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瑞忠身为黑道中人,对很多于婷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在外面搞**等等并不陌生,但是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他就有些受不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和那些小太妹一样,这么淫荡。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里边看a片边**!

    “爸,我没有……”于婷辩解道:“他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哼!那司徒亮是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你有两个男朋友吧?”于瑞忠吼道。/

    “司徒亮……我根本就不喜欢她!要不是因为你,我才不会理他!”于婷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躺在现在的人的怀中,就好像任何事情都不怕了一样,即使有天塌下来,也有人顶着。虽然她并不清楚我除了异能之外还有什么势力。

    “你!”于瑞忠气得够呛,跑过来就想把我从沙发上拉起来,但是又一想,如果这么做自己的女儿岂不是也曝光了,每办法只得愤怒的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说道:“司徒亮知道这件事儿么?”

    “他……知道!”于婷说了个谎。

    “什么?哼,你真是不考虑后果啊,你这么做不光你身边这小子活不了,连我们父女也会一起遭殃的!就算司徒亮放过我们,我们一旦没有了司徒家的庇护,仇家会立刻寻来!”于瑞忠指着于婷喝道。

    “你就这么怕仇家寻仇么?难道为了这个,你就忍心把女儿的终身幸福也断送了么?”于婷忍不住大声叫道。

    “我……!我还不是为了你!我给你妈报了仇了,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好眷恋的了,早就应该下去陪她了,可是我这些年来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我要死了,那些仇家会放过你么?我让你嫁给司徒亮,也是为了你好,这样一来,你以后的生活就会一帆风顺了!”于瑞忠摇了摇头说道。

    “为我好?让我给司徒亮做小,你这叫为我好?”于婷有些哽咽得说道。

    “这……上流社会就是这样的,再说你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虽然名义上是二房,但是我看得出来,司徒亮是很喜欢你的,对他那个订了娃娃亲的刘姓女子反而不怎么关心。”于瑞忠解释道。

    “那也不行,我跟本就不喜欢他!我跟了他还不如让我去死!”于婷抱紧我说道:“我喜欢的人是他!爸,您就别逼我了!”

    “哼!我最后警告你,别拿我说的话当玩笑!你最好离开这小子,不然我会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于忠瑞阴冷的说道,然后又用威胁的眼神看着我说道:“小子,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告诉你,你最好离开我女儿。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你离开她,我可以给你一笔钱,另一个就是你留在这里,等待你的只有死亡!”

    说着,于瑞忠就掏出了支票刷刷的写了一张撕了下来递到了我面前。我扫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五十万。

    “不要!爸,要不你就连我一起杀死,不然我是决不会离开他的!”于婷这时候也豁出去了,完全忘了刚才她自己还在劝我离开她来着。

    我拍了拍于婷,对她小声说道:“好了,别激动。我来搞定!”

    于婷轻轻的“嗯”了一声,趴在了我的怀里。

    “于伯父,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我把于婷抱在怀里,坐直了身体。而我们身体结合的部分就免不了又磨擦了一下,于婷不自觉地发出了一声诱人的呻吟声。

    于瑞忠自然看在眼里,也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于是生气地说道:“别叫我于伯父,我和你没关系!”

    “哈哈!”我冷笑道:“好,那我就告诉你,于瑞忠,你还算个好父亲么?算个男人么?你居然把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我告诉你,别说五十万了,就是五十亿,我也不会放弃于婷的!”

    说实话,五十亿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宇宙尘埃一样。

    “口气好大啊?五十亿,敢问你是哪家的少爷啊?不过这在我面前不管用,我一样会杀了你!”于瑞忠哼道。

    “你杀不了我,别说是你,包括那个司徒世家,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我淡淡的说道:“这张支票在我眼前很碍眼!”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发动身上的精神能。支票“呼”的一下自燃了起来。

    于瑞忠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直到火苗烧到了手,才清醒过来,惊讶的指着我。

    哼,这点儿小把戏

    成这样,我决定再给他加点儿压,随手一挥,掌风闪还上演着av的液晶电视被我整齐的切成了两半,几秒钟后才开始斯斯的冒着火花。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我想平掉司徒家0.01秒就够了。我之所以没去找他,是想看看他的态度,如果他聪明的话,最好别来烦我。”我抱起于婷娇柔的身躯,引导着她上下活动了起来。于婷虽然满脸羞红,但还是配合着我,因为此刻,她已经完全把心系在了我身上。

    于瑞忠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他没想到我居然如此的大胆,居然当着他的面xo他的女儿。不过于瑞忠到底是混黑社会的,深深懂得实力就是一切的道理,不然他也不能寄居司徒家的篱下了。

    于瑞忠看着冒火的电视和地上那燃成了灰烬的支票,不禁有些后怕起来。这还是人么?!

    “那我先去楼上了,一会儿我再来,咱们商量一下你和小婷的事情。”于瑞忠见到我的强横实力,也不再担心司徒家了。

    “好的,于伯父!”我故意在于伯父三个字上加了重音,好讽刺他一下。

    等于瑞忠走后,于婷才敢大声的哼哼起来……

    “你怎么能那么对我爸说话啊!”于婷躺在我的怀里撒娇道。

    “呵呵,我不过是吓唬他一下,刚才他还要杀了我呢!”我笑道。

    “我不管了,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父亲,一会儿别让他难看了!”于婷腻声道。

    “好的,不管怎么说,我也得给我岳父个面子嘛!”我拍了拍于婷光滑的小屁屁说道:“穿上衣服,见你爸去!”

    ……………………

    “于伯父!”这回我很礼貌的对于瑞忠点了点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霸气。

    “呃——请坐!”于瑞忠似乎对我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我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于婷乖巧的倚在我身上。

    “司徒亮倒是没什么,说说你们的仇家是怎么回事儿,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我很随意的说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于婷的父亲当年在新江市也是个一跺脚震三震的人物,但是那时候新江市还有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甚至比他还要强横的势力存在。于瑞忠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被害的妻子居然是这个势力的头目杀害的,于是找了个机会挂掉了这个头目。

    没想到这个头目的势力居然只是松江省一个大帮飞虎帮的小分部!而新派来分部的新头目自然要按照惯例为原来的老大报仇,于瑞忠没想到居然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原以为自己能整合新江市的黑道,却发现自己干掉的只是个分部的负责人!

    于瑞忠的势力在新江市虽然算得上很牛逼,但是哪能和人家省级的黑帮抗衡,当对方发出了黑道通缉令后,于瑞忠不得不带着于婷跑路到了b市,通过关系投

    本来想着借着司徒家的势力,如果发展的好地话几年后可以再杀回去,挑了飞虎帮,却听到一个让他非常郁闷的消息,原来的飞虎帮居然归顺了一个叫三石帮的帮派。三石帮是什么性质于瑞忠哪能不知道,这可是全国性质的黑道组织,就是司徒家倾力去抗衡,也未必能打得过人家。

    不得已,于瑞忠才想把于婷嫁到司徒家,免去后顾之忧。

    我一听,顿时乐了,三石帮?自家的事情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那个原来的飞虎帮的头目叫什么?”我问道。

    “张黄河。”于瑞忠说道:“你要帮我杀了他?”在于瑞忠看来,我的实力简直是非人的,杀死谁都是轻而易举。

    “杀他干什么!”我摆了摆手道:“有些事情根本不用杀人就能圆满解决!好了,我帮你摆平,就当给岳父大人一个见面礼了!”

    于婷听我这么说,立刻害羞的低下头去。

    “电话借我用一下!”我说道。

    于瑞忠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却把桌上的电话推到了我面前。

    我想了一下,直接按下了免提,为了让于瑞忠彻底的摆脱心中的阴影,我就要再给他加点儿猛料。其实我也有些私心,我就是想让他看看,他女儿找的老公是多么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