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了一乐,跟赵颜妍她们有什么关系啊,难道说是这小丫头自己心虚,想的太多了?

    呵呵,有意思!

    “没关系的,你是我们的好妹妹吗!”我准备逗逗她。

    “哦……”何惜缘听我这么说,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的猜测不错,这丫头没准儿喜欢我,可是,她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你现在这个年纪,应该好好读书!记不记得曾经答应过我,要来华夏大学找我?”我换了个话题,不然气氛实在是太暧昧了!

    “我没有落下啊!我一直有在自学!”何惜缘说道:“我一定会考上的!”

    “那就好!等你考上大学那天,哥就送你一台跑车!”我说道。

    “好!一言为定!”何惜缘高兴地说道。一转刚才的阴霾。

    我心想,这丫头变化还挺快。

    车子很快到了第三人民医院,我和何惜缘下了车,直奔病房。

    “小惜,干爸住在哪里?”我询问道。

    “住在走廊的床位上……”何惜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什么!住在走廊里!”我一惊道:“怎么能住在走廊里!”

    “现在是夏天了,也不是很冷,爸爸执意要住在那里,而且那里比较便宜!”何惜缘解释道。

    “便宜!你怎么不阻拦呢。咱家又不是没有钱!”我怒道。

    我地那句“咱家”一出口,何惜缘的脸又红了。我看了不禁暗道:这丫头一天脑袋里都想得是什么啊!怎么思想这么复杂呢!

    我当时却没想到,我像何惜缘这个年龄的时候,老婆都有好几个了……

    我快步的来到了二楼的骨科病房住院处,老远就看见走廊里面横横竖竖的摆放了好几张床。

    “干爸!”我看见干妈正坐在一张病床的边上。

    “磊磊!”干妈一愣,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来了?是小惜找地你?这孩子,都告诉她了,不要麻烦你们家了……”

    “干妈。是我偶然遇到的小惜,您说的这什么话啊!我是您的干儿子,是一家人!干爸有病我怎么能不管!”我严肃地说道:“干妈,您这么做就不多了,难道您不把我当成您的儿子了吗?”

    “这……当然不是了!干妈有你这样的儿子非常地高兴,可是……”干妈说道。

    “这是我的主意!”干爸打断了干妈的话。说道:“刘磊啊,已经很麻烦你们家了,我不想再给你们家添麻烦了,何况这次的手术费很贵……”

    “干爸!您是我的干爸,怎么叫麻烦我呢!您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小惜,你去把医生叫来,给干爸换到高级病房去!”我对何惜缘说道。

    何惜缘自然很听我的话,没等干爸再发话,就已经跑开了。

    “唉。你这是何必呢,我们家在别人看来。就是你家的穷亲戚!换做别人家躲都来不及呢,没想到你还这么的有情有义!唉。本来想着当初把小惜许配给你,可是你现在地条件也看不上我家小惜了……”干爸唠唠叨叨的说道。

    “干爸,你别这么说!小惜很优秀地,不是我看不上她,实在是……,哎,这事儿也怨我。我已经有好几个女朋友了,您让小惜跟着我不是委屈了她么!”我尴尬的说道。

    “呵呵。这些事儿还是让小惜自己决定吧……”干爸笑了笑说道。

    自己决定?我怎么有一种上了套地感觉呢?我靠,我才想起来。干爸是腿坏了,脑子并没坏!我刚才把他当作了一个病人才说了那些话,但是他的思想却很清晰……

    算了,这种事情顺其自然吧,反正我小时候也与何惜缘结了亲家,想来我爸妈也不会反对。至于赵颜妍那边儿,她当初也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

    过了不一会儿,医生就来了。看见我们,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有什么事儿,不是有护士吗!叫我来干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想给我干爸换到高级病房去……”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医生打断了。

    “换高级病房?你没发梦吧?他治疗费还欠我们三万多块呢!”医生一脸厌恶的说道。

    “你认为我们住不起是不是!”我心中来气,一个个的都什么态度,难道忘记了自己是白衣天使这种神圣的职业了么?这家伙整个一个势利眼。

    “不是我认为,你要住地起怎么还住走廊!没有钱就别摆谱!”医生说完,转身就要走。

    “欠医药费是吧,好,我现在就把钱给你们补上,我们转院,不在这儿治了!”我说道。

    那医生将信将疑的取来了票据递给我道:“都在这里,我陪你去交!”

    我一笑也没有什么,看来他还是不相信啊!

    来到收款处,我二话没说扔过去一张银行卡。当打印出结算单后,医生才知道,今天是真遇到来交钱地正主了!不过在他看来,我也只不过是那种略微有点儿钱的人,也没当回事儿。

    “走,干爸干妈!我们转院!”我回去后直接说道。

    “转院,你干爸现在腿上打了石膏,没法动啊!”干妈说道。

    “没关系,我车在楼下!”我说道。

    “妈,哥的车可长了,把座椅放开,爸躺在里面没有问题!”何惜缘说道。

    那医生听了这句话,心中顿时一乐,敢情这小子是开大客车的啊!

    听何惜缘这么说,干妈也就放心了。我和何惜缘一起推着干爸上了电梯,而那名医生,做为干爸的主治医师,虽然不情愿,但自己的病人出院还是相送到了门口。

    杜小威眼尖,见到我,立刻从红章里跑出来帮忙。杜小威见人多,就把车让给了我开,主动要求打车跟在后面。

    那个医生看到我的车后,彻底傻眼了。看来今天真是遇上有钱人了!这车没个几百万下不来!

    那医生赶紧跑过,笑着对我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态度不好,您看……”

    “算了,不必了,您快忙去!您时间宝贵,我们走了!”说完我一踩油门,车子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