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三石集团总经理办公室!”电话里传来了甜美的女声。

    “我找一下丁保三!”我对着电话说道。

    “请问您找丁总有事儿么?”对方问道。

    “告诉他我是刘磊。他就知道了。”我说道。

    “好的,我帮你联系丁总。”对方说道。然后是漫长的等待。

    于瑞忠哗然,丁保三是谁他非常清楚。上次三石帮在网络上的黑道新闻发言人已经宣布,原来的三石帮负责人郭庆已经去香港开发亚太地区的黑道发展,国内事务由丁保三全权负责。也就是说,国内的三石帮老大就是丁保三。

    “魁首!”过了一会儿,电话中传来了丁保三恭敬的声音。

    “你小子怎么这么慢?你不知道刘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么?”我笑道。

    “老大,我现在还要负责三石集团的业务,刚才正在开会呢,听见您老人家找我,我屁颠屁颠的就跑过来了!”丁保三委屈道。

    “行了,和你开个玩笑!你帮我查一下帮里面有没有个叫张黄河的人?”我说道:“查到后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我马上去办!”丁保三说道。

    挂断了电话,于瑞忠差点没石化了!三石帮的老大居然管眼前这个人叫魁首!而且还很尊敬的样子!那面前的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我看着惊疑不定的于瑞忠,笑道:“很奇怪么?其实我就是三石帮的幕后老板!”

    “什么!”于瑞忠虽然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听我说出来,还是吓了一大跳。

    “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我无所谓的说道:“对付司徒家,我一个人就够了!”

    三石帮还只是冰山一角?!于瑞忠差点儿有种想自杀的冲动,面前这人还是人么?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和他怎么搞上的,看来这个女儿还真没白养,居然找了个这么厉害的人!

    没多久,丁保三的电话就回了过来,告诉我查到了张黄河这个人,目前他是松江省内另一个城市的三石帮分部老大。

    于是我就把于婷和于瑞忠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丁保三满口答应立刻去搞定。很快结果就出来了,丁保三把情况和张黄河一说,张黄河听说于婷是三石帮最高领导人的马子,哪还敢去找麻烦!但是替前人老大报仇的狠话已经放出去了,如果不做的话面子上又过不去,于是与丁保三一合计,直接对外宣称当年的那个被于瑞忠挂掉的老大是个十恶不赦的王八独子,于瑞忠杀了他是替天行道。

    反正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飞虎帮又归顺了三石帮,谁还去理会以前的种种,所以这件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于瑞忠没想到困扰自己多年的事情居然打几个电话就搞定了!

    于婷见我轻松的就解决了自己老爸的心事,也是非常高兴,直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示威的对于瑞忠说道:“怎么样,爸,你女儿的男朋友还不错吧!是不是比那个司徒亮强多了!”

    于瑞忠眉开眼笑的说道:“那是当然!”他也想好了,如今有这么个牛逼女婿,那他还怕谁啊?让他妈司徒家去见鬼去吧。自己在他家几年,始终也得不到重用,只是安排个闲职,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司徒亮贪图自己女儿的美色,或许早就把自己扫地出门了。

    ……………………

    司徒家,司徒大山寿宴后。

    “妈拉个巴子的,一个啥也不是的小孩儿也敢和我抢女人!”司徒亮气急败坏的大吼道,把身前的清朝古董花瓶也给摔在了地上。他说别人是小孩儿,孰不知他自己才多大?

    “亮哥,那小子的资料我调查清楚了,操***,啥背景都没有,就是平头百姓一个,就这逼样还敢跟您司徒家装逼?”司徒亮的跟班张鸟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司徒亮接过来一看,就随手扔在了地上说道:“还以为他多牛逼呢,父母只不过是个开工厂的,撑死就是个暴发户!”

    “对了,亮哥,我调查他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他以前和刘磊是高中同学,好像还和刘磊有仇!”张鸟说道。

    “这人是干什么的?”司徒亮随口问道。

    “父亲是个贪官,给毙了,他妈也跟别人跑了。好像当年他父亲和你父亲有点儿交情,所以两年前走投无路找到了你的父亲,你父亲就把他安排进了大兴帮,做了个闲职,不过这个人的脑袋很够用,大兴帮里都称他为小军师!”张鸟解释道。

    “哦?是自

    那就好办了,你把他叫来我看看!”司徒亮说道。

    “他就在门外。”张鸟说道。

    “那还不快叫他给我进来!”司徒亮说道。

    张鸟赶紧跑了出去,不出一会儿,就领进来一个少年。如果我在场的话,立刻就会认出来,这人就是当年与我作对的刘科生!

    司徒亮看了一眼面前的人,也没觉得有什么过人之处,不过听说他居然是被刘磊给逼得走投无路,不禁有些好奇,这刘磊貌似也没那么牛逼啊?

    于是司徒亮指了指沙发说道:“坐吧,说说你和刘磊是怎么回事儿?”

    刘科生屁颠屁颠的坐了下去,家境的衰败让他懂得了卑躬屈膝,懂得了阿谀逢迎,与原本那个傻不啦叽的大**判若两人。

    “亮哥!”刘科生恭敬的说道:“刘磊是我的高中同学,您要对付他?”

    “亮哥哪用对付他,一根手指就把他弄死了!”张鸟吹牛逼道。

    “亮哥,刘磊的身份您查清楚了么?”刘科生心里很透刘磊了,只要找个机会就想弄死他,他自己也在大兴帮呆了一段时间了,知道司徒家不但有实力,而且是非常有实力!但是为了一次达到目的,他还是准备提醒一下司徒亮。

    “他家里不就是开工厂的么?暴发户一个!”司徒亮不以为然地说道。/

    “他家虽然没什么人,但是主要的是他马子家很不一般!”刘科生愤恨的说道:“妈的,那个贱女人!”

    “什么?你也是因为女人的事儿?”司徒亮一愣。

    “亮哥也是?”刘科生觉得这次绝对有机会干掉刘磊。

    “那小子抢了亮哥的女人!”张鸟解释道。

    “操!那还得了,亮哥在b市那就是太阳,是天!敢抢亮哥的女人,他找死吧!”刘科生很会煽风点火。

    “妈的!说得就是!老子明天就带人灭了他!”司徒亮一拍桌子吼道。

    “对了,亮哥,刚才我还没说完呢,他那个马子家里很牛逼!”刘科生补充道:“他妈子的爷爷是松江省的省委书记!”

    省委书记?司徒亮犹豫了一下,不过转念一想,松江省离b市远着呢,在松江省再牛逼,能管b市的事儿啊!于是说道:“在松江省,他好使!但是在b市:=.

    “亮哥,你确定咱们大兴帮在b市整死个人没啥事儿?”刘科生还有些不放心。

    “妈的,你他妈脑袋坏了?”张鸟先不满起来:“他刘磊在松江再牛逼,到了我的地盘他也什么都不是,再说了,他只不过是松江省委书记孙女的男朋友,谁会管他的死活!”

    刘科生听后总算放心了,看来这回自己的大仇有望了,于是赶紧讨好道:“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怕给亮哥添麻烦!对了亮哥,你带人干那小子的时候能不能也带上我啊?”

    “没问题!咱俩也算是同命相怜了,以后你就跟我混吧!”司徒亮说道。

    刘科生大喜,自己终于混出头了!***这回把刘磊给灭了,那赵颜妍还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到时候自己一定要把她给干得死去活来!

    司徒亮当然没有心思去想刘科生那些龌龊事儿,他今天的面子都快丢光了,就连他的大哥司徒空也趁机羞辱他了一番。

    等着吧!司徒家的产业迟早是我的!司徒亮心中暗暗想着,孰不知,他已经离死不远了。

    ………………

    “你下午去哪儿了?”赵颜妍盯着我问道。

    “没去哪儿啊,和徐庆伟出去喝了点酒。”我说道,。

    “是么?”赵颜妍皱了皱眉,锐利的眼神在我身上划过,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外衣呢?”

    “外衣?什么外衣?”我这才想起来,我自己的外衣被司徒亮给弄坏了,随便穿了一件于婷老爸的衣服就跑回了学校。

    “这是什么?”赵颜妍忽然指着我的衣领处说道。我刚想低头看,赵颜妍就喝道:“别动!”然后从我的领口处捏下了一个东西,赫然是一根长发!

    看着赵颜妍手中的长发,我立刻脸色巨变!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那个……颜妍,你听我解释,其实……”我话还没说完,赵颜妍就哈哈一笑道:“看你吓的,和你闹着玩呢,是我自己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