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抬起头来,指着旁边的沙发道:“是真的!这是你爷爷当年留给我的!”

    我苦涩的一笑道:“怪不得刘悦说她家里也有一个这样的盒子!”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儿?”我爸问道。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和她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我爸试探性地问道。

    “最后一步了!”我摇头道:“你儿子你还不知道么!”

    “唉!作孽啊!我也猜到了,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问一下!”我爸说道。

    “怎么会这么巧!爸,我从来没听说过,我还有这么个二爷爷啊!”我问道。

    “是的,你没听说过,连我都不是很了解,你爷爷也从来没和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情!我只是从你***空中,断断续续的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大概!”我爸说道:“刘家,在解放前,是个很大的家族,旧社会,大军阀,权力你可以想象得到。而这种家庭里,往往也会忽视了儿女的真正爱情,儿女的婚姻只不过是他们这些长辈手中的金钱与权力的筹码!”

    我点了点头,其实现在何尝不是一样!刘悦就是这样与司徒家联姻的!

    “而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爷爷,据说当年被逼要娶一个土豪地女儿。而你的爷爷那时候却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的奶奶,你的奶奶当时只是一个平头百姓,这门婚事你爷爷的家里当然不同意!而你爷爷也有骨气,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和你奶奶在一起了,也与家里彻底的决裂了!所以可以说,我们现在和那个刘家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按照家规,你爷爷已经被逐出家门了!”我爸继续说道。

    没想到我爷爷年轻时也是个情种。居然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来!

    ……………………

    出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也没有心思再去见什么刘振海了。而刘悦也提前回了b市,继续:|:.我在一起,但也不会再喜欢任何人了。她会努力的去继承刘家的家业。

    而我。也把车行的股份都转给了刘悦,也算是我能做的唯一的事儿了。而这次,刘悦也没有拒绝。

    但是我们却再也没有见过面。

    回到b市,我有gt;)迷于酒精地麻醉中。

    每次清醒的时候,我都会十分痛苦,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刘悦了。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变成了镜花水月。变成了黄粱一梦。

    而赵颜妍她们。也知道我很痛苦,也没有过多地去约束我。相反,她们认为。我放纵一下反而会比较好。可以缓解一下压抑的心情。

    “刘少来了!”这间酒吧的服务生几乎都认识我。这段时间,我每天都来,而且我的出手很大方,所以不论是服务生还是老板都对我很客气。

    而这种消费水准对我来说,简直太小意思了。我只不过把钱当作数字,既然大家都开心,没必要算的那么清楚。

    “五瓶茅台!”我对服务生说道。

    “好的,刘少!”服务生痛快的答道。

    记得我第一次来地时候。我点茅台时,酒吧里服务生那副夸张的“你是来找碴地吧”的表情。在我甩出一叠钞票之后,表情立刻就变成了尊敬和谄媚。

    “刘少!您地酒量……您平时都只喝两瓶的……”服务生把五瓶茅台拿了过来。由于我平时对他们不错,小费没少给,所以服务生特意提醒道。

    “没关系!今天高兴!”我一笑道。今天刘悦居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虽然只是淡淡地问候,但也使我非常得开心。

    我一瓶接一瓶的干掉面前的茅台,虽然我前世非常能喝,这一世更有异能护体,但是我是真心想醉,所以没多久,我就醉了。

    “刘悦……”我一遍一遍的念叨着这个名字。

    “王哥,你说刘少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喝了这么多啊!”刚才给我拿酒的服务生对吧台后面的一个男子说道。

    “小三,你怕什么,难道还怕刘少不给钱啊!”王哥瞪了他一眼说道。

    “哪能阿,叶少什么身份!怎么能赖账,就是喝多了忘了付帐,人家第二天也肯定双倍的给送来!”小三说道:“我是觉得今天刘少有点儿不对劲儿,怎么一个人喝了五瓶啊!我地天啊,怎么喝进去的!王哥,你说刘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地事儿啊?”

    王哥一听,觉得也是,人家刘少平时对自己的生意可是非常照顾,一结帐都是几叠几叠的钱甩过来,根本就不在乎。

    王哥走了过去,在我旁边站了一会儿,才对小三说道:“我看刘少阿,似乎是失恋了!”王哥是过来人,自然能看出个端倪!

    “王哥,刘少这么难过咱们得帮帮他啊!刘少这人绝对够意思!”小三说道。

    “这我也知道,可是咱两个大男人怎么帮阿?”王哥说道。

    “我说王哥,你是当局者迷阿还是怎么的,不就是女人么!还不都是那么回事儿!上了床感觉一个样儿,咱们酒吧里那么多小姐呢,叫一个陪刘少来不就得了!”小三说道。

    “咱们那小姐,刘少人家能看的上眼么?”王哥摇头道:“刘少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人家再不济也不能找那种烂货啊!”

    “王哥,你忘了,咱们酒吧今天来了个华夏的大学生,卖初夜的那个!”小三提醒道。

    “对了!想起来了,那你还不赶紧把她给叫来!”王哥点头道:“也只有她这种层次的人才配得上刘少!”

    “可是,王哥,那小妞黑着呢,张口就要五万!”小三提醒道。

    “操!你他妈还怕刘少给不起钱是不是?就是这钱咱们掏了我也啥说的都没有!刘少这段时间在咱们酒吧少说也给咱们增加了几十万的进帐了,就算是孝敬刘少的能咋的!”王哥踢了小三一脚:“赶紧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