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新世纪的奇怪谦让态度,让别的公司拍到了两块价值八百万的商铺。等其他的公司反应过来再次加入竞价行列之后,楚高又开始了他强势的出价方式。

    让这些公司后悔不已,白白失掉了两个机会。

    他们不明白的是,新世纪为什么有意的让出了两个铺面,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拍卖已经结束了。

    这次新世纪集团作为最大的赢家也是除了那个女孩子之外唯一的买家。

    拍卖会结束,虽然我很想作为新世纪的代表和那个女孩子同时上台签合同,但是我考虑到自己的身份,还是让楚高上去了。

    “签合同时,帮我看看她的名字。”我对楚高说道。

    楚高点了点头,心想,原来老大是看上那个女孩子了,怪不得要把铺面让给她!

    楚高霎那间变成了华夏的名人,校报和校电视台的记者纷纷记录着这经典的画面。

    楚高心理素质不错,第一次面对媒体就能从容自若,还面带微笑。引得华夏里面那些想嫁个金龟婿的女孩子纷纷打听楚高的底细!

    要知道,新世纪为了这次拍卖,居然拿出4多的资金!

    而楚高,也在签合同时,悄悄的瞄了一眼那个女孩子的合同。

    孟青青!

    我在心里捉摸着这个名字。虽然我不知道她地底细,但是正如王哥所说,这个女孩子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想起了王哥当时的表情,或许他还知道些什么没有告诉我!

    我再次的来到那间酒吧,找到了王哥。

    “王哥,你是不是有事儿没告诉我?”我盯着王哥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的气势让王哥为之一愣,道:“刘少,我也不是有意瞒你。只是不想给你添麻烦。”

    “已经麻烦了,我今天看见她了!她拿出一千六百万来拍了两个商铺!一千六百万阿,她还用的着出来买身么!”我说道。

    “啊!”王哥也吓了一跳,他也算是个中产阶级了,但是也不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

    “刘少,其实那天你走了以后。小三给她钱,却被她一下子打飞在地上,好像很气愤的样子,然后出门就开车走了!她开地是一辆法拉利跑车!”王哥说道。

    看来,这中间必定发生了什么误会!可是会是什么呢?如此看来,可以确定,孟青青绝对不缺钱!那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是富家千金出来找乐子玩?好像也不像啊,谁会没什么事儿拿自己的第一次出来玩!

    莫非是传说中的精神分裂?可是看她的样子挺正常啊!

    我的头脑里乱七八糟的。

    抛开这些事情,我让楚高专门成立了一个商服公司,因为很多铺面我们都用不上。所以我准备公开招租。

    楚高按照铺面地位置和面积,制定出了统一的租金制度和物业管理制度。由新成立的新世纪商业区商服公司负责租赁的事宜。

    因为商业街里面几乎所有的铺面都属于新世纪集团,所以商业街的名称也被改成了“新世纪商业街”。

    而由楚高策划的那个电脑销售店铺。选择了一个不是很好位置的铺面。这种公司不是靠着门脸的位置,而是知名度。

    新世纪集团成立以后,楚高就把办公地点放在了孟青青拍得的那两间公司型铺面地旁边,因为只有这里的几个铺面是那种长廊加办公室结构地,适合经营公司。

    接下来就是紧锣密鼓的招聘计划了。华夏最不缺少地就是人才,尤其是人才济济的b市gt;.找到了猎头公司请了几个有经验的人才,其他员工都是通过应聘形式招来的。

    而新世纪集团边上的那两间铺面,也经过重新装修后正式挂牌了。而原来位于左边的那个铺面的一楼。也正在进行部置,估计是要开一家店铺。

    清梦股份有限公司。我饶有兴致地看着被打通后连在一起的两个铺面。不知道是一家做什么业务地公司。

    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门前。

    我就坐在不远处的一辆宾利车中,凝视着眼前的一切。

    我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晚上五点多了,孟青青应该出来了。通过楚高这几天的观察,孟青青都是这个时间离开公司。

    正想着,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出现了。孟青青从公司里面走了出来。

    我拉开车门,走了过去。

    孟青青见到我一愣。

    “孟小姐,在下想请您共进晚餐,不知……”我笑着说道。

    “你来干什么?”孟青青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就不怕我报警抓你么?”

    “为什么要抓我?”我问道。

    “你自己知道。”孟青青说道。

    “我不知道。”我说道。

    “你强奸了我。”孟青青面无表情地说道。

    “强奸?酒吧都可以证明你是自愿的,我最多是嫖娼……”我一摊手说道。

    “你!”孟青青气得够呛道:“这不重要,我说是你就是!把你送进监狱只要我想就足够了!”

    “自以为是的小丫头……”我自言自语道。看来果真是个富家千金,说话都这么骄傲。

    “你说什么?”孟青青听到了我的嘀咕。

    “没什么。说你长得漂亮。”我道。

    “本小姐长得好看还用你来说!”孟青青哼了一声道:“我不会放过你的,咱们走着瞧!”说完就拉开了法拉利的车门钻了进去。

    我有些好笑,什么意思?向我宣战么?正想着,法拉利一个掉头冲着我就撞了过来。

    我靠,这妞也太狠了吧?想杀人灭口啊。我一跳躲了过去。

    “身手不错嘛!”孟青青把车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说道。

    “不想让你这么年轻就守寡。”我说道。

    “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完,孟青青一脚油门法拉利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