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放下手机,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人忽然许多往事浮上了心头。

    来人居然是于婷,上次在军训上晕倒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那时候一直忙着赵颜妍的事情,我也没有顾得上去想这位初恋情人,没想到会在这里又遇到了。

    “小婷,这人到底是谁啊,上次你昏倒的时候他就在边上指手画脚的!”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了。

    我刚才光顾着看于婷了,都忽略了她身边站着的司徒亮了。

    我冷冷的扫了一眼司徒亮,发现这家伙居然牵着于婷的手。我顿时一阵心酸,于婷似乎发现了我的目光,扭动了几下身体想把手从司徒亮的手中拿开,可是司徒亮却抓的更紧了。

    “你男朋友好像很在乎你啊!”我平淡地说道,内心却是酸楚无比。

    “我……”于婷不自然的动了动嘴正要说什么,司徒亮就有些不耐烦了:“小婷,快走吧,别和这种穷逼同学墨迹,今天是我爷爷的大寿,咱们还得赶紧去买礼物呢!”

    “哦……”于婷木纳的点了点头,又看了我一眼,才和司徒亮离去了。

    我不是傻子,我看得出来于婷似乎根本就不喜欢司徒亮,但是为什么又跟他在一起呢?

    我赶紧给赵颜妍发了个短信,告诉她后面的课不上了,晚上再来找她一起吃饭,就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

    我远远的跟在二人的后面,由于我身体经过改造,而且也修习了异能的缘故,司徒亮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跟踪了。

    来到了学校后面的停车场,司徒亮上了一辆奔驰s600,想笑,这种豪华公务车怎么能拿来泡妞呢,哪能跟我的路虎比。

    奔驰车开出了校园,一路开往了b市百货,等司徒亮和于婷下了车后,我故意把车别在了司徒亮的奔驰边上。

    妈的,我让你和我装逼,我看你一会儿怎么把车开走!一个停车场的保安想过来制止,但是却是好几次又欲言又止,保安也不傻,在这b市,能开起路虎的也不是他这种小保安能得罪的起的。我见到他的神态,随手塞过去几张小费,这回保安也乐得清闲了,干脆装作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司徒亮手里提着一个袋子和于婷一起走了出来,刚想拿出电子遥控器打开车门,就看到自己的车被人别上了,脸顿时就绿了。

    在b市,谁不认:.想活了?

    不过司徒亮牛逼归牛逼,看了一眼别自己的那辆车,也知道能买起这车的人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如今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对方故意找茬了。

    敢和司徒家对上的人,华夏国有几个,但是这些人也绝对不是司徒亮能摆平的,就是司徒亮的爷爷当代司徒家的家主司徒大山也要忍让三分的。

    想到这一点,司徒亮也没办法,只能绿着脸站在一旁,等着那车的主人过来。

    我可就轻松多了,我见司徒亮回来以后,转身进了b市百货,心里冷笑,你就等着去吧。

    我来到了三楼卖首饰的地方,这段时间冷落了陈薇儿,我准备给她买点儿小礼物,不然这丫头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不好受。

    我来回转了几圈,也没看到合意的,忽然我的目光定在了一只白金的项链上。心型空的吊坠中央镶嵌着一颗钻石,钻石的永恒,和心形代表的爱情正合我的意思。

    “小姐,麻烦你把这条项链拿给我看一下!”我指着项链对售货员说道。

    那售货员小姐抬起头,上下扫了我一眼,冰冷的说道:“这是贵重物品,不买勿摸!”

    我听后皱了皱眉头,想来这售货员是看我身上穿的没一件名牌,以为我只是光看不买的穷鬼。

    “你不让我看怎么知道我不买?”我反问道。

    “八百八十八万,你看见标价了么?”售货小姐不耐烦的指着项链边上的价钱对我说道。

    “我刚才还真没看。”说实话,我这时候才看到价钱,因为对我来说,现在金钱只不过是一堆数字而已。

    “既然看到了,你先照亮照亮自己的情况再说吧!”售货小姐扔下这句话后,就不再理我了。转身眉开眼笑的去给一个穿着阿玛尼的胖子介绍起来。

    我阴沉着脸冷冷的说道:“你们经理呢?我要投诉!”

    那售货小姐没想到我要较真,顿时也来了脾气,对我说道:“随你便!”在他看来,我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于是她拿起对讲机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就赶过来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

    “

    事儿?”中年男人问售货小姐。

    “李经理,这个人来捣乱的,非要看咱们店的旗舰首饰水晶之心!”售货小姐解释道。

    “那他为什么要投诉?”李经理问道。

    “你看他这身穷酸打扮,没有一个牌子,他能买起这项链?”售货小姐辩解道。

    “他穷酸?”李经理倒吸了一口凉气。李经理原来是欧洲分店的经理,由于母亲上了年纪没有人照顾的原因,才申请调回了国内。在欧洲的时候经常夜接触一些皇室的成员,对他们的衣着打扮也有一些研究,如今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身前的年轻人,他身上所穿衣服的布料,尤其是纽扣上的标志,绝对是欧洲皇室专用的,市面上是决计买不到的。

    李经理知道事情原委后,不再理会那个售货小姐,转过身来对我深鞠了一躬,恭敬地说道:“十分抱歉,尊贵的客人,刚才我的店员怠慢了您,我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请随我到贵宾室来。”

    那售货小姐惊愕的看着李经理,李经理平时接触的权贵人物也不少,能让他如此尊敬的倒是没有几个,她不禁纳闷,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看他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啊?会不会是经理搞错了?这家伙别是个骗子啊,不行,自己得去提醒李经理一下,说不定因为自己会挽救出很多公司的损失,自己还会得到提拔!

    在贵宾室里,李经理为我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请问阁下有什么需要在下效劳的么?”

    “你不要这个样子了,让我感觉不适应,你自然一点儿就好了,只不过别像那个售货小姐一样瞧不起人我就满意了!”我笑道。

    “好的,先生,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您贵姓?”李经理说着递给我一张名片。

    “我姓刘,不好意思,生意做得太小了,没有名片。”我摊了摊手抱歉的说道。

    “呵……刘先生说笑了!”李经理也没在意,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正在这个时候,刚才那个售货小姐忽然闯了进来,指着我对李经理说道:“经理,你别被着人给骗了,你刚回国,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国内的骗子很多!”

    李经理听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自己的手下在重要的客人面前居然大喊大叫还诋毁人家,让他的颜面有些挂不住了。

    “你给我出去,明天你也不用来上班了!”李经理虎着脸说道。

    “凭什么啊!你要开除我也要说明白了,这小子明显就是个骗子,来娘当众戳穿他有什么不对?”售货小姐也豁出去了,一拍桌子说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这位刘先生是欧洲的皇室成员……”李经理还没说完,就被售货小姐打断了。

    “哈哈!欧洲皇室成员?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欧洲皇室成员有姓刘的么?”售货小姐大笑道。

    “哦?李经理,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欧洲的皇室成员!”我摆了摆手说道。

    “你看看吧,他自己都承认了!”售货小姐得意地说道。

    “这……刘先生,您身上的衣服……”李经理没想到自己居然判断错了。可是他身上的衣服……

    “哦,是这个阿,这是一个生意伙伴送给我的。”我淡淡地说道。

    “送的?这衣服可是金钱都买不来的啊……”李经理也开始有些怀疑了,这种衣服一般是不外送的啊?

    “是么?原来东西很值钱啊?改天找雷克斯亲王那老小子多要几件来!”我轻松的说道。

    “什么?雷克斯亲王?”李经理咕哝一口吞了一大口口水。雷克斯亲王,居然是他的合作伙伴!亏了自己刚才没有怠慢他,不然自己这份工作也算是保不住了。

    要知道他所在的这家世界级珠宝行中,雷克斯亲王也是股东之一!虽然所占的股份不是很多,但是据说他和集团的高层的关系也很好,任免一个职员的话语权还是有的。

    李经理连忙将那个售货小姐赶走,换了一种比刚才还尊敬的态度对我说道:“刘先生,您的光顾真十敝店篷壁生辉啊!”

    我一笑也没有作答,而我随手翻看着李经理递给我的那张名片,一看差点没把眼珠子掉下来,那名片的最上面一行赫然写着:曙光集团——曙光世界珍宝商贸公司。

    我靠,早知道不提那个什么雷克斯亲王了,直接把赵叔抬出来,比谁都好使!

    买来买去,居然买到我自己的地盘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