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吴莹莹交换了电话号码,我和杜小威回到了车内。

    “那不是吴天的姐姐么?”赵颜妍问道。

    “是啊,呵呵,一晃这么多年了!”我感叹道。

    “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赵颜妍突然问道。

    “嗯,呃……不是。”我吓了一跳。

    “看你吓的,我也没说什么啊!算了,这种事情你自己把握吧,我说了你也不会听!”赵颜妍扫了一眼车上的陈薇儿她们道:“现在我们已经姐妹四个了,看你和伯父伯母怎么交待!”

    “我有什么办法啊,哎,回家再说吧,我妈总不能厚此薄彼吧?”我说道。

    “这倒是,算了,我帮你美言几句吧!”赵颜妍白了我一眼。又道:“我记着吴莹莹是咱们那次一起吃海鲜的时候认识的,唉!那时候还有许芸,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一直也没有消息!”

    我心中一阵心酸。许和叶潇潇两人一直是我心头的一大憾事,可是,事已至此,我还能怎么办呢!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直到赵颜妍出事儿以后,我才格外的珍惜身边的人,这也是我这么快就接受刘悦和于婷的原因。如果时光能倒退回去,我一定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可是老天已经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怎么还会有第二次!

    一行人来到了我家地别墅门口。我让杜小威和那些手下先去找个宾馆住下,然后告诉他们我有事儿再给他们打电话,并嘱咐他们,枪支一定要藏好,不然被查出来,虽然我有关系,但是场面上也不好过。

    红鹰咧嘴一笑打开金杯的后门,指着一堆铁零件笑道:“刘先生。我说这是汽车零件,有人信么?”

    这帮小子动作倒挺快,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杜小威一眼,看来他这个教官教出来的徒弟还真不一般!

    “老公,我们有点儿紧张!”于婷和刘悦拉着手。怯生生地说道。

    “刘悦,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那个沉稳精明的女强人哪里去了?”我调侃道。

    “这不是不一样嘛!人家哪里还是什么女强人,只不过是你的小情人而已,你地正房老婆在边上,哪有我们的地位啊!”刘悦故作委屈道。

    “不会啦!”赵颜妍走过来拉起刘悦和于婷的手说道:“伯父伯母人很好的,他们不会为难你们的!”

    “可是我还是很紧张啊!”于婷说道。

    “没关系的,这方面你可以问问陈薇儿,当年她第一次来地时候也很紧张,现在不也没什么事儿么!”我笑道。

    “老公,你取笑我!人家不来了!”陈薇儿红着脸扭捏道。

    “这不是给你的两个妹妹做榜样么!”我说道。说着。我按响了家里的门铃。

    其实我的心里也很紧张,我怕我的父母会说出一些过分的话来。伤害到于婷和刘悦。她们没有任何的错,喜欢一个人。和他在一起,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她们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接受陈薇儿,我地父母已经很勉强了,如今又多了两个,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已经到了门前。就硬着头皮往里进吧!车到山前必有路,看情况再说吧。

    过了没多久。门就开了。我妈迎了出来。

    “妈,过年好!”赵颜妍亲昵地跑了过去,扑到我妈的怀里说道。

    一句“妈”立刻哄地我妈笑逐颜开,呵呵笑道:“颜妍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妈了!刘磊那臭小子没欺负你吧?”说着用眼神瞄了瞄我身后的姑娘,不禁脸色一沉,不是说只多了一个么?怎么多出两个来?

    赵颜妍有心要给我解围,于是从我妈身上跳开,道:“妈,老公对我们可好了!把我宝贝得不得了,您就别操心了!对了,我给您介绍一下,薇儿姐姐您都熟悉,我就不介绍了!”

    “妈,新年好!”陈薇儿也走到我妈地身边亲热地拉起我妈的手。

    “好!好!薇儿这丫头又长高了,呵呵。刘磊这小子,有了你们两个还不够,还出去花心,颜妍这妮子胡闹,你这个做姐姐的应该管管刘磊这小子了!”我妈说道。

    我看着满脸紧张的刘悦和于婷,赶紧给赵颜妍使了个眼色。

    赵颜妍意会,继续说道:“妈,这位是刘悦,是颜妍从小学到大学的闺中密友!这位是于婷,说起来,她才是刘磊德初恋情人呢,我都要被算成第三者!呵呵!”

    “颜妍姐……”于婷感激地说道。她原以为,赵颜妍会极力的排斥她,没想到赵颜妍的人如此的好,从来不欺负自己。

    我妈听赵颜妍这么说,叹了口气,道:“颜妍,你也太纵容刘磊了!”然后转身对于婷和刘悦说:“你们两个都是刘磊地同学吧,唉!这事儿也怪不得你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好女孩,从你们能考上华夏大学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既然你们几个可以友好的相处,我这个做长辈地就不说什么了。”

    赵颜妍给于婷和刘悦使了个颜色,小声道:“快叫妈啊!”

    “妈!”刘悦和于婷红着脸一起叫道。

    “好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儿媳,每个人一个红包!人人都有份!”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四个红包来,每人发了一个。

    四女都不缺钱,但是这个红包的意义却不同,于是一个个的都兴高采烈的接了过来,一起给我妈拘了个躬道:“谢谢婆婆!”

    然后各自小心翼翼的将红包收在了衣兜里。

    我真怀疑她们是不是事先排练好的。

    “妈,我的红包呢?”我苦着脸问道。

    “你的?没了!”我妈说道。

    “以前每年都有啊!”我不死心的说道。虽然我不在乎这个红包,可是四女都有了,就我没有,真是丢脸阿!

    “是啊,本来今年也是有的,但是谁让你临时又加了一个人进来,你的那份让我给出去了!”我妈无辜的说道。

    我汗!真是自作孽啊!我终于体会到自作自受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