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凉意袭来,我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顿时感觉到下身被一个冰凉的东西给顶上了!

    “别动!”一个女声传入了了我的耳朵:“再动下我就不客气了!”

    我莫名其妙挣扎的张开了眼睛,怎么回事儿?一个美丽的少女映入了我的眼帘,少女穿的很暴露,身材也是异常的火辣,而最让我心惊胆颤的是,这个少女居然拿着一把匕首在我挺立的下体上划来划去!

    我靠,难道我遇上了专截男色的女飞贼了?我长得是帅了点儿,不过想跟我上床也不用搞得这么惊险绝伦吧?难道她是传说中的sm女王爱好者?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景,我在老王的酒吧里喝酒,后来因为喝多了,那里的服务员小三把扶到单间里去休息。之后我就迷迷糊糊的不记得什么了,怎么醒来后我就被人给脱光了?!

    不过好歹我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就镇定了下来,盯着眼前的少女说道:“你要干什么?”

    “还挺镇定的!没想到本小姐第一次出山就碰到一个强悍对手!”少女边说,边玩弄着手中的匕首在我下面刮来刮去。

    听这口气,这女飞是第一次作案?我靠,我怎么这么倒霉呢,第一次就让我给赶上了!

    “我说女侠同志,你最好把手上的凶器收起来,我家里可是还有四个老婆呢,你要是万一手一抖,我那些大小老婆岂不是要守活寡了?”我开了个似真似假的玩笑想缓和一下气氛,虽然我异能互体,但是我也不能拿自己的jj和刀硬扛吧?

    “四个老婆!哼,家里面有四个还出来嫖娼,我最看不上你这样的人了!今天本小姐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淫贼!”说完挥刀就向我下面斩去!

    我一下子就火了,是人还有几分脾气呢,给你点儿好脸色你就不知道怎么的好了是不是?这一刀要是让你得逞,那我还不立马变成华夏最后一个太监啊!

    我一把夺下她手中的尖刀随手一扔,“哚”的一声插在了门板上面。她这种速度哪里是我的对手,我三下五除二的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淫贼,你要干什么!”少女喝斥道。

    “我干什么?是我要问问你,你要干什么才对!”我气得不行,一个小丫头片子,心肠居然如此狠毒!

    “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本小姐一根寒毛,我……我跟你势不两立!我决不会放过你!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要你后悔终身!我令你从这个星球消失……”少女的威胁声让我更加火大!他***我是找谁惹谁了我?好好的喝点酒消愁,没想到醒来就碰上个女飞贼,还口口声的骂我是淫贼!

    嘿嘿,你不是叫么!你不是喊么!我看着少女丰满的身体,心中的原始**也被点燃。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和赵颜妍她们亲近了,如今有个送上门的,我哪能这么轻易放过了!

    少女的呼救声让我感觉格外的兴奋,我感到自己好像正在和陈薇儿玩强奸游戏一样!

    强奸游戏?难道说这少女也是此道高手?刚才我还认为她是sm女飞贼,现在看来很有可能!

    呵呵,你既然要玩,我就奉陪到底!我还怕你不成!

    “你叫吧,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兴奋!”既然我想通了事情的经过,那我就索性陪她玩到底,禁欲一个多月,偶尔玩一次一夜情的感觉也不错嘛!

    少女身上的衣服本来就少,我用力一扯,少女身上的小坎肩就被我弄了下去,我用力的将少女的胸罩向上一推,一对硕大跳了出来,我看得热血澎湃,原以为叶潇潇的胸脯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没想到这少女居然豪不逊色!

    我用力的揉捏着,心里充满了发泄的**。少女在我身下用力的扭动着,想挣脱我的束缚,但是她哪里是我的对手。

    我随手撩起少女的小皮裙,将下面的丝袜用力的拉扯开一道口子……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可以给你钱!给你五万……不,五十万!”少女见挣扎不过开始求饶道。

    我心道,这丫头做戏还真做的十足!也不管她,用力的将她的双腿分开,找对位置,用力一刺。

    少女发出了一声痛苦而绝望的尖叫,泪水慢慢的涌了出来。

    我感觉到一阵舒爽,这少女的下身丝毫不像那些淫

    尘女子似的松垮,反而有一种处女一样的狭窄。

    我疯狂的在少女身上发泄着。有对少女的气愤,也有对失去刘悦的悲伤……

    发泄过后,一阵酒意又返了上来,我迷迷糊糊的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间。原来我还在这间酒吧里!

    小三迎面走了过来,坏笑道:“刘少,怎么样?还满意吧?”

    我一听立刻就明白了,原来是这小子安排的!不过说实话,刚才那丫头的感觉确实不错,他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种调调?

    我拍了拍小三的肩膀道:“好!不错!”然后看着小三那迫切的眼神,我明白了过来,随即问道:“这妞价不低吧?”

    “呃……是……”小三被看透了心事有些不好意思。

    我摇了摇头道:“你别和我不好意思,你也是给别人打工!”我从兜里掏出几千块钱塞给他道:“这是给你的!”然后又递给他一张银行卡说道:“你去划十万吧,我输密码!把刚才的酒钱一块儿结了!”

    小三没想到我如此大方,这样一来等于酒吧拉个皮条就赚了五万!当然还搭上了几瓶茅台,但是那根本不算什么!

    小三高兴的去划了卡,连声道谢谢。

    我挥了挥手,迷迷糊糊的走出了酒吧,挥手叫了辆车,离开了这里。

    嘿嘿,这小妞真不错。有味道!我在出租车上还回味着刚才的**。以后有机会再让小三把她弄出来玩玩,实在不行把她训练成自己的专有性奴,也是不错的!

    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的大脑开始飞速的淫荡的的运转着。要换作平时,我肯定会对找小姐这种事情不是很感冒,最起码叫的时候也得检查一下她有没有什么病,虽然我已经百毒不侵了。

    但是今天,我却不顾一切的与她寻欢作乐,证明我还真醉的不清!

    ……………………

    孟青青含着泪收拾着自己破碎的衣裳,心中一阵后悔,自己当初怎么要做这么个狗屁调查,结果把自己贞操给葬送了!

    而夺走自己贞操的那个人,自己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我孟青青和你势不两立!孟青青在心里呐喊道。

    看着洁白的床单上,自己的点点落红,孟青青有些心酸,自己的第一次啊!居然这么就没了!

    孟青青将破碎的衣裳穿在里面,外面穿好了大衣,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在里面。

    环视了一下屋中的景象,含着泪将那块白床单收到自己的lv包包里,把包包撑得鼓鼓的。

    如果小三懂行的话,他就会看得出来,孟青青这一身穿戴加上手上的lv包包,没有个十万八万根本下不来!

    但是小三只是个社会底层的服务生,每个月拿着一千多的工资和几千块的小费,虽然有点儿小钱,但是和上流社会的差距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孟青青忍着下身的剧痛,螃蟹似的横着走出包间,小三看着心中一乐,看来她还真是个雏,怪不得刘少那么满意呢!

    小三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五万块钱递给了孟青青,说道:“给,这是咱们讲好的五万块钱!”

    孟青青看着小三手中的钱一愣,随即想到这是自己与酒吧约定的价格。

    当时孟青青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想到会真的出来卖。

    五万块钱,难道自己就值五万块钱么!

    孟青青心中一酸,随手将那些钱打飞在地,叫道:“滚!给本小姐滚远点儿!”然后顾不得下身的疼痛,匆匆的跑出了酒吧,上了自己的那辆红色法拉利,绝尘而去。

    小三莫名其妙的看着满地的钱,嘟囓道:“***有病阿还是咋的?出来卖完了还不要钱?”

    正好见到王哥从酒吧门口进来,小三说道:“王哥,你说那娘们是不是有病?卖完了居然不要钱了?”小三指着满地的钱说道。

    王哥表情凝重的摇了摇头:“小三,那妞的底子你真摸透了么?她根本不像是混这个***的!”

    “她和我说了,说她家里欠别人钱,不得已才出来卖的啊!”小三答道。

    家里缺钱?缺钱会开法拉利?王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女人好像来头不小!”

    “怎么王哥,你还怕她找咱们的麻烦?”小三笑道。

    “不是咱们!我是怕咱们这一番好心,给刘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王哥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