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开窗帘,月光洋洋洒洒的照了进来,照在了刘悦绝美的躯体上,让我有梅开二度的冲动。不过我知道刘悦已经很疲惫了。

    “困么?”我抚摸着刘悦,轻声问道。

    “不困。”刘悦大了个哈欠说道:“好快啊!”

    “什么好快,你是说我刚才结束的太快了,应该时间长点儿?”我笑问道。

    “当然不是!想什么呢你,都快把我弄死了,疼得人家呲牙咧嘴的,真不明白你们男人怎么喜欢做这种事儿!”刘悦啐道。

    “那刚才是谁舒服的叫得那么动听啊?”我坏笑道。

    “人家那不是勉强配合你一下!不然你和一个死人一样的**会有感觉么!”刘悦红着脸狡辩道:“我刚才是说时间过得好快啊!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是啊!你当初还考我那些咖啡豆的产地乱七八糟的,说实话,我对这些东西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我就是为了装深沉才故意和你那么说的!”我坦白道。

    “早就看出来了,像你这种低级趣味的人怎么能欣赏出蓝山的真谛呢!”刘悦白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要不咱俩再来一次?”我实在抵不住刘悦的身体在我身边挤来挤去的诱惑。

    “你想弄死我就来吧!”刘悦说道。

    “对了。你是不是早有预谋阿?白手帕都预备好了?”刘悦看着那变得点点猩红地白手帕说道。

    “天地良心,我怎么知道你今天会出席司徒家的家宴阿!”我委屈道。

    “和你开玩笑的,不过说实话,赵颜妍真的挺好的,我们能够在一起,还多亏了她!”刘悦说道。

    “我承认我对赵颜妍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些我以后都会告诉你们的,但是我对你们每个人的爱都是真地。你们在我心目中都是我的爱人,无论失去哪一个,我都会痛不欲生的!”我说道。

    “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司徒家了,你从司徒亮的手中将于婷抢走了这倒是没什么,因为于婷本身对司徒家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怕会给你带来麻烦!虽然我们刘家并不怕他,但是你……”刘悦有些担心地说道。

    “呵呵,这时候知道关心老公了?这些麻烦还不是因为你。”我拍了拍刘悦地小屁屁笑道。

    “怎么,嫌我麻烦么,那我去嫁给那个司徒亮好了!”刘悦哼道。

    “骗你的,他司徒亮算个鸟蛋啊!”我不屑地说道:“惹毛了我,把他们司徒家从六大世家中除名!”

    “老公,你可别逞一时之勇,司徒家的黑道势力只是他们家族的一个部分,他们家族在商界也有很雄厚的资本!如果真要弄个鱼死网破。以刘家的财力,是拼不过他们的!”刘悦有些担心。毕竟那些都是刘家祖辈奋斗出来的家业。如果真要拼掉,有些太可惜了。

    “呵呵。我们有曙光集团做后盾,管他有多少钱都让他血本无归!”我一听原来是这事儿,立刻放心地说道。

    “曙光集团?你是说赵颜妍的父亲?他不是总裁么,集团后面还有薰事长啊!”刘悦问道。

    “董事长就是你老公我啊!”我笑道:“现在你也成了自己人了,对你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怕司徒家了吧?他跟我地势力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任何方面都可以拼死他!当然。这些司徒家并不知道!”

    “啊!”刘悦一惊,虽然他也隐约觉得我肯定还有什么厉害的身份。但是没想到会如此地厉害!世界第一集团的董事长,是没有必要怕什么,就是单纯地拼钱就能把司徒家的产业拼黄了。

    “对了,小悦悦,你明天就去把车行兑掉吧,这种操心不赚钱的行业以后就不要弄了,安安心心的和颜妍她们逛逛街,研究研究美容和健身,才是你这个年纪要做的,以后赚钱的事儿就交给老公吧!”我说道。

    悦点了点头:“可以交给下面的人打理吗!也不浪费精力的!”

    “好吧,随便你吧!明天就搬过来住吧,司徒家那边我会去打招呼,如果他们不识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说道:“过几天正好我要回新江去,你随我见见我地父母,然后咱们一起去看看刘振海那老头!”

    “不许叫刘振海,要叫爷爷!”刘悦拍了我一下说道。

    “他都要杀了我了,我还叫他爷爷?”我笑道。

    “当然了,给我个面子好么!”刘悦腻声撒娇道。

    “好吧!”我叹了口气,心说,到时候看情况吧。

    “你会武功么?”我突然问道。

    “会阿,怎么了?”刘悦也没有隐瞒,可能她现在完全的把心交给我了。

    “你们六大世家地人都会武功么?”我问道。

    “嗯,差不多吧,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刘悦问道。

    “没有,我就是对那个武林大赛比较敢兴趣,到时候趁机可以把司徒亮给除掉,看见他我就心烦,居然对我两个老婆都起坏心眼!”我愤愤地说道。

    “呵……好像是你把我们抢过去的吧……”刘悦笑道。

    一直等刘悦睡着了,我才起身,走出了房门。果然不出我所料,赵颜妍陈薇儿就连乖巧的于婷都趴在我的门口。

    “嘿嘿,大小老婆么,你们在偷听什么呢?是不是该家法伺候了?”我色色的说道。

    “我们怕你把刘悦给弄死了,过来监督一下!”赵颜妍笑道。

    “既然这样,你们就进屋看看吧!”我一把将三人推进卧室,关好门,快速的将三女的衣服剥光,然后把她们抱起来扔在了床上。

    果然是个不眠之夜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