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集团的内部安全堪称世界第一,无论是坐电梯还是开门都必须使用权限卡,而我这张卡,就属于万能型的。

    所以,我和楚高进入曙光的内部,并没有什么人多问我们什么,毕竟诺大的一个曙光集团分部,上下几百人,不可能每个人都互相认识,所以不得不依靠这种身份识别卡。而普通的员工仅拥有乘坐电梯和打开自己办公室以及办公柜的权限卡。

    “你怎么……”楚高指了指我手中的卡,奇怪的问道:“你怎么有他们公司的卡?”

    “哦?这个阿,呵呵,赵颜妍她爸是曙光集团总部的高层,这卡是给她办的,我就是借来用用!”我一笑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是他们总部的呢!”楚高说道。

    “我要真是总部的怎么样?”我反问道。

    “你要真是的话,就把他们这里的总经理给开掉!他什么态度嘛!”楚高愤愤不平的说道。

    来到了十二层的总经理办公室门口,我转动了一下门把手,居然是锁着的!

    搞什么啊!曙光集团明文规定,办公室在办公室时间不允许锁门!

    我也懒得敲门了,直接拿出权限卡刷了一下,“咔”的一下,门开了。

    “谁!”里面喝问道。

    我已经一把推开了房门。居然看到一个胖子正在对一名女职员上下其手,女职员地衣服已经被撕破,正在奋力的抵抗着胖子的进攻。

    “你在干什么!”我质问道。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赶紧给我滚出去,别坏了我的好事儿!”胖子怒气冲天的说道,并且旁若无人的继续对那个女职员施暴。

    “救我!”女职员见有人进来,拼命的推阻着那个胖子。

    “你放开她!”我上前一步推开了那个胖子。

    “你没事儿吧!”我看了一眼这个被欺负地女孩子,身上的工作服已经被撕碎。于是对楚高说道:“把你身上的大衣先给她披上!”

    楚高一脸“为什么是我”的表情,但是还是把大衣脱下来递给了我。

    我将大衣给女孩子披上。女孩子用手捋了一下被弄乱的秀发,抬起头来,惊讶的叫道:“刘大哥,是你!”

    我仔细地打量着身边的女孩子,刚才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但是也没有仔细看。

    是何惜缘!我差点儿没认出来,都说女大十八变,几年没见到她,居然出落得更加漂亮了,身材也比原来丰满了许多,从原来的青涩小女生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少女了。

    我心中怒气更盛,飞起一脚踢在了胖子的身上骂道:“***死胖子,敢欺负我刘磊的妹妹!”

    那胖子跟个球似的从老板椅上仰了过去摔在了地上。楚高本身就对这胖子心中有意见,见我先动手了,也不客气了。冲上去就对着那个胖子一顿暴打,把那胖子打得又肥了一圈。

    “你怎么来b市那个胖子就让楚高泄愤好了。

    何惜缘没有说话,小脸儿绯红。我很纳闷。问道:“难道那个胖子已经把你……”

    “没有啦!”何惜缘摇了摇头道:“我今天第一天上班!”说着,用眼睛瞄了瞄我们拉着地手。

    我立刻明白过来,我此刻还紧握着何惜缘的小手,虽然我原来也经常拉着她地手,但那时候她还小,我只是把她当作小妹妹,如今她已经长成了大姑娘,我再拉着她的手就有点儿暧昧了。虽说我是她地干哥哥。但是毕竟是干亲。

    我赶紧松开了手,尴尬的一笑道:“对不起。”

    “没关系的。”何惜缘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爸爸的腿又犯病了。需要到b市来治病,结果到+家里的钱不够,我就出来打工了。”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听说何伯伯也就是我的干爸住院了,居然不给我打电话,心中有些不悦。

    “我爸说,他不想再麻烦你跟干爸他们了……”何惜缘说道。

    “这怎么叫麻烦呢!我们两家互相认了干亲,谁有困难都应该互相帮忙!”我说道。

    “对不起……”何惜缘见我生气了,小声的说道。

    “好了,这事儿也不愿意,你怎么来曙光集团上班了?”我问道。

    “这里正好招聘办公室助理,而且我觉得曙光是大集团公司,待遇好,应该不会骗人,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何惜缘有些委屈地说道:“谢谢你,刘大哥,每次都是你救了我……”

    我点了点头,办公室助理,不需要太高的学历,平时就是端茶倒水复印个文件之类地。但是我没想到,我刘磊的干妹妹,来我自己的公司上班,居然会被人欺负!

    那句话怎么说得来的?阿姨可忍,叔叔不可忍!

    这个张胖子,今天就不是让你下台那么简单了事儿了。

    我给赵叔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之前我就和赵叔商量好了,赵叔已经从总部新派来了一名总经理准备接任张胖子的位置。

    楚高打完张胖子,将张胖子给拉了起来扔在了老板椅上,楚高说道:“这胖子皮太厚,累死我了,才把他打成这样儿!”

    我听后哈哈一笑,这楚高也太搞笑了吧?打完人还嚷嚷累。

    “张胖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你以权谋私把自己的儿子弄到公司来,纵容他利用受伤的权利刁难客户,最可气的是,你居然还想欺负公司女职员!”我看着张胖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原来是你!你是赵总裁的女婿!”张胖子一惊,终于认出我来。赵颜妍出事儿的时候,他陪着赵军生去医院探望赵颜妍时见过我一面。

    “你栽得不冤吧?”我问道。

    张胖子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主动辞职!”张胖子心想,自己这几年没少往自己的口袋里搂钱,虽然没有了权力和地位,但是后半生也可以享受无尽了。

    “辞职?原来我是打算放你一马的,但是现在就没那么容易了!”我冷笑道:“你以为你欺负了我妹子,就没事儿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