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公里?这个数字几乎已经达到了目前车辆行驶的公里数上限了,再好的车一般行驶100公里也要报废了!”我惊讶的说道。

    “是的,而且这个动力系统与市面上的大多数发动机都可以兼容,可以做到直接取代。”孙四孔得意的说到。

    我知道我提供给孙四孔的资料只是理论上的,他能将它完整的开发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现在又能与市面上的发动机做好兼容,就更说明孙四孔是个难得的人才,自己这回可真是挖到钻石矿上了。

    “不错,这东西的成本是多少钱,不会很高吧?”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如果这东西成本非常高,那和废品没什么区别。

    “呵呵,当然不高了!”孙四孔笑道:“这个发动机所用的金属合成起来相当容易,而且所选择的原材料的价格也十分的低廉,这部最小的发动机的成本仅为15华夏币。”

    “15华夏币!”我惊讶道,我靠,当废铁卖啊!

    “刘老师,这个价格如果您觉得贵的话还可以再降,但是动力系统的寿命就得不到保证了。”孙四孔以为我嫌贵赶紧说道。

    “呃……”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要是推向市场,那还不是财源滚滚啊!

    “如果要降低成本的话,可以将这个发动机做成封闭式不可再注水的,这样就变成了一次性产品,大概10万公里也就到寿命了说道:“这样一来成本就可以控制在10华夏币以下。”

    我真是无话可说了。孙四孔简直就是人才阿,我还正为如何推出这个新能源动力系统而犯愁,我怕这个东西推出后会引起是世界局势的动荡,至少对那些石油大国将是当头一棒!

    如果真如孙四孔所说,我完全可以卖这种一次性的发动机,但是技术保密性如何呢?这点非常重要,于是我问道:“孙博士,这种动力系统不会被别人仿造吧?”

    “目前来看,只有我们掌握着这种金属的合成技术,其他人跟本无法仿造,但是如果刘老师想让它更加神秘一点儿,我们可以加装一个自毁装置,一旦有人试图拆解就会自毁。不过成本会高出一些。”孙四孔解释道。

    “嗯,这个想法不错,那就这么办吧!你目前着重把这种小型一次性产品的样本弄出来!”我吩咐道。

    “好的,没有问题!”孙四孔点头道:“这个容易,差不多一个月就可以搞出来!”

    “那好,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就着手把这项技术推向市场。”我说道。

    本来我打算让曙光集团推出这项技术的,但转念一想,曙光集团这几年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如果再推出这个动力系统的话势必会让世界上的某些组织对曙光有非份之想。而曙光作为一个电子科技领先的龙头,突然涉足动力系统也有些太让人不可思议了,还不如横空出世一家新的集团公司来做这件事儿。而能够挑起大梁的人除了赵叔这样的商场精英我还能倚仗谁呢?我冥思苦想也没找到个合适的人选。身边的人很多都已经各司其职,不能再抽调了,而信不过的人却又不行。

    我正为人选发愁的时候,我意外的接到了赵叔的电话。

    “小刘,曙光出了点儿麻烦!”赵军生郑重其事的说道。

    “出了麻烦?什么麻烦?”我有些纳闷,按理说按照现在曙光的规模和对国家的贡献,来自官方的刁难是不可能的,他们扶持还来不及。而黑道就更不可能了,新江市还是三石帮的天下,虽然中间出了个严一同,也给清理掉了。就算不清理掉,他也没有胆量动曙光。难道是集团内部的麻烦?可是也不应该啊!曙光的内部基本上是很团结的,人人都以在曙光工作为荣。

    “有一家叫做伟人集团的软件公司今天下午刚召开新闻发布会,推出了新一代的操作系统伟人视窗2000,曙光视窗98,而且这套系统与我们已经开发完成的曙光视c常的相似!”赵军生凝重的说道。

    有人居然先我一步开发出2000版的.|:前世,危硬公司也是在99年推出的这一版操作系统,也就是也打算在明年再放出曙光视窗200.

    “图形界面等专利目前不是掌握在我们手里么?”我问道。

    “这个我已经让律师去着手做这件事儿了,但是就算我们起诉,结果也不会太乐观,这种官司很难打,有的一拖就是好几年!”赵军生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听后深以为然,我前世的时候危硬就因为这个专利打了n年官司。

    “咱们内部有内奸么?”我虽然不相信,但还是问道。

    “我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但涉及到核心机密的程序员都与曙光签订了终身合同与保密合同,曙光的待遇已经很高了,他们没理由去出卖公司,再说研发室的计算机没有连接互联网,也没有任何的输出设备,只是内部联网,源代码没有可能完整的泄漏出去。”赵军生说道。

    “好吧,赵叔,您先调查一下这家公司的底细,看情况再说!实在不行提前退出2003或者xp的系统,咱们曙光要始终保持行业的领先!”我说道。可能原来我还有些危机感,但是现在我根本不怕什么,我现在掌握了阿尼玛斯的外星科技,我怕谁啊!

    不过挂断电话,我也觉得事情有些匪夷所思起来,没道理啊,这个人不是曙光内部的人,怎么可能写出2000呢?要知道2000服务器构架的,和98还不一样,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难道……我忽然灵光一现,这个人难道说也是与我一样是未来穿越过来的人?

    而且,似乎还很有可能,只有这样,那些不合理的解释才能行得通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好怕的,毕竟我现在不光靠着重生的优势了,外星科技才是我下一步要依赖的重点。

    不去管这些事情,我交代了孙四孔一些事宜之后,就离开了岛屿。

    当我回到学校已经是当天晚上六点多钟,我算了一下时间,赵颜妍的实验课大概也结束了,于是我就站在实验楼的边上等着赵颜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我也不见楼里面有人出来,难道是提前结束人都走光了?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前世我上实验课的时候时有发生,一般是实验做完了就下课。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接近了过来。吓得我连忙运起精神能直到我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时,我才放松了下来。

    只听耳边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对我说道:“猜猜我是谁?”

    哈!这丫头又来这套!这让我又想起了那时的那人那事儿,同样是赵颜妍,做过相同的动作,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一切都让我很是怀念。

    赵颜妍见我没反应,又问了一遍:“快说我是谁!”

    我一愣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连忙装作冥思苦想的样子说道:“你是刘悦?”

    “不是……!”赵颜妍有些不悦,心想这家伙果然对刘悦有意思!

    “那你是陈薇儿?”我继续说道。

    “陈薇儿是谁!”赵颜妍一听立刻不干了,松开手跳到我面前来质问道。

    “咱们学校大三的校花啊!”我解释道。

    “啊!好啊你,就知道你这家伙是个色狼,你是不是想把大一大二大三的校花都搞到手啊!”赵颜妍眉毛一挑的问道。

    “大一大二大三?大二是刘悦,大一的校花是谁啊?”我奇怪的问道。

    “废话,你眼睛坏了么?我就站在你面前么!”赵颜妍怒道。

    “……哈哈,你真是厚脸皮阿,居然把自己说成是大一的校花!”我听后笑道。

    “又不是我说的,是别人说的……”赵颜妍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些害羞。

    “那好吧,校花老婆同学,我是否有荣幸与你共进晚餐啊?”我伸出手来绅士的说道。

    “去!谁是你老婆了!”赵颜妍打掉我的手啐道。

    我也不计较这种口头上的说辞,只要彼此心里面清楚就足够了,我顺势拉起了赵颜妍的小手,赵颜妍也没有反抗,只是小手上面很快就被汗水浸湿了。

    呵,这丫头真把我当成她的初恋了!

    貌似好像本来也是!

    ……………………大家猜猜这个竞争对手是谁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