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泽龙的嘴角泛起了一丝淫荡的微笑,道:“你放心,妹夫!我明白了!”

    有的时候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就是如此简单,仅仅是几个字,对方就明白了你的意思。从现在来看,陈泽龙这小子还算是个可造就之材。

    “3d制作那块儿你就交给曙光做吧,他们在动画和3d渲染上是世界一流的。”我说道。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曙光那边我们还没有关系,你也知道,我玩得这一套对付那些娱乐圈里的人还可以,但是人家曙光这种国际性的公司根本不吃这一套,和人家玩黑社会,等于找死呢!”陈泽龙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练,人也成熟老练了许多,对事情看得也很透彻,完全不是原来那个整天自以为了不起的大少了。

    “呵呵,你还不知道么?你那次开车撞的人就是曙光集团赵总裁的千金!”我笑道。

    “啊?”陈泽龙一回想,好像当时确实有人这么说过,只是自己当初没当回事儿罢了。如今在内地呆了一段时间才知道,曙光集团的实力是多么的雄厚,也暗暗后怕,当时曙光真要报复自己,自己绝对比那时候还惨!

    “行了,别紧张了,现在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了,我那个岳父也不会因为这些再去找你的麻烦,这事儿我帮你搞定。”我拍了拍陈泽龙地肩膀说道。

    陈泽龙现在对自己这个妹夫又敬又怕。赶紧点头称是。

    陈薇儿父母已经知道了赵颜妍的事情,虽然刚开始觉得十分生气,但是后来一想也没什么,最起码现在女儿很开心,比当初嫁给那个于刚强多了。再经过陈天雷的开导,上流社会也就那么回事儿,谁没个三妻四妾的,也就把心态放平了。

    最值得欣慰的是。人家的“正房”并没有排斥自己的女儿,反而相处得情同姐妹,这点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名分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女儿并不是像其他地情妇或者二奶一样存在,也是经过人家双亲承认的,即使以后不能领证。最起码也是儿孙满堂。

    正月初五,我和刘悦商定好去拜访他的爷爷刘振海,虽然我不是很愿意,但是事情最终还是要面对。刘振海在我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抵触,总让人觉得不舒服。

    初四晚上,我和四女正在客厅闲聊,我爸神色凝重的走了过来,盯了刘悦半晌,面色有些古怪的说道:“刘振海是你地爷爷?”

    “是的,爸。我和老公准备明天一起去拜访他!”刘悦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如是答道。

    我爸的面色更古怪了。咬了咬牙,最终叹了口气。对我说道:“你跟我来!”

    我有些奇怪我爸的神色,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到了晚上就这副表情了呢?不过我也没当回事儿,我爸这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古古怪怪的。

    我跟在我爸的身后来到了书房,我爸打开书架,取下了一个檀木盒子,递给了我对我说道:“有空你自己看一下吧!”

    我莫名其妙的拿着檀木盒子回到了客厅。就看到赵颜妍笑嘻嘻的迎了上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果盘。果盘中放了四张卡片。我正想开口询问,就听赵颜妍说道:“请万岁爷翻牌子了!”

    我一愣,顿时哈哈大笑道:“你们四个啊,搞得什么稀奇古怪地东西,薇儿你个做姐姐的也任由颜妍胡闹。”

    “人家才没有胡闹呢,刚才我和姐妹们商量了一下,也该定下些规矩了,以后每天晚上翻牌子就是其中之一!”赵颜妍说道。

    “呵,赶上了抽签了!”我随手摸起一张卡片,只见上面写着个“悦”字,我知道是刘悦。

    “好了,刘悦妹妹,快去沐浴伺候老公就寝吧!”赵颜妍笑着把一脸害羞地刘悦给推到了我的面前。

    “颜妍姐,一会儿晚上你们也要过来帮我,我一个人可应付不了……”刘悦在赵颜妍耳边小声说道,却被我听个一清二楚。

    我和刘悦就像刚结婚地小夫妻一样被闹洞房的人给推进了卧室。

    “老公,我想你陪我谈一场恋爱好么?”一番**过后,刘悦伏在我的身上娇喘着说道。刚才这个丫头非要在上面,结果因为技巧不足累得气喘吁吁,我们的下身还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恋爱?呵呵,难道现在不是在恋爱么?”我笑道。

    “不一样啦!有时候我觉得我做人挺失败的,长了这么大,都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感觉,我说的就是和喜欢的人一起看电影,逛街……”刘悦有些向往的说道。

    “好啊,等回到了b市,我抽出几天时间来陪你,就咱们俩个,谁也不带!”我说道。

    “不带颜妍姐她们?”刘悦问道。

    “不带!”我说道。

    “谢谢你。老公!”刘悦亲了我一下,又开始动了起来,不过这次比刚才熟练了许多。

    “累死我了!”刘悦抱怨道:“我还是躺床上你弄我舒服。”

    “那咱们就换一下!”我抱着刘悦,在床上翻了个滚。

    “小心点儿,别滑出去了……”刘悦小声地说道。

    “咦,这是什么?”刘悦忽然指着我刚才随手扔在床头的那个檀木盒子问道。

    “不知道,刚才我爸给我地,他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神神秘秘的,你也看见了!”我笑道。

    “这种盒子爷爷的书房里也有一个,要不我们打开看看?没准儿是传家宝呢!”刘悦把盒子抓了过来。

    “我们做完再看吧!”我说道。

    “不嘛,看完再做!”刘悦说道。

    “好吧,要不这样,我们边做边看!”我折中道。

    “嗯,就这么办!”刘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