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刘悦和刘磊的问题,这二人其实没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我已经被问烦了……

    我不可能出现这种真是兄妹的低级错误……

    ……………………

    张立光见我说话了,索性也就不装斯文了,上下打量了我一圈说道:“你是哪位?”

    “我是她的男朋友。”我说道。

    “我没问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我问你是什么身份?”张立光补充道。

    “我是新世纪集团的顾问。”我答道。想看看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

    “新世纪集团的顾问!哼哼,好厉害啊,不过我没听说过!”张立光冷笑道:“一个小白领也敢跟我争女人,我张少想要的女人还从来没失手过!”

    我听这家伙口气好大啊,曙光集团怎么会用这么个混蛋加**呢?于是问道:“你一个小小的市场部经理,你有什么资格与我叫嚣!”

    “怎么了,张少!”这时候又过来了一个小青年,穿的也是人五人六的。

    “哦?是阎少啊!,哥们我看上这个妞了,怎么样?哥们眼光不错吧!”张少得意地说道。

    “不错!真是不错啊!这妞长得真是水灵!”阎少点头道。

    我见这二人居然如此的目中无人,在我和赵颜妍面前肆意说笑。心中微怒。但是这毕竟是公众场合,我又是代表着新世纪集团,我出手伤人还是有些影响地,而且对方是曙光的人,我自然而然的将他们当作了内部问题。

    “颜妍,我们走吧,和这种人说话浪费时间!”我拉起了赵颜妍的手。

    “等等!”阎少立刻拦在了我的面前道:“这位小妹妹,我看你也别装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和这小子在一起不就是为了钱么,我们张少虽然是曙光的市场部经理,可是他老子是曙光集团b市分公司的总经理!你跟这他比这小子强多了!”

    原来是仗着这个!我说这种人渣怎么能进的了曙光地大门,而且还坐上了部门经理!原来是靠着关系进来的!

    赵颜妍听阎少如此说,差点儿忍不住都要笑了。不过赵颜妍还算脾气好。也没怎么生气,只是有些冰冷的说道:“我不感兴趣。”

    我随手将阎少推到一边,说道:“听见了没?我老婆不感兴趣!”

    “新世纪集团么?你等着,我让你在b市无法立足!哼!计算机行业的公司还没有敢得罪我张少的!你就等死吧!”张少嚣张的说道。

    我地心中一阵悲哀,曙光集团,一个世界性质的集团,地方上的总经理居然就成了一方诸侯,他们的公子少爷居然将这个当成了嚣张的资本。

    曙光集团的规模庞大,不可避免的走上了地方**这条路。看来,是该到了整顿的时候了。

    ……………………

    “老大。电脑销售部出了问题!”楚高找到我,急急的说道。

    “什么问题?”我问道。

    “曙光集团b市)=.

    “停止供货?为什么!”我问道。

    “没有原因。和我接触地工作人员只是隐约的透露是上面地意思!”楚高摇头道。

    “上面的意思!”我一拍桌子吼道:“我们不是有合同么,他们凭什么停止供货!”

    “老大。你先别生气,要不,咱们请人家高层吃顿饭?”楚高问道。

    我生气,我不是因为他们停止供货而生气,我是因为曙光地高层居然公报私仇而生气!我已经可以断定这是那个张立光张少暗中搞得鬼了!他当曙光集团是什么?是他家开的么?

    “请个屁!”我怒道:“下午跟我一起去趟曙光集团b市分部,我倒要看看,谁卡着我们!我们合同在手,不行的话就起诉!”

    “起诉?老大。我才是个刚起步的小公司……”楚高犹豫道。

    “呵呵,我们如果起诉曙光。我们公司的名头就会一炮打响,没准儿这是个机会!”我笑道。

    我这么做其实并不阴险,曙光是我自己的公司,反正现在已经名声在外了,做点儿损己利己的事儿,应该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吧!

    其实我也是想借这个事件给其他分公司地负责人一个警告,让他们不要自己以为手中有了权力就为所欲为。

    这个张立光他爸,呵呵,就当作那个不幸的牺牲者吧,不管他地能力如何,教子不严,把自己儿子弄到公司里来以权谋私这一点,就足以让他下台了。

    下午,我和楚高一起去了曙光集团位于b市的总部。

    楚高为宾利车内的奢华而感到吃惊,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居然忽然的改变了,从原来的一名默默无闻的学生,变成了一个公司的老总,如今还有与曙光谈判!

    “我想见一下你们的负责人!”我直接对前台小姐说道。

    “先生有预约么?”前台小姐问道。

    “没有,我们是曙光的合作伙伴,是新世纪集团的。”我说道。

    “那我只能帮您询问一下我们张总是否有时间!”前台小姐说道。

    前台小姐拨了一个电话,过了一会儿对我说道:“对不起,张总正在批阅文件……”

    批阅文件!他不知道曙光的员工守则么?客户至上!也就是说,一切工作,应该以客户为首位!这个张总居然以批阅文件为借口拒绝接待客户。

    楚高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看来他也吃过闭门羹了。

    我一笑,对楚高说道:“他不见,咱们就上去找他!”

    “先生,你们不能上去……”前台小姐连忙阻止。

    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片递给了前台小姐,道:“总部临检!”

    前台小姐接过卡片一愣,拿着卡片的手都有点儿发抖了。这可是总部的最高权限卡,有权查询曙光分部的任何账目及事物,这是她上班的第一天,就受到的培训内容,没想到都工作三年多了,今天第一次见到。

    “对不起,先生,请稍等,我做一下登记!”前台小姐激动的说道。然后将卡片在电脑上刷了一下,然后恭敬的递还给了我。

    “走吧,我们上去!”我对楚高说道。

    楚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