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薇儿和于婷到的时候,两人刚逛完商场,手中拿着大包小包的,看得我直眼晕。

    “薇儿姐姐,对不起啊!”赵颜妍小声的说道。

    陈薇儿一愣,疑惑的看向我。我摇了摇头,我明白陈薇儿的意思,她在询问我赵颜妍是不是记起了以前的事情。

    “我只是和她说了以前的事情。”我摇了摇头说道:“都怪我当初太忙,早知道会如此,真应该多拍几张照片来,这样也有助于赵颜妍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笨蛋!不光是照片阿,比如可以去一些记忆比较深刻的地方或者你想想看还有没有什么比较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于婷在旁边提醒道。刚才陈薇儿已经把我和赵颜妍的事情告诉了她。

    有意义的东西?虽然我送给赵颜妍的东西不少,但是真正有意义的东西又有什么呢?

    “对了,你们饿么?我和小婷可是要饿坏了,刚才那种气氛下本来我们就没吃多少,再加上逛了好几个小时的商场,体力早就耗尽了!”陈薇儿坐在床边抱怨道。

    “我……也有些饿了!”赵颜妍有些害羞的说道。刚才她刚刚与我做完剧烈的体力运动,这个时候难免会有些体力透支。

    “要不打电话叫点儿外卖吧!吃盒饭怎么样?”陈薇儿建议道:“我知道一家快餐店味道还不错!”

    “拜托。我地薇儿,你省钱也没有这么个省法吧?在b市大饭店,住总统套房,打电话叫盒饭?!楼下的服务生没准儿会以为咱们是一群神经病!”我连忙说道“楼下就是饭店,打个电话让他们做点儿饭菜送上来就好了!”

    “可是那家快餐店的盒饭真的很好吃嘛!”陈薇儿噘着嘴说道。

    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划过,可是我想努力的捕捉,却又好像什么都抓不到!我知道这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是什么呢?

    我皱紧了眉头,可是却一无所获。

    “盒饭有什么不好啊,我看电视剧里面女孩子都给心爱的男孩子做便当!”陈薇儿小声嘀咕道:“对了老公,咱们在b市买套别墅吧,这样我就可以每天给你做饭吃了,我看韩国片里面都是这样的。又省钱又卫生!”

    “对啊,爱心便当~!薇儿姐姐,我也:道。

    我听后无奈地摇了摇头,省钱?薇儿这丫头可真会算阿,买套别墅用来做饭?真是太经济划算了!不过貌似这是一个好主意,这样我就可以每天与三女生活在一起了!正当我沉思的时候,于婷那句自告奋勇的话就如同一个惊雷在我耳边响起!

    是啊,爱心盒饭,当年赵颜妍也弄过这种小把戏!我不是要找曾经与赵颜妍在一起的纪念么?记得当初赵颜妍给我写了一封小“情书”连同盒饭一起给了我,我至今还珍藏在我家里的抽屉中!

    想到这些。我立刻兴奋起来!原来刚才我努力去捕捉而没有捕捉到的居然是这件事儿!

    “薇儿,你和于婷给总台打电话订餐。我也有些饿了!菜谱在颜妍地身边的那个床头柜上!我去趟厕所!”我说着就站起身来快步走向卫生间。

    来到卫生间,我锁好了门。拉上窗帘,然后又检查了一下,不存在任何的监控设备。这才使用了一个瞬间移动,来到了新江市我的房间中。

    三女中,只有于婷见识到了我一小部分异能的实力,虽然赵颜妍与陈薇儿都略知一二,但是如此惊世骇俗的异能还是先不让她们知道的好。事情总要循序渐进,找到一个可以告诉他们的契机。就好比我在于瑞忠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实力一样。这样才会让人比较容易地接受。又好比我今天把曙光集团的事情告诉了赵颜妍,如果是换作平时。我说赵军生是我地手下,估计她也会认为我是在开玩笑。

    此刻已经十点多了,我的父母都已经睡去了为了不影响我地父母休息,我就没有开灯。

    我打开抽屉,找到了赵颜妍当年写给我的那封小情书,正准备离开,忽然房间的灯“啪”的一下被打开了,然后就听到我爸的喝问声:“谁!”

    紧接着,我就看见我爸拿着一跟高尔夫球杆大义凛然十分严峻的冲了进来。

    “爸!是我!”我赶紧说道。

    “老头子!是磊磊!”我妈从我爸身后走了出来,把我爸手中的球杆拿了过去。

    “磊磊,你怎么回来了?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和你妈在楼下看电视,怎么没发现你!”我爸连珠炮地问题把我问得喘不过气来。

    “爸!我回来取点儿东西,就没打扰你们,我以为你们都睡了呢!”我说道。

    “你别避重就轻,我问你是怎么回来的!”我爸问道。

    “哎呀,老刘,你干什么啊,儿子刚回来,你倒好,跟审犯人似地,口气还那么横,你是不是厂长当习惯了,回家也带着官威?”我妈瞪了我爸一眼不愿意道。

    “我当然得搞清楚了,不然下次有贼来咱家,咱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我爸说道。

    “敢情是你把儿子当贼了?”我妈一听就生气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问问咱家的房子里有没有漏洞什么的!”我爸说道。

    “爸,你放心吧,咱家的房子很安全,而我则是用特殊的方法进来的!”我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把我会异能的事情告诉我的父母。因为我前段时间闲的没事儿干,把我那个便宜师侄焦牙子找来,向他讨要了一套延年益寿的内功心法,这家伙作为阎王老哥的大徒弟,常年在阎王身边混,自然知道延长人的寿命的秘诀。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爸奇道。

    “爸,妈!我现在要跟你们说一件事儿,这件事儿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你们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