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江市作为松江省的省会,在曙光集团等几个大型企业的带领下,经济突飞猛进。

    但是向我们这样,一辆金杯开道,跟着一辆加长版的宾利,后面一辆道奇公羊,这种阵容,也是很引人注目的。

    前面的金杯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杜小威拿过红鹰的对讲机,对前面车上的手下说道:“怎么了?”

    “教官,前面有交通肇事,路太窄,穿不过去!”前面回话道。

    “走,咱们下去看看!”我对杜小威说道。

    我和杜小威下了车,由于刚才的事情,杜小威一直保持着警惕状态,生怕再发生什么意外,而我则是非常的轻松。

    黄色的兰博基尼!忽然是黄色的兰博基尼!

    兰博基尼被一辆悍马把车尾整个撞凹了进去!

    熟悉的往事顿时涌上了心头,我曾经给吴胖子的姐姐吴莹莹买过这么一辆车。很多年不见了,当时的新江市只有她那一辆,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不过事情不会这么凑巧吧?

    我走近一看,不由呆了一下,果然是吴莹莹这个丫头!

    吴莹莹正掐着腰,和一个带墨镜的小青年理论着。

    “你把我车子撞成这样,你说该怎么办吧!”吴莹莹指着那个小青年叫道。

    “我靠。大姐,你在大道上突然刹车,你当我地车是变形金刚智能人啊,这谁能反应过来啊?”那小青年说道。

    “你没看见前面变灯了啊?你开悍马就了不起啊?悍马就可以随便撞人啊?”吴莹莹指着信号灯说道。

    “我也没撞人啊,这不是撞的车吗!得,大姐,我认栽,多少钱。我赔你!”小青年一咬牙说道。

    “赔我!哼!你赔得起吗?你不知道这车队我多重要么?这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吴莹莹说着可怜兮兮的去抚摸着兰博基尼的车身。

    “……!”小青年无语了:“大姐,你这不是讹人么,那你说怎么办!”

    “我……反正我不管!你把我车弄坏了,必须给我个说法!”吴莹莹说道。吴莹莹瞥了一眼悍马的牌照,居然是警牌!还挂个警备的牌子。于是吴莹莹大嚷道:“警察就可以随便撞别人地车了!”

    “我靠,小姐。我不是说我赔车了么,你就别大嚷大叫了!”小青年已经无奈了。

    正在这个时候,交警也赶来了,看到那辆悍马,再看看那个小青年,立刻谄媚的说道:“这不是姜少么,出什么事儿了?”

    那小青年板起脸道:“上班时间别乱叫,没什么,就是小事故!”

    “这位交警同志,你看看他。身为警察执法犯法,把我车撞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吴莹莹不依不饶道。

    “我告诉你,你乱嚷嚷什么。你知道这位是谁么,他是姜厅长的少爷,我告诉你,小心告你诽谤把你抓起来!”那交警牛逼的说道。

    “好啊,你抓啊,你快来抓!”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在交警面前晃了晃道:“告诉你,姑奶奶是现役军人,还是少尉。你抓我看看!”

    那交警立刻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本想吓唬这小姑娘一下。没想到人家也是个硬茬子!

    叫姜少的小青年很是生气的瞪了那个交警一眼说道:“这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该干嘛干嘛去,竟帮倒忙,这姑奶奶你不认识,我可是早有耳闻啊!新江市一半地公子少爷都被她整过!不过听说她也不怎么在乎钱啊,不知道今天她撞哪门子邪了,对我不依不饶的!”

    “你嘀咕什么呢?”吴莹莹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那交警心想,自己真是拍马屁拍马脚上了,还是赶紧闪人吧!

    我在一旁,听这交警这么说,才回想起来,怪不得看这小子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姜永富的儿子姜奇。

    看来我今天得出马了,一来是瞬间解决他们俩的矛盾,二来是我还等着回家过年呢!

    我走了过去,站在吴莹莹的身后,轻轻地说道:“不就是一辆车吗!坏就坏了,我带你去买一辆就是!”

    “你算什么东西啊!你以为姑奶奶我自己买不起吗?这车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吴莹莹心中正冒火呢,居然还有旁人来管闲事儿,转过身去正想继续数落来人,没想到看见了身后站着的我,不由得一愣。

    “你这车怎么意义非凡了?听说还是很重要的人送的?”我笑道。

    “嗯……啊……不是,我……”吴莹莹居然脸红了!与刚才暴力女的形象判若两人,有些害羞的说道:“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了!”我反问道。

    “我之后去找过你,认识你地人都说你走了,后来吴胖子说在b市见过你……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吴莹莹小声说道:“你还生我的气么?”

    “生你地气?哦,你是说那次啊,那次是我不对,呵呵,我哪是这么小气的人啊!”我说道。

    “嗯……那你以后还走吗?”吴莹莹问道。

    “还要去b市,|会在家。道。

    “那你刚才答应人家的话算数么?”吴莹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是说买车么?当然算数!”我点头道。

    “呃……那个,刘哥,你来得真是时候啊!”姜奇刚才就认出了我。

    “姜奇啊,警校毕业了,上你爸手下去干了?”我说道。

    “是啊,今年刚毕业,那个……我可以走了吗……改天我请刘哥吃饭啊!”姜奇怕吴莹莹一会儿再缠上他。

    “没什么事儿了,你走吧,都认识。”我说道。

    “算你走运!”吴莹莹甜甜的一笑,娇声道。

    姜奇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这句“算你走运”几乎是笑着说的,和刚才简直天壤之别。不过他可没功夫考虑那么多,赶紧闪人才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