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家那边,我找人传了个话,三石帮和大兴帮可以保持现在的局面,互不干涉。只要互相不触及对方的底线,那就相安无事。而关于刘悦的事儿,我就给了司徒大山一句话,恋爱自由!

    司徒大山并没有因为此事而发作,从而破坏刚刚建立起来的和平。他不认为我这是给鼻子上脸得寸进尺,反而认为我必定是有所持,从我隐居在三石帮的幕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我是个喜欢隐藏自己实力的人。而这种人,通常都不会把自己的全部实力暴露出来,而往往也是这种人,会给你最后致命的一击。所以司徒大山虽然窝火,但是却还是很虚伪的传话过来: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们老一辈不会干涉。

    因为这场联姻,说到头来,对司徒家并没有什么好处。老谋深算的司徒大山早就看透了中间的种种,也明白刘振海的意图,所以也就没放在心上。

    但是司徒亮就不那么想了,司徒亮虽然不怎么看好刘悦这个女人。(是因为刘悦本来就不搭理他,他这种大少爷哪能受得了这种鸟气,自然认为刘悦是个性冷淡。)

    但是司徒亮却对这场联姻充满了希望和期待,因为如果一旦自己入赘刘家,那就代表自己爬上了一个可以和司徒家平起平坐的权利山峰,到时候再也不用看着大哥司徒空的脸色行事了!

    对这种金钱与权力的渴望几乎让司徒亮疯狂。但是这一切的美好未来,居然让一个不起眼的小子给打破了,在他看来,我不过是个借助女人起家吃软饭的小人。但是他却没想过,他对刘家的渴望不也是靠女人吃软饭的表现么?

    司徒亮面对着目前的结果,已经变得有些歇斯底里,他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将会一无所有。虽然他还是司徒家的二少爷,可以享受其他人一辈子都梦寐以求的富贵生活,但是那种在家族里一呼百应,挥手就是几千万乃至上亿的大生意的快感更让司徒亮着迷。

    而司徒亮已经把刘磊当成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一个疯狂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闪现出来——买凶杀人!只有刘磊死了,才能一解他的心头之恨,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翻盘!

    司徒亮通过大兴帮里面的几个心腹,要到了一个国际雇佣组织的网址。

    别怪老子不义,谁让你断了老子的前途!司徒亮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颤抖的打开了那个网址,注册、填写银行帐号,交纳保证金,填写悬赏的佣金金额,当然,还有自己要杀掉的人!

    完成这一切,司徒亮兴奋的几乎手舞足蹈,自己原来怎么没想到这么天才的主意呢?真是古人说得好啊,绝地逢生,逆境出人才!

    原来自己也是个高智商的犯罪分子啊!

    司徒亮这回还真舍得老本阿,他几乎把自己的私房钱全部扔了进去。一千万华夏币,虽然比不上那些行刺某些小国领导人的佣金,但绝对也是一笔大数目了。

    华夏自古有句话,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但是如果阎王不想让你死呢?

    我想我的阎王老哥也不会让我英年早逝吧?

    1999年新年前夕,我和赵颜妍、陈~|悦,乘坐着由杜小威驾驶的加长版宾利红章返回松江。因为年前的铁路和航空非常拥挤,还不如自己开车方便。

    转了几道弯后,车子上了高速。

    “师叔祖,有狙击手正瞄准着我们的车。”杜小威看着车上的一个电子屏幕,轻松的说道。之所以轻松,是因为这辆车已经经过了孙四孔的改装,别说现在狙击手一般选用的穿甲弹了,就连小型导弹也不会伤到车内的人。而这套监控设备,也是孙四孔加装上来的。

    “确定是针对我们的?”我问道。

    “应该是,从刚才上了高速,前面那辆道奇公羊就一直在我们前面晃悠,还有后面那辆金杯面包也有问题,虽然里面的人没有用使红外线瞄准,但是很可能是与前面的人是一伙的。”杜小威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有人要杀我?我皱了皱眉头。在b市,好像没有与我有如此深仇大恨的人吧?大兴帮倒是有这个实力,但是司徒大山不会傻到先去破坏这个平衡。

    “怎么办?”杜小威见我没反应,提醒道。

    “抓来一个问问吧!怎么样,你自己能搞定吧?”我问道。

    “没问题!”杜小威突然加速超过了前面的那

    公羊,直接横在了前面。由于我们是加长车,直接i了,对方根本无法强行穿越。

    刺耳的刹车声,道奇公羊也跟着打横停在了路边。紧接着是后面的金杯。

    杜小威没有打开车门,而是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虽然杜小威身上穿有防弹衣,也自信身手可以躲过子弹的袭击,但是这样自己就会被动的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之下,自保没有问题,想活捉对方就困难了。

    果然,对方可没有杜小威这种耐心,他们是来杀人的,这可是高速公路,耽误一会儿就会造成交通堵塞,就会引来警察。

    道奇公羊的车门打开,一个扛着微型火箭筒的黑衣蒙面人从车上跳了下来。

    我靠,这也太猛了吧,虽说我这辆车的防御性能好,但是让他打的面目全非我还真有点儿心痛。

    而这时候,杜小威也动了,他迅速的打开车门,几个翻滚就来到那个扛着火箭筒的黑衣人身前,伸手迅速向黑衣人的要害处攻去。

    火箭筒虽说威力大,但是近距离根本屁用不顶,还不如一把菜刀好用。

    黑衣人没想到对方车上的人此刻还敢下车来,多年的暗杀经验,通常被杀的人都会在车中瑟瑟发抖,不停的拨着报警电话。

    黑衣人只得扔下手中的火箭筒,与杜小威进行肉搏,可是他根本就不是杜小威的对手,还没等出手,脖颈处已经被杜小威从后面卡住了。黑衣人一阵心凉,对方是高手!普通人掐着别人的后脖颈可能没什么,但是被一个高手卡住,随时可能会捏碎你的颈椎骨。

    这时候金杯车门打开了,冲下来几个同样蒙着面拿着手枪的人。杜小威正要发难,没想到这些人“啪”的一声,纷纷将手枪仍在了地上,然后将面罩摘下,恭敬的说道:“教官……您怎么在这里……”

    杜小威一看眼前的人,居然是南非自己的雇佣兵手下,虽然杜小威叫不上这些人的名字,但长相绝对是有印象的。随即也放开了手中的人。

    手中那人咳嗽了半天,才拉下面罩说道:“对不起,教官!我不知道您在车上。”

    杜小威松了一口气,没想到暗杀自己的居然是自己的手下!

    “你们谁是领头的?”杜小威问道。

    这时候从道奇公羊的驾驶室中,跳下来一个扛着狙击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教官,是我!代号红鹰向您报道!”

    杜小威看了一下目前的形势,还好走的这条高速比较背,没有过往的车辆。不然就有麻烦了。

    “红鹰,你上我的车,其他人开车在后面跟着我!”杜小威命令道。

    “是!”雇佣兵制度森严,以最高长官的命令为最终命令,所以杜小威直接代替了红鹰的指挥权。

    ……………………

    “对不起教官!是我事先调查不利,没有考虑周全!”红鹰主动请罪道。

    “这不怪你!说说事情的经过?”杜小威摆了摆手,简洁的问道,并没有怪罪红鹰的意思。本来雇佣兵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团体,他们事先肯定也不知道要暗杀的是自己。

    “是!我们的网络系统上接到一单一千万华夏币的生意,要暗杀的人名叫刘磊,对方提供了刘磊的行踪和这辆车的车牌号码!”红鹰简练的说道。

    “哦?是这样!”杜小威沉吟了一下说道:“以后接到华夏国内的生意,事先和我通个电话,你回去后就和目前的负责人说一下!”

    “是!教官!”红鹰答道。

    “知不知道这次雇主的身份?”杜小威问道。

    “不清楚,对方完全是通过网络交易的,帐号也是瑞士银行的保密户头。我们无法得知雇主的身份!”红鹰答道。

    “好吧,你回去告诉对方,就说年前华夏国检查的比较严格,武器无法入境,先把佣金退还给他,如果对方真要有这个意思,他年后还会联系你们,到时候你直接让他找我就行了!”杜小威说道。

    “是!”红鹰答道。

    “好了,你们就先不要回南非了,看来这一路上并不怎么安全。你们就留下来负责保护刘先生吧!”杜小威笑道:“连你们的教官我,都是他的私人保镖,你们居然还要来杀他!”

    “教官,我们哪里知道,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们哪里是教官的对手阿!”听杜小威不再严肃,红鹰也露出了他憨厚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