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重申:刘悦和刘磊没有任何关系!

    通过钟阳的关系,我联系到了一家条件比这里好的医院,那边已经收拾出了一间高级病房出来。而且负责的医生也是一名非常有威望的权威专家,我直接先预存了二十万元的医药费,并且把一张银行卡留给了何惜缘,卡里面还有一百多万,应该够用了。

    我嘱咐她,不要怕花钱,一定要把干爸的腿治好。

    我又找来了干爸的主治医师,问道:“李主任,您看我干爸的病怎么样……”

    “这个,您父亲的病是原来落下的病根,以前治疗的时候大概医疗水平不够,断骨虽然恢复了,但是一到阴天下雨就会出现问题,刚开始可能不注意,但是现在你看,老人家都站不起来了!这种慢性的重创风湿,很难治愈,所以我打算采用中药的内服外用和针灸配合,应该会取得良好的效果!”李主任说道。

    “好的,那谢谢您了,李主任,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说着我就把一个信封塞给了李主任。

    “呵呵,我尽量帮忙,但是这个就算了,你要是有心的话等父亲病好了,请我吃顿饭!”李主任推辞了说道:“医院有纪律,你要想让我下岗就这么办。”

    我一听不好意思的一笑,看来我是被原来那个势利眼地医生给弄的!

    我笑了一下。把信封收了回来道:“那就麻烦您了!”

    “放心吧,每一个病人我都会认真对待的,何况这还是领导打过招呼的!”李主任说道。

    离开了医院,我开着车驶向学校,当车子转进一个背巷的时候,忽然从前面冲出了几个黑衣蒙面人。直直的拦在路中央。

    自从上次有人派出杀手来杀我之后,我的神经异常敏感起来,这几个人明显就是不是好人。所以我就算开车撞死他们也应该没什么。好人谁蒙个面在大街上拦车!

    所以我根本就没有减速,直接冲了过去。

    可是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就在我地车要撞上一个蒙面人的时候,那个蒙面人突然伸出手来,一下子推在了我的车上。我的车居然停了下来!那人虽然也退后了几米,但是却丝毫没受到伤害!

    我自信可以做得比他还好,甚至不后退,但是我是什么人啊,我异能加体,普通人根本就比不了!而面前这个人却实实在在的将我的车给拦住了!

    更让我不可思议地还在后面,只见另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一拳打穿了驾驶室的玻璃,然后握在了里面的门框上,用力一拉。整个车门被拉了下来!

    我靠,这是群什么人啊。我这车可是经过特殊改造的,玻璃是防弹玻璃。车门连穿甲弹都够呛能打透,居然被他给这么弄坏了!

    我惊骇莫名,这也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吧?

    另外的两个黑衣人也走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就将我的宾利车给分解成一堆废铁了。

    这时候,一个人影从旁边挺着的一辆丰田车里闪了出来。

    “嘿嘿,刘磊,你不是有异能么?我倒要看看,是我的生化人厉害。还是你的异能牛逼!”

    “刘科生!你还没死!”我惊讶道,这人居然是那天逃跑地刘科生!

    “你还没死呢。我怎么能死!我要看着你死!”刘科生奸诈的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指着那四个黑衣人问道。

    “这是生化人,你也可以理解为克隆人、生化僵尸或者是其他什么别地,这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会被他们杀掉!哈哈哈哈!”刘科生狂笑道。

    “你就那么有信心他们能杀得了我?”我看着四个似人非人地东西问道。

    “不是我有信心,刚才你也看见了,汽车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儿科!”刘科生张狂的说道:“就算他们杀不了你,你也杀不死他们!”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呵呵,你听好了,”刘科生顿了一下说道:“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生命!”

    没有生命?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天看到刘科生的时候,他只是司徒亮的一条走狗,不像拥有什么实力的样子啊?

    现在司徒亮已经被司徒大山监管了起来,根本不可能再来惹事生非……难道说刘科生又找到了新的靠山了?

    不过刘科生并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而是一挥手对那些个生化人说道:“你们一起上,弄死这小子!”

    四个生化人一起向我扑来,其中一个挥拳就向我打来,我赶紧闪避在一旁,还没等反应过来,后背上就受到了一记重击。虽然不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疼得厉害!

    正犹豫间,有的右肋又中了一拳!这群生化人地速度简直太快了,而且非常懂得配合。

    我连忙用起了时间停滞的异能,所有地景象变得慢了起来,我可以轻松的招架四人的攻击。

    我看准了机会,一个飞踹踢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小腹上。我用的力道很大,足以将铁板踢破,但是那个黑衣人的腹部被踢得凹进去了,居然还能攻击我!

    “哈哈!忘了告诉你了,他们没有生命,所以根本就不怕疼!”刘科生得意地说道。

    我心中一紧,我靠,不怕疼,也就是说我怎么打他们,他们都不疼,也不会死!

    火光电石间,又过了数十招,我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四个黑衣人根本就不怕打!被我打中之后连停顿都没有,就继续向我招呼过来!

    我虽然不怕他们,但是这种无休止的打斗让我有些心烦意乱了。

    我想找到破绽,可是却没有,对方不是人,我就像是对着一群石头在打一样……甚至我把其中一个的脑袋都打扁了,也丝毫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他们没有大脑,没有思想,我估计他们就算是脑袋掉了也能继续的攻击我。

    因为我在战斗中发现他们根本不是靠着眼睛去判断我的位置,而是一种未知的方式。即使我调到了他们的身后,再他们不转身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无休止的攻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