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一张破纸!”刘悦打开盒子道:“没意思……咦,怎么这纸上有爷爷的名字?”

    “什么爷爷的名字?”我现在急着和刘悦完成我们没有进行完的事业,随口答道。

    “就是我爷爷刘振海啊!这个刘振江是谁啊?”刘悦指着纸上的人名说道。

    “是我爷爷,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说道。

    “啊!”刘悦听后浑身一颤,惊叫道:“不可能!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我不相信!”

    我吓了一跳,**也没冲灭了不少,接过刘悦手中的那张纸一看,上面写着大大的四个字:刘氏族谱。

    而在这张族谱的第九代上,赫然写着刘振海与刘振江两个名字,关系是兄弟!

    刘振江是我的爷爷,刘振海是我爷爷的弟弟!他居然是我爷爷的弟弟!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顿时一片空白!

    这怎么可能呢?我从来也没听家里人提起过这件事儿啊?我前世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家境贫困,潦倒不堪,也没听说过家里还有这么一个有钱的亲戚,这辈子怎么就突然冒出一个二爷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刘悦——她应该是我的表妹!

    怎么会是这样啊!我和刘悦居然是血亲!

    看着我和刘悦紧密结合地部位。我的心绞痛着。

    我居然和我的妹妹在床上做这种事情!

    刘悦眼神有些空洞的望着我,一点儿也不似平时那个精明稳重的女强人的样子,声音有些微颤的说道:“老公……我们两个……是不是在**啊!”

    我苦涩的一笑。**?或许是吧!在古时候,表兄妹成亲可能还算正常,但是这是在现代!放在现代我们这种行为就是在**!是为道德所不齿地!

    “我不想当你的妹妹!我爱你啊,老公!”刘悦的泪水落了下来,却滴滴刺痛着我的心房。

    我终于明白我爸刚才的古怪表情了,原来是这件事儿!

    而我何尝又想刘悦是自己的妹妹呢!我不禁想起了《天龙八部》中地段誉和木婉清。与我们现在何尝不是一样的呢!

    我轻轻抚摸着刘悦的脸庞,替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激动的说道:“我也不想,可是这个世界,有的事情就是这样……”我感到一阵的无力,自从重新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我以为凭借着前世的知识,会无往不利,金钱,美女,唾手可得,但是今天,我终于发现,有些事情,我根本就无法改变!即使重生一万次,亲属间的血缘关系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

    我想从刘悦地身体中出来。可是刘悦却死死的抱紧了我,痛苦地说道:“不要!就当做是一场梦吧。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心中也明白,也许。这就是我和刘悦的最后一次鱼水交融了。只要我不离开刘悦地身体,我们都可以自欺欺人的对自己说:刚才做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是兄妹,只是继续把这一次做完而已。

    但是我们谁也没有点破,彼此很清楚却又在装糊涂。

    这一夜,我和刘悦彼此都在疯狂的不断索取,汗水和泪水浸湿了我们的被子,但是我们依然疯狂的索取。

    直到彼此筋疲力尽,才相拥在一起沉沉的睡去。

    由于精神能的缘故。我很快就恢复了体力,第二天一早很早就起来了。看着熟睡中地刘悦,我忍不住有吻她的冲动。

    但是我却强迫自己没有这样去做。因为,我知道,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地妹妹了。

    我拉过被刘悦踢在一边的被子,帮她盖好。

    没想到我一动,刘悦就醒了过来,看来这丫头也没睡踏实。刘悦张开了眼睛,复杂的看着我。

    但此刻,理智已经压制住了内心的**。我们彼此都清楚地很,昨天晚上可以找到借口,但是今天却没有任何的借口了。

    “老公,昨晚你可是头一次没找我和薇儿姐姐她们过来,看来刘悦妹妹的吸引力不浅啊!”赵颜妍推开门来笑着说道,但是随即她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了。

    刘悦红着眼圈呆呆的看着我,而我也是一脸的无奈与痛苦。

    “怎么了,刘悦,你和老公那别扭了?”赵颜妍赶紧跑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指着床头柜上的那张刘氏族谱道:“你自己看吧!”

    赵颜妍拿起那张族谱,只看了几眼,就惊得长大了嘴巴,惊叫道:“天哪!这么说,你和刘悦……居然是亲兄妹!”

    “大概……是吧!”我现在有一种特别想抽烟的冲动,虽然我已经戒烟很多年了。

    “怎么会是这样!我说嘛!怪不得昨天咱爸和我闲聊的时候,我说你和刘悦要去拜访她的爷爷刘振海,结果咱爸又问了我好几遍是哪个刘振海,我解释后,他就叹着气离开了。”赵颜妍想了想说道。

    “事态严重了,我也没想到怎么会是这样!我从小到大,干脆就没听说过有这门亲戚!”我无奈道。

    “会不会是搞错了?华夏国重名的人多了!”赵颜妍问道。

    “不会的……”一直没开口的刘悦说话了:“我原来听爷爷讲过,他有一个大哥,早年的时候被他的父亲赶出了家门!”

    看来这事儿是够复杂的了,我叹了口气,道:“颜妍,你先安慰安慰刘悦,当务之急时我再去找我爸确认一下!”

    “好的,你去吧!这里有我!”赵颜妍点了点头说道。

    我拿过一件大衣披在了身上,头重脚轻的来到了我爸的书房。我敲了敲门。我爸的声音传了出来:“进来吧,门没锁!”

    我推开门,发现我爸正在老板椅上抽烟,桌上的烟灰缸里也是堆满了烟头。再看我爸,满眼的血丝,看来他也是一夜没睡好啊!

    “爸,您给我看的那个族谱都是真的?”我焦急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