈薇儿的父亲!

    虽然我希望只是名字上的巧合,但是这恐怕就是事实!陈薇儿家正是住在那里,而陈天雨也曾无意中和我提起过,他有个哥哥当初游泳去了xg!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索性说道:“我认识一个年纪是三十八岁的,家住菜市口那边,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不错,他今年正是三十八岁,我老家就是菜市口那一片的!你……你认识我弟弟!”陈天雷惊讶道:“他现在好么!”

    “他很好,前几年刚做了换肾手术,非常成功,恢复的也很好,目前和他妻子在我们那边开了一家酒楼,生意很好,已经做成了连锁,整个松江省都有分店!”我说道。

    “什么,他病了?不过好了就好,不错,真不错啊,我弟弟也有出息了!”陈天雷高兴地说道,刚才的阴霾情绪一扫而空。

    “不对……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你……你和他是什么关系!”陈天雷刚才光顾着高兴了,忽略掉了这么一层,就算是在一个城市里生活,又怎么可能知道别人这么些详细的事情呢?这时候想起来,脸色有些古怪的说道。

    “陈天雨是我的岳父。”我也没瞒他。

    “什么!他是你岳父!那……也就是说阿龙开车撞的是他妹妹!”陈天雷表情更加古怪了。毕竟这巧合谁也一下子接受不了。

    “不是……他撞的是我的老婆之一……”我解释道。

    “哦!”陈天雷恍然大悟,以他目前的地位,对我有几个老婆的事情并不奇怪,只是对我的身分越来越怀疑起来。陈天雷知道,做饮食行业是很赚的,地产饮食这是两大暴利行业,照理说陈天雨家肯定非常富有了,那么能找面前这个年轻人做女婿,他的家世肯定不一般,从他随随便便就拿出几百亿来收购陈氏这点就能看出来。

    “唉!都因为阿龙这臭小子,这回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说来我们也算是亲戚了……算了,我输了就是输了,好了,我老头子也不唠叨了,我正好趁这次机会回新江看看,也顺便看看我的侄女。”陈天雷说道。

    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本来已经决定搞他个天翻地覆的我,此刻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不管怎么说,看着陈薇儿的关系我也不能再为难陈天雷他们了。看着陈天雷离去的背影,我忽然有些茫然了。

    陈家。

    雷把陈泽龙叫到了书房,陈泽龙懊丧的低着头。

    “阿龙,我们陈家失败了,现在陈氏集团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陈天雷这一次也是有心教训一下这个儿子,所以借着这次机会,准备夸大以下事实,狠狠的让陈泽龙吸取这个教训。

    “爸爸,我知道错了……”陈泽龙喃喃的说道:“爸爸,我们不是还有钱么,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啊!”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爸爸手中的股票都拿去偿还了银行的贷款了,有好多贷款是以个人名义贷下的,所以必须由我去偿还!”陈天雷胡扯道。

    “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了!?”陈泽龙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是的,什么都没有了!包括现在住的这栋别墅,明天就不是我们的了!”陈天雷说道。

    陈泽龙听后,立刻傻掉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失误居然会给陈氏带来如此毁灭性的灾难!也直到此时,陈泽龙才真正的觉悟了,明白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

    第二天一早,陈天雷就和陈泽龙买了机票飞回了新江,我再三考虑,决定还是让陈天雷回来继续打理陈氏,但是被陈天雷婉言拒绝了,陈天雷笑道:“我这个老头子好不容易有解放的一天了,再说了,我还要趁机给阿龙一个教训!”

    我也没办法,只得将陈氏暂时交给郭庆打理,别看郭庆只是个黑帮老大,但是正规的产业也不少,而且这里面的管理人员都是高薪找猎头公司请来的。

    我没想到的是,我这次的复仇计划居然使陈泽龙这个败家大少痛改前非,若干时间以后,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

    之后的几天,闲来无事,我自己一个人准备去外面转转,来xg快一个礼拜了,还没有看看xg的风景。我拒绝了郭庆陪同的要求,理由很简单,你长得那么吓人,把女孩都吓跑了我怎么泡妞啊!

    这时候我才真正领略到郭庆所说的“爱党爱人民爱国家的新时代黑帮”是什么样子,郭庆手下的小弟闲得都要出屁了,居然在街上帮助老人过马路,而且很多小弟都带着义工的牌子跟警察站在一起!我看后彻底傻掉了!

    我晕,我居然让郭庆建立了个这么义务造福社会的组织……不知道其他黑社会见了会作何感想!我不知道的是,其他的黑帮已经开始不满意了,他们举行这次黑道大会的目的,正是要集体讨伐三石帮的行为!

    我信步走在街上,转了几个圈来到了曙光集团在这里城里的分公司的招聘地点。看来曙光的名气是世界闻名,招聘现场只能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我费力的扒开人群,想挤到招聘桌前,可是还没等我走过去,就有几个人不满的说道:“你干什么!不知道排队么!”

    我只得苦笑,他们居然不我当成来应聘的了!不过也难怪,曙光集团这次只是招聘一些市场营销和广告策划人员,其他的高层和研发部门都是总部直接派过来的,所以招聘的人数非常有限,这些人自然想硝破脑袋往里进了!

    就在我无比尴尬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小刘,你怎么来了?”

    我回过头去,一看是曙光集团驻xg分公司的总经理张江,这个来就是赵叔的助理,自然认识我,虽然他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但是却知道我与赵叔的关系非同一般,是以对我很是客气。再加上前一段时间他经过赵叔的授意,来与我合演了一出“买地风波”,使得我们又熟悉了几分。

    这时候,我身边的人已经自动的让开了,因为张江身上穿着曙光集团特有的工作制服,而且还配有胸卡,来应聘的人哪里敢不让开!

    这时候,刚才指责我的那几个人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他们见到我与曙光集团xg分公司的最高负责人在一起,也就把我也当成了曙团的高层。

    我也没想太多,毕竟他们也没做错什么。于是我就与张江一起向前面走去,因为有张江的开道,我们走过去并不困难。

    “怎么,张哥,你是总经理,怎么亲自来招聘会上了,这些不都应该是人事部做的么?”我随口问道。

    “是啊,本来我在临时租的写字间和几个工程师研究集团大楼建设的图纸,接过这边打来电话说是有个人非要见总经理不可,没办法,我就来了。”张江耸了耸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