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执照我都已经注册好了!”楚高拿着一摞文件递给了我。

    “嗯,不错!”对楚高的办事效率我很满意!

    “老大,我想到一个项目,您觉得如何!我听说华夏新建的大学城后面的那条街学校准备开发成商业街,我想租或者买个门面,进行计算机销售!您也知道,在校的学生到中关村去购买十分的不方便,那里的js很多不脑销售公司!”楚高说道:“这样一来,即使我们的科研项目不能立即成型,也能保证公司的稳定收益!”

    我略微思考了一下,虽然起步很低,但是能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不错了!创业就是一种过程的享受,如果我真的把--&网--定高了,反而有些拔苗助长了!

    “这个计划不错!”我赞赏道:“我们可以和一些知名的电脑公司合作,只销售一些品牌机,这样售后要方便许多,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还有,现在xg的某些大学已经和厂商了销售学生机的协议,就是只针对学生销售几款优惠的机型,这样也会减轻学生的购机负担!”楚高说道。

    “很好!你就去操办吧!前期投入的耳边五百万资金我已经打到了账户上!”我说道:“虽然资金你可以自主地支配。但一定要记好帐!我会随时查帐的哦!”

    “这个自然!呵呵!”楚高笑道。

    果然如楚高所说,大学城后面的那条土道经过短期的快速翻修,建成了商业街,而大学城一楼原来空出来的那些房间,被弄成了门市房,进行公开的社会招标。

    “楚高,你调查了没有,这次学校商业街的招标是真正公开性质的。还是就是走个过场,照顾一下内部人?”我问道。因为现在有很多学校内部地商铺都是照顾给了职工家属。

    “这次应该是公平竞争,我打听过了,这次学校采取公开拍卖的形式,把店铺拍卖出去,价高者得!”楚高说道。

    “哦!”我点了点头:“竞拍的底价和成交价大概是多少。你了解过了么?”

    “每个店铺的大小都不一样,但是竞拍底价我估计最少也少不了两万每平方米!”楚高说道。

    “你的意思呢?”我问道。

    “老大,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有闲置资金地话最好是买下来一套,我在b市也算是土生街,用不了两年,地价最少翻一倍!当然,如果实在没有钱,我们也可以从购得者手中租一个位置!”楚高说道。

    “嗯。房价上涨是必然的趋势!”我赞许的说道:“如果我们全部拿下来,总哦那个需要多少资金?”

    “全部?!”楚高惊讶道。

    “对。全部。”我点头。

    “老大!我们手中的五百万最多能拍下来一套!”楚高哭笑不得道。

    “谁说我们就五百万了?五百万是注册资金!”我说道:“钱的事儿你不必担心!你就说总共需要多少钱!”

    “呃……这次学校拍卖的店铺大概有四十套,每套面积在二百到六百平米之间。我粗略看了一下,总面积应该是两万平米,如果按照起拍底价计算,就是两亿华夏币,但是如果有公司介入竞争,最少也要三亿华夏币!”楚高说道。

    “好的!我会准备五亿华夏币到公司!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弄清拍卖地细节,然后拿出一个详悉方按来!”我说道。

    “五亿!”楚高惊骇莫名的看着我。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楚高。其实五亿算不得什么,只要我们好好干。未来可以赚得十个二十个五亿来!”

    “好地,老大,我一定努力!”楚高激动地说道。

    转眼间来到了1999年的五月。

    这期间我又去了几次附近地那个酒吧,见到了酒吧的老板王哥。

    “老王,上次你给我找的那个女孩还在你这里干吗?”我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总是久久不能忘怀。这不是个好现象,我发现自己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我不允许自己睡过的女人中的任何一个随意的流落在民间。而且这种**越来越强烈!

    而这种情况下,就是说我以后不能再去玩这种一夜情了,不然把几个小姐带到家里来,赵颜妍非杀了我不可了!

    “这个……刘少!上次那个人家是个雏,就出来卖了一次就再也不来了!”王哥敷衍道。是雏是真的,但是他隐去了那个女孩子上次地怪异举动,他不想给我找麻烦。

    “雏?!”我一惊。那晚我醉得不行,动作几乎是疯狂的,暴力地。没想到身下的女孩居然是个处女!我想起那孩子那痛苦的尖叫声,一阵心痛!

    我怎么会没有发觉呢!如果这样,我和禽兽有什么分别?!

    “有她的联系方式么?”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道。

    “上次她只留下了一个手机号码!”王哥说道。

    “给我吧。”我决定了,我一定要找到她,给她一个合理的说法。不管她接不接受,我都不想让她再来这种风尘之地了。

    “小三,你把上次伺候刘少那个妞的联系方式给我找来!”王哥吩咐道。

    听到王哥嘴中那个“妞”字,我心中一阵的不舒服,皱了一下眉头,最终没有说什么。

    但是我的面部表情没有逃过王哥的眼睛,他这种人,成天混迹于社会的地层,练就一双察言观色的火眼金睛。

    “怎么,刘少,看上那妞……女孩子了?”王哥问道。

    “算是吧。”我没有解释。

    “刘少,听我一句劝,那女孩子的事儿好像挺复杂的,我看还是算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王哥面色古怪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也没放在心上。复杂,呵呵。王哥的意思被我当成了是女孩子的家里可能有什么困难才被迫出来卖的,怕我往里面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