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不禁称赞,看来郭庆和丁保三管理和约束手下果然有一套,黑社会哪有送上门的钱还不要的道理,而郭庆这种做法就非常好,可以很快地在社会底层建立威信。至少这些商号的老板会真心的佩服你,心甘情愿的把钱交给你。

    孟青青得救后,不禁瞪了我一眼道:“没用的家伙!还要别人帮忙!”

    我……这能怨我么!本来我都准备出手了,谁能想到,居然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就是,谁要你帮忙的!”我踢了丧彪一脚。

    “妈的!!!!!!!!!!!!!!!!!!!!!!!!!!!!!!!!!!!!!!!!!!!!!!!!!!!!!”丧彪没想到我居然敢踢他,眼睛都要冒出来了。

    “刘少……您……”王哥的汗都要流下来了,他没想到我居然敢出手踢黑社会的老大。

    “刘少?”丧彪一愣,想起丁老大说过,三十帮上面的那位现在就在b市,而且也是差:_.立刻笑道:“请问您是……”

    “我叫刘磊。”我说道。

    “啊!原来是……”丧彪刚要说话,我就给他使了个眼色,连忙改口道:“是我多事儿了,我这就让人把那小子给弄回来。”

    丧彪对一个手下吩咐道:“赶紧把刚才那几个小子给弄回来!”

    那小弟见老大居然出尔反尔。但是也不敢有什么疑义,赶紧出去办事儿去了。

    过了一会儿,三个“准尸体”被拖了进来,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就算是他们三个互相都认不出来了。

    “我靠,你弄三个尸体来给我!”我怒道。

    “呃……”丧彪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继续对小弟发飚:“你们怎么下手这么重呢!”

    小弟们心想,还不是你刚吩咐的。不过见老大发飚也不敢说什么。

    “行了,别难为手下了,你们都回去吧……对了,顺便把这三个……东西带走。”我指着地上三个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的家伙说道。

    等丧彪几人走后,王哥等人一脸莫名的看着我,没想到大名鼎鼎的丧彪哥居然对我如此的和颜悦色。

    只有孟青青翻了翻白眼道:“自己不行。人家帮了你,你还怪人家!”

    “谁说我不行了,我行不行你不是试过么!”我笑道。

    “流氓!”孟青青没好气地骂了一句,转身就要离开酒吧。

    “等等!”我快步的跟了出去。

    “你跟着我做什么!”孟青青没好气地说道。

    其实孟青青心中也明白,能让那个黑帮老大丧彪服气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不过她就是恼怒,恼怒他为什么在自己被抓住地时候还在看热闹,好歹自己的第一次也给了他,寓情于理他都应该帮自己一把的。虽然后来他站了出来,可是也是在自己的言语挤兑之下。

    “你和那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和你有关系么?”孟青青反问道。

    “自然有了!你是我的女人嘛!”我说道。

    “哼。你说是就是啊,谁能证明啊!”孟青青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貌似不需要别人征明吧……”我汗一个。难道xo的时候还要找一个证人来看不成!

    “那我问你。那个新世纪公司地老总和你是什么关系?”孟青青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烦心原因。

    “同学,一个寝室的。怎么了?”我问道。

    “怎么了?他为什么处处要与我的公司做对?”孟青青大吼道:“有钱就了不起么!要不是我家里不给我钱。拍卖的那些商铺哪能还有他新世纪的份儿!”

    我不禁愕然,一千多万还叫她家里不给她钱?!要是给她钱的话那是多少啊!我不禁对孟青青的家世略有怀疑。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孟青青见我不说话,更加的生气。

    “见过……可是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我说道。

    “什么事儿?”孟青青反问道。

    “你的包呢?”我指着孟青青空着地双手问道。

    “啊!我的lv包包!”孟青青转身就要向酒吧地方向跑。

    我一把拉住她说道:“你干什么去?”

    “回去取包啊!那可是意大利限量版的手提袋!”孟青青说着就要挣脱我地手臂。

    “是这个吗?”我变魔术似的把一个包递了过去。

    “你耍我!”孟青青抢过包怒视着我说道。

    “没有啊,我好心给你拿包,你还说我耍你!”我无辜的说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给我,等了这么半天才说!”孟青青不信。

    “刚才我叫你等等,就是想给你包的!结果你质问我跟着你干什么,我一紧张就给忘了……”我装作无比委屈的样子说道。

    “真的吗?”孟青青问道。

    “就像你是处女一样真……”我点了点头。

    “你说什么?!”孟青青怒道。

    “呃……我是说你不是处女……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没骗你!”我解释道。

    “你想死吧!”孟青青挥起lv的包就要向我砸来。

    “lv、意大利、限量……”我指着包说道。

    孟青青犹豫了一下,终于咬牙把包给放下了。可是下一刻,她居然从包里拿出一把小刀来。

    “你不会要谋杀亲夫吧?”我惊道。

    “亲夫我自然不会去谋杀,可惜你不是。”孟青青看了我一眼怜悯地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阿,怎么说咱俩也有肌肤之亲了是吧……”我不怕小刀,但是并不代表我喜欢被小刀扎。

    “你还敢说!”孟青青怒道。

    我趁她不注意,将小刀枪在了手里。顺手扔在了旁边的草丛里。

    “啊!”一声尖锐地惨叫从草丛中传来……