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算了,没事儿的,赵颜妍已经醒过来了,没什么大碍了,我看你也改变了不少么,居然跑到工地去干活了!”我笑道。

    “这没什么,我爸爸年纪大了,总不能让他出去做事吧,而我也不会别的什么,所以……,”陈泽龙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来到新江后,我想通了很多事情。虽然我和爸爸一无所有了,但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快乐。”

    “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珍惜现在的所拥有的才是最重要的!”我说道。

    第二天一早,我就驱车来到了三石集团的总部。这里根本就不像一个黑社会的大本营,反而更像一个欣欣向荣的大集团公司。

    门口的保安很有礼貌的帮我停好车子,然后带我看到了一楼大厅的前台。

    “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么?”前台小姐问道。

    “我想找一下你们丁保三副总,他在么?”我直接报出了三猴子的大名,不然这些前台小姐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我找的是谁。

    “哦,您是来找丁副总的,请问您有预约么?”前台小姐问道。

    “没有,我临时找他有事儿。”我说道。

    “那我只能给您通报一下,不知道丁副总现在是否有空,请问先生怎么称呼?”前台小姐说道。

    “我叫刘磊。”当我说完后,前台小姐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半天,才赶忙拿起电话来。

    “有什么问题么?”我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呵呵,只是先生和我们集团的董事长刚好重名……”说着指了指大厅一侧的公司领导团队名录,说道:“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就给您询问一下!”

    薰事长?我抬头一看那名录,差点没晕死过去。我日他个xxxx的,薰事一栏长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这郭庆搞什么啊,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三石帮幕后的老板是不是?好在只有个名字,没有照片,不然我可就出名了!

    电话打过去过了没多久,就看见三猴子西装革履的从电梯口走了过来,见到我,立刻笑着迎了过来。

    看得那前台小姐直纳闷,他在这儿上班也有一年多了,还从来没看到过丁副总亲自下来迎接过谁!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魁首……啊,不,刘董,您来了!”三猴子这“魁首”两个字刚蹦出嘴就觉得不对劲儿,现在是在公司里,公司这些员工都是与黑道没有关系的正规白领,所以立即改口道。

    “三猴子,你小子穿得还有模有样的,这头发染回了黑色还真有那么点儿派头!”我笑着给了他一拳道。

    “刘董,这在公司,您给我留点儿面子啊!”三猴子苦笑着小声说道。

    “呵呵!走吧,咱们去你办公室谈!”我笑道。

    我们走后,那前台小姐惊讶的对旁边的保安说道:“哇!原来他就是咱们公司神秘的刘董事长!好帅啊!又年轻,我要是能够嫁给他……不,就是当个情人也就满足了!”

    “你花痴阿,刘董怎么能看上你呢!我刚才帮他停车的时候就觉得他身份不一般,你看他开的那辆奔驰是原来郭总开的!”保安说道:“郭总开的车除了比他更厉害的人物敢开,别人谁还敢开啊!”

    “从你口中说的,好像郭总很吓人似的!”前台小姐瞥了一下嘴道:“郭总每次见到我都会笑着点头,那样子好随和的!”

    “说了你也不知道,你知道郭总以前是干什么的?他是我们松江省的这个!”说完竖起了大拇指。

    “什么意思?”前台小姐莫名道。

    “黑道老大!”保安说道:“我就是四中毕业的,和郭总一个学校,只不过比他小一届,听说他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横扫新江市的黑道了!”

    “啊!这么牛x啊!”前台小姐满眼冒星星的说道。

    “行了吧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还是考虑考虑什么时候答应与我约会吧!”保安嘲笑道。

    “你?哼,等你当了保卫处长再说吧!”前台小姐哼道。

    ……………………

    “魁首,您找属下有什么事儿么?”来到楼上的小会议室,三猴子恭敬的让我坐在了主位,他则站在一侧。

    由于我当年所表现出的强横实力,让这群手下心服口服,再加上我总结出的那套武工让郭庆传授给了他们,他们对我更是恭敬无比,因为我都算得上他们的师祖了。

    “严一同这个人你听过么?”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严一同?这个人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在新江市闹得很欢,但是始终

    什么大气候,只不过是一个有些黑心的公司老板。i一下说道:“这个人前几天还送来了一百万的支票,想拉拢我们三石帮,让我们在背后给他撑腰,我连见都没见直接让小弟把他给打发走了!”

    “我不想再看见他了!”我淡淡的说道。

    “明白了。”三猴子也不问为什么,立刻回答道。

    “你不问问为什么吗?”我奇怪道。

    “魁首自然有用意,我们只是按照吩咐执行!”三猴子说道:“再说了,这严一同早就应该拔除了,我们现在是全体成员响应魁首的号召,保卫地方地下势力的和平,像严一同这种坑害老百姓的人早就该消失了!”

    “这样吧,我听姜厅长说最近风声紧,你找人教训一下严一同就行了,别给他弄死了,但是起码也得整成生活不能自理。然后弄点儿够判个他十年八年的证据找人给公安局和检察院送去!”我想了一下说道:“实在找不到证据,就让他自己说,用什么手段你们应该比我在行!”

    “呵呵,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三猴子说完,就开始打电话吩咐下面人去做了。

    “对了,三石集团现在的效益怎么样?”我看到如此豪华的集团大楼和办公室装修,想来这三石集团一定不差。

    “现在全国大多数省会城市我们都建立了分公司,在当地开设了一些大规模的夜总会,酒店,洗浴中心等娱乐场所,还有房地产这一块郭总是交给陈副总做的,陈副总现在南方,没在总部!”三猴子说道。

    “陈副总?陈勇吧,想不到这小子还有本事当上副总了!”我笑道,当初我只是让陈薇儿她哥陈勇去和郭庆学习学习,没想到现在也是一员大将了!

    “是的,去年集团的总利润大概是十二亿元,其中地产业占3.5,其他都来源于娱乐业。”三猴子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不错,没想到娱乐业可以赚这么多钱!”

    “还是魁首的领导好,我们这些属下都借上光了,要像以前那样在街上乱混,说不定早就进去了!”三猴子由衷地说道。

    “好,你们也不要局限于目前所作的行业,手中有了空闲资金,就再去投资!”我说道。

    “我知道了,对了,魁首,最近我正筹划着想成立一家影视公司,不过听说演艺界里面的水很深,不好控制!”三猴子说道。

    “哦?还有你们搞不定的事儿么?”我笑道。

    “那倒不是,场面上的事情都可以搞定,就怕没有好的剧本和演员,还有,导演也很重要啊,这些都不是很懂!”三猴子说道。

    “嗯……这样吧,你们先策划着,我在演艺界还认识一个比较出名的人,到时候请她过来帮忙!”我想到了苏mm,,影视公司的话,就方便我们见面了,就可以在陈薇儿顶不住的时候叫上她,嘎嘎!而且xg的陈氏集团下面似乎还有一家搞影视的子公司。

    严一同倒也守规矩,第二天就把拖欠的工钱发了下来,陈泽龙拿着工资很是高兴,嚷着要请我和陈薇儿吃饭。

    于是我和陈薇儿一家都来到了陈母家开的酒店,当然,最后还是免单了的。

    临走时,我对陈泽龙说道:“你现在既然已经认识到以前的错误了,那就别再去做那些体力活了,这样吧,新江市的三石集团是我的产业,你就去那里上班吧!”

    “三石集团!那不是内地的第一大帮派么……妹夫,难道你是……”陈泽龙听说三石集团是我的公司,惊讶无比。

    “是的,你明天去找那里的丁副总吧!郭庆在xg,,呵!”我也不准备瞒他,因为他一旦去上班了也会知道的,我的名字就写在公司的大厅里。

    “怪不得!我说我当初怎么输的这么惨啊!”陈泽龙苦笑道:“可是,妹夫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管理企业的经验不行,你让我去了,不怕亏钱么?”

    “正好他们最近要筹划一家影视公司,原来在xg的时候,听说搞了一家影视公司,应该比较有经验吧?”我问道。

    “妹夫,你也是明白人,咋能不知道呢,我当初搞那个就是为了和那些小明星上床,也没想搞成个事业阿!”陈泽龙不好意思地说道。

    “你还别说,你现在搞那家影视公司还挺赚钱的!”我笑道。

    “是吗?”陈泽龙听我这么说很是高兴:“放心吧,妹夫!我一定尽力去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